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四百七十六章:详谈(一)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112 2017-01-06 10:18:05

  此刻的气氛稍显的有些压抑,而压抑的来源,仅仅只是因为众人对一个小女孩的担忧……

“夫君,小草的事我自会好好看着,老崔的事却是刻不容缓了!”

眼见自家娘子再次说到老崔,而自己的二哥的目光也瞬间再次锁定了自己,刚才谈起小草时的那一阵短暂的轻松,顿时荡然无存了!

祖逖皱着眉,严肃地看着祖纳和许氏,一字一句地说道:“此事已经说的很清楚了,监视老崔的事就交给二哥去办,老崔的女人就交给娘子你去盯着,这个就无需多说了,至于老崔这个人……”

“三弟,不可妇人之仁,无论老崔再建立什么功勋,都不可以再重用了,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就是这个道理!”

“夫君,二伯说的没错,老崔此来必有阴谋,但最怕的就是他或许还有其他正大光明的招数,让我们不得不升他的官位!”

“三弟,官位,将位都是小事,最怕的就是他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挑拨我们无难军众将之间的关系,尤其是做一些不利于你在无难军中地位的事情!所以必须对他严加防范!”

“二哥,娘子,你们说得都对,可我倒觉得不用如此!”

“嗯?!”

“夫君!千万不可大意呀!”

“你们的心思我都明白,如果老崔真的有什么恶毒用心,我们可以将计就计……”

祖纳和许氏有些有不明所以地看着祖逖,难道照着祖逖的意思,他还想大力提拔老崔不成?!

“三弟,难不成你还想重用老崔?!你这不是在玩火吗?!”

“二哥,如果我们是在不知情和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这么做,自然是在玩火,但如果是我们主动请君入瓮呢?!”

“请君入瓮?!”

“不错,我猜测何伦如果真的混进我们无难军中,必然已经乔装打扮,但无论如何他怎么改装,他被我砍去的那只胳膊是绝对再也长不出来了!”

“不错!不错!何伦已经少了一条胳膊了!只要我们仔细察访,我就不信会找不出这个人来!”

“不管何伦在哪?我们都要好好奖赏老崔,这不仅是为了让老崔放松警惕,也是要让我军中所有人知道我祖逖向来赏罚分明!”

“三弟,我总觉得这样有些冒险,不如这样,我们可以对一些心腹将领说明白我们对老崔的怀疑,让他们也做好准备,你看如何?!”

“二哥,我看不必,倒不如趁这个机会,好好看下我们无难军到底团结不团结!”

“你是说考验一下他们?嗯……好是好,只不过这也是一把双刃剑,人心这个东西,最怕得就是试探了……三弟,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和万全之策!”

“二哥,你放心,我自有分寸,无难军之所以是无难军,并不是哪个将领忠心于我,而是每一个无难军军士都是和我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即使有一两个人会因为短视或者利益会背叛我,但大多数人不会,这点我有信心!”

“三弟,你说的也没有错,只不过……”

“夫君,这事你还是听听二伯的,如果不能每个将领都告知,但也可以告诉一位或几位将领,这样总归稳妥些!”

“嗯,我会的,二哥,娘子,你们可以放心,每位将领都分配到了不少原本何伦手下的军士,这些投降我们的人反倒是最最可靠的!”

祖纳和许氏听到祖逖的这句话,同时都回想起了当初祖逖对付这些降军的办法,那种血腥和残酷,即使是他们两个旁观者现在回想起也是毛骨茸然,又何况是那些经历过一次的降军……

想到这里,祖纳和许氏都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没错,正如祖逖说的,这些降军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虽然战力力远远不及无难军原本的战士,但是这份被杀怕了的心,有时候比什么都可靠……(历史记载,罗马三巨头之一的克拉苏在使用了“十一抽杀律”后,手下的军士在任何时候都不敢违抗克拉苏的任何命令,这就是这种酷刑得到的极致效果,虽然极端,但一旦成功却极为有效,所以说名将之所以是名将,其残酷嗜杀的手段真心不是纸上谈兵那么简单的……)

祖逖的眼睛里隐隐含着杀气,气息却越发地平静,这种不怒而威的气势一旦表现出来,即使是他最亲近的人也会顿生寒意,或者说,这个时候的祖逖才是真正作为一个将领时才会有的气势!(其实治军这个事,从任何古籍上看,都是很残酷很血腥的,就是为了让你听话,让你不能反抗,不能有自己的私自行动,但史书上的记载都很简练,但都有一个共同点,赏罚分明,手段残酷!不然拿什么震住底下的人,谁会听一个性格柔弱的人话?!所以说慈不掌兵!)

祖逖也似乎发现了气氛有些不对,所以略微放松了一下情绪,对着祖纳问道:“二哥,最近天气越来越寒冷,百姓那边的御寒工作做得怎么样了?我们手上还有多少可以用来御寒的物资?!还有,查出是什么疫情了吗?”

“物资不是很多了,能给百姓的也就更少了,尤其是御寒的衣物,我们无难军的军士也不够穿了,各部都出现了怨声……”

“哼!抱怨有什么用,哪里去搞那么多物资?!百姓那边怎么样?!”

“百姓那边也知道我们不容易,倒是没有太多的状况,但是据我所知,已经有不少人因为缺少御寒的衣物,出现了冻死了情况,其中以年老体衰和幼儿为主!”

“哎,还是发生了……”

“不过,这冬季里层不出穷的老鼠倒是帮了大忙,老百姓们都在抓捕这些小东西吃,还有人把它们的皮毛扒下来,吹干了缝制衣服的,也算是帮了我们一个大忙!”

“又是老鼠?!”

“这东西看着肮脏,吃起来倒还好,不是说这老鼠肉还曾经作为贡品给过周天子吗?哎,快断粮那几天还真是……”

“嗯……”

“三弟,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们已经在尽力了,而且因为我们建立了少年营和女营,很大程度上分担了不少百姓们的负担,大大减少了这些孩子们夭折的可能!”

(本书唯一群号:壹叁捌玖叁零伍玖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