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四百七十四章:默许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169 2016-12-29 10:44:35

  曹魏武皇帝---曹操的经典名言竟然从一个女子的口中,脱口而出,如何不让祖纳和祖逖这两个须眉男子听得一愣一愣!?(《魏书》、《世语》和孙盛《杂记》中记载曹操的说法是““宁我负人,毋人负我”和《三国演义》说法基本一致。)

祖纳是觉得自己平时或许真的有些小看自己这个弟妹了,自从她搞出个女营之后,又从中精选出燕子营的手段,都让自己对她刮目相看不少,尤其是在听祖逖说了许氏的如此行事的原因和规划后,更是对自己这个弟妹敬佩了不少,要不然今天她一开始说话那么冲那么没脑子,自己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饶了她?

特别是今天,她能当着自己和祖逖的面,说出一番这样的肺腑之语,完全不顾这种忌讳 话是多么不合适说出口,也不管是否会引起别人的防备,只是一片赤诚地为无难军着想,尤其是为她自己的夫君着想,宁可自己做小人,恶人也毫不在意的心意,如何不让人心生感动和敬佩之意?!

自己这个弟妹啊,好!相当好!祖逖能娶到这样一心只为了他的女人,值了!

祖逖也是心头暖暖的,虽然自己的娘子说的恶毒了些,但祖逖自己心理很清楚,自己的娘子能直截了当地说出这样一番只为自己考虑的话来,如何不是深爱着自己?

她跟着自己一路艰险,一路坎坷,从未抱怨过一句,相反还时时刻刻为自己打理家务,为自己生儿育女,为自己尽心竭力,这样的女人,她的心里,只有自己!

祖逖自然不是什么迂腐的人,不然也不可能逃难至今还有那么多人不离不弃地跟随着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理解“宁可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这句话的深刻含义?!

但如果自己轻易拿老崔开刀,不要说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不好轻易下手,自己这心里也有些难以启齿的犹豫,但面对着自己两个自己至亲至爱的亲人,尤其是他们那副言之烁烁,必然如此的态度,祖逖也不得不慎重考虑起来了!

“二哥,娘子,如今最重要的是要找出何伦在哪里?这个我们必须要明察暗访,不可遗漏一点点的蛛丝马迹!”

“不错,谨小慎微,防微杜渐,这些事情你就交给我!作为你的二哥,我可不会像那些外人一样不顾我们无难军的死活!”

祖逖自然知道祖纳是话里有话,矛头直指就是徐忡,不过祖逖很清楚,徐忡没有什么野心,这点自己的二哥也知道,这也是自己的二哥可以接纳徐忡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只不过因为摊上何伦这个人,徐忡对于宣传老崔的名号一事,确实尽心过头了!

当然,他的出发点是好的,可庸医杀人不也是好心?!这件事上徐忡不能说全错,但起码确实做事有些欠考虑了……

祖纳眼见祖逖已经完全听从了自己的意见,赶紧乘热打铁地说道:“三弟,我们不仅要派人明察暗访地监视老崔,而且今夜我们谈的话也不能再告诉任何一个外人了!”

“不错,夫君!正应如此,那个崔夫人到底是不是假公主,我也会暗中派人监视起来,如今最重要的是让人监视好老崔身边,看看是不是有何伦的身影!”

听到“外人”两个字,祖逖明显的左眼不自觉地微微往上一抬,自己这个二哥的排外情节有时候太过,要是他能有自己大哥的那份气度,也不至于时至今日还没多少人愿意跟他亲近!

反倒是自己娘子的话倒是切中了要害,没有错,必须要尽快找出何伦来,这样所有的猜测才能被证实,否则真的冤枉了好人,且不是他祖逖没有气量了吗?!

不错!此事必须尽快查明真相,否则真的误会了好人,难道还真的要让自己娘子和自己二哥去承担罪名?

哎!这句“宁可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实在说透了人心的险恶!

祖逖的目光慢慢望向了许氏,而许氏的眼睛也一直盯着祖逖,四目相交一下,一种彼此信任,彼此关爱的情谊,随着嘴角流露出来的温馨笑意,这份感情再次升华了起来!

祖纳作为第三者,站在一边看着祖逖和许氏这对小两口如此郎情妾意的神态,真是瞬间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但又不好说什么,难道要自己这个时候干咳几声,破坏他们两个?这种煞风景的事,他祖纳可是不屑去做的!

幸好,许氏也知道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但还是没来由得红了红脸,一双明眸也不再去看祖逖了……

看到自己娘子这副小儿女的模样,祖逖也有些吃不太消,毕竟自己的二哥还在一旁看着,实在是有些尴尬……

祖逖慢慢收拢了面上的笑容,再次表情严肃地思考其了无难军中的一些问题,譬如对于外人的接纳问题,看起来不仅仅是自己二哥对徐忡这样半路进来的人有防备之心,这无难军上下也弥漫着不少排外的情绪,看起来,还真不能把自家二哥这种处处针对徐忡的事情,简单地看作是个别情况!

自己二哥这样在无难军之中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尚且如此,那些原本的老弟兄们会怎么样对待新进的士卒或者百姓,还真是需要多加留意,这种事虽小,却足以动摇根本,看来自己有时候还要对徐忡多吩咐一些,让他多加注意这方面的事,徐忡为人敦厚,只要自己对他推心置腹,想来会理解自己二哥暂时还不能完全接受他的情况。

哎,也确实委屈了自家的徐忡兄弟!

不过,祖逖也知道祖纳是真心实意为自己好,虽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是这面上仍旧没有说什么,毕竟是自己二哥,只有找机会慢慢化解他们二人之间的隔阂了。

而祖纳看见祖逖不说话,也只当他是默许了,心中也是自有一番得意,这自己人就是自己人,心里想得都是一样的嘛!

“二哥,此事务必小心谨慎,不可大意!”

“三弟,你二哥我做事你还不放心吗?这种事绝对不可泄漏出去,不然真的不知道会惹出什么麻烦!”

祖逖看祖纳知道分寸,也就不再过问了这些暗中监视的事了,话题一转,对着许氏说道:“娘子,这几日小草那边有什么异样吗?!”

(本书唯一群号:壹叁捌玖叁零伍玖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