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都市侠道奇神

第十七章 父亲 那个叫花子呢

都市侠道奇神 令狐百灵 2069 2015-10-26 18:14:57

  “当然好看,管他好久,我就是喜欢看,怎么了,不给看啊?”晓月用手摸了一下小军的脸上的胡子,温柔的道。

  “有一天看厌烦了,你就不会那么说了。虽然,我的脸比较帅也比较英俊。”小军微笑着说道。

  “估计不少时间了吧,应该有两个多小时了?”小军眼睛眨了一下道。

  “嗯。”了一声后一脸的奇怪看着小军:“你不是睡着了吗?怎么知道那么准。”

  “习惯了,这七年都这样过的,都是用蜡烛的。”小军淡淡的对着晓月说道。

  “小军,我们下去吧,爷爷是不是等我们很久了。”晓月一副不想离开的神情,说完看着小军。

  小军一眼就看出来了,说道:“晓月,没事,如果是那样的话他们肯定要叫我们的,何况你是第一次来我们家,也是第一次来我的房间,怎么就那么想离开啊?”说完笑着看着晓月。

  “不是了,我就是不好意思嘛!他们都在下面呢,我们两个在这楼上不好吧。”晓月急急的说道,她是怕小军生气,要是现在让她选的话怎么样都选择不离开。一辈子都可以。

  “好吧。”小军云淡风轻的说道。两个人轻轻的下楼去了。

  花开千朵斗艳争奇听说风云各表一枝

  “李敬州啊,你的那个孙子到底是去哪里了?这七年都做些什么呢?陈家老爷子弱弱的问了一句,很直接,直奔主题。

  “就知道你个老家伙一来就会直接问,可我就是不想告诉你,让你难过一会儿。真是的,你一杯茶都还没有喝完,你急个什么劲儿。你也不想想都多大年纪了,七十几了,都大半节进土了还是和年轻时候一样。”

  “哈哈哈!”陈老爷子听完小军爷爷李敬州说的话,大笑了三声道:“那你倒是说来听听啊,是怎么回事啊。”

  “哎,”想到这个事情李敬州心里不免有些难过起来。继续说道:“这孩子命苦啊,自己的母亲已经去世了十年了,也不知道这孩子现在心里是怎么想的,这不才刚回来还没有和他聊过这些事情呢。”

  “要不然,我也不会想到说让他离开我们七年去跟我一个朋友学些东西,更可以让他不要天天想着他母亲的事情。”李敬州面色难过了一瞬间继续说道:“这孩子当时天天都要到母亲的坟头上去坐坐,基本上风雨无阻啊。无论我们怎么劝都没有用,他还是天天都要去他母亲坟头上坐坐。”

  “在孩子的心里一直有一个坎儿过不去啊!在他的内心深处始终记得是他小爷爷李泽州把他母亲给害的。当时,不是也因为这考虑那考虑那确实也耽搁了些时间,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啊。白发人送黑发人,我心里难受啊。后来,这孩子又这样,真的是让我这把老骨头和老脸无言以对啊!

  “一直到三年了,这孩子还是那样表面调皮,天天仍然去他母亲坟头上坐坐。也比较少说话了啊,我当时真的担心这孩子这样憋下去憋出毛病那就不好了。”

  “才十一二岁啊,我就想着说看看有什么办法能让他缓过这个劲儿是不是就好了。说什么就来什么,有一天,有一个要饭的叫花子在我们家门口不走了,小军放牛刚回来就被叫花子叫住了,给孩子看了一下面相于是更要求要见家长。你想啊,小军多调皮,更加上他母亲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会相信这些迷信的东西呢!”

  “叫花子被他揍了一顿,别看他是个孩子,从小就喜欢练武,下手也很重,叫花子被揍好像也没有意见,只是对着小军淡淡的说了一句:来这里挨揍我也算出来了,所以,请你允许我给你的命相说完。”

  “这一句话让小军有些后悔刚才怎么就那么冲动,于是,就去给叫花子道歉了过后说了一句:我听您的,你有什么要说的就说出来。”

  叫花子就开始说:“你并非会在这里一辈子,也不是一个普通富贵命,中途你必须去西北方向避难,否则,你会给家里人带来一场前所未有的灾难。还有,你的母亲已经去世两年多了,你天天都要去她的坟头,难道这些不是命吗?你现在是不是很痛恨你的一个长辈,还说这都是他的责任,是他害了你母亲。”

  听完叫花子的话,小军当时就哭得浑天黑地晕了过去。等小军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随即问道:“父亲,那个老叫花子呢?”

  “走了,”当时李忠宝也是在悲痛中,也是忧伤回道。

  “走了?不可能。”小军从床上一咕噜翻身下了床,光着脚追了出去。到外面什么人都没有看到,也只有回来。

  “不过,他走时给我们了一个地址和方向,叫你醒来不要乱跑,过几天去这个地址找他就好了,我和你爷爷已经商量过了再过一周你不是六年级毕业了吗?到时候一定送你去西北方向的地方。”父亲李忠宝才悠悠的道。

  说道这里基本上已经简单的一个过程全部了解,当陈老爷子听完也不住的叹了一口气。“哎,原来是这样啊!”

  “事情就是这样,后来我们就送他去了西北一个地方,详细的就不能和你说了。真的很抱歉,现在知道了你也不用去说这个事情。”

  “这个事情就这样了,还谢谢你能告诉我这些!”陈老爷子说道。

  “另外一个事情就是你孙子和我孙女的事情,要不要我们也谈谈,可以的话我们一起谈谈?”

  这个事情李敬州其实是不知道的,那时候小军才十一二岁,根本就没有听到说这个事情。

  “不是说是小学同学吗?因为,小军只有读到六年级,所以只有小学同学。李敬州也很奇怪这个事情。

  “你不会真不知道吧,那时候是不是这两个小家伙就已经私定终身了,不汇报啊。陈老爷子也很开朗的说道。

  “真的,我没有骗你的理由。”李敬州平淡的说道:“不过,这次这孩子回来好像性格方面变了很多,不像以前那样容易冲动了。而且,比原来还懂事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