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四百七十二章:蛛丝马迹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36 2016-12-27 10:48:22

  祖逖一听到自己的二哥那句“我和祖逖”之时,心里就不由地想发笑,自己这个二哥啊,什么都好,就是死要面子,明明自己娘子是来找自己谈事的,刚才不过是一个不小心说了一句无心之语,自己这个二哥还真的非要逼自己娘子给他个台阶下,这脾气实在是又好笑又好气!真真是越老越不正经了!

可是还没等祖逖发笑,就突然被自己娘子的话吓了下一跳,感情今天都是冲着老崔来的?

祖逖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脱口而出道:“怎么?你也觉得老崔可疑?真是奇了怪了,你们两个是商量好的吗?怎么都怀疑起老崔了?那好,你们两个都说说看,为什么会有同样的感觉?!”

祖纳也听得明显楞了一下,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弟妹这次还真的跟自己想到了一起了,竟然也怀疑起老崔了!?

“二伯,你怎么会也怀疑老崔的?”

“弟妹你先说,我跟三弟之前已经说过了,三弟原本有意要给老崔再大一点的官,我不同意,你说说看你的理由,我再把我的想法说出来。”

许氏听到这里,就点了点,直截了当地说道:“我今日见了老崔的小妾,总觉得这个小女子似曾相似,而且我发现她在我女营的时候,还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但我听她自己说过,她没有任何亲人流落在外……”

“只是因为这个?”祖纳显然不太满意许氏的说法,毕竟这样的说法,完全不过是没有根据的感觉而已,或者说只是女人之间的好恶而已,这样得说法,如何上得了台面!?

“这个似曾相识地感觉我也说不清,但我总觉得我对她并不陌生,而且这种感觉很强烈,最重要的是,她今天在我面前展露了一套步法!”(东晋顾恺之的《女史箴图册》是根据西晋时期张华的《女史箴》一文描绘创作而成,当时西晋时期的人物形象就应该比较靠谱了,而从《女史箴图册》上可以清晰看到,贵族妇女的穿着打扮,尤其一男一女那一幅,女性形象十分清晰,和我所描绘得华梅穿着如出一辙。)

祖逖和祖纳听到步法二字,立刻都提起了神,异口同声地问道:“什么步法?!”(古人很讲究走路的姿势和方法,不同的阶层就有不同地行为习惯,所以很容易从对方的礼仪上看出这个人的出身高低,根据《女史箴图册》中那副画有一男一女的画中,女性裙子是臀部到膝盖部位比较宽大,而从膝盖到小腿处则变窄,仅仅让妇女只能小步走路,迈不开步子,或许这样的设计就是为了配合像“难波步伐”那样的步法来走路,当然,到了小腿以下,则又变得宽大飘逸起来,这里与现代的日本和服之间就有了相当大的区别。)

“似乎是几大门阀世家才有的那种步伐,嗯……更像是皇族的……”(再看汉代的女陶俑和墓葬壁画中记录的汉代曲裾深衣,大致汉代女性的衣服都是通身紧窄,长可曳地,下摆一般呈喇叭状,行不露足。衣袖有宽窄两式,袖口大多镶边。衣领部分很有特色,通常用交领,领口很低,以便露出里衣,由此可见,日本和服是结合了我们汉代和魏晋时期的衣服特点而改进的,当然汉代的曲裾深衣有很多种,这也为日本和服的款式多样性奠定了基础。)

“皇族?!”祖逖惊讶地叫道:“娘子!你确定吗?!”(看了汉代女子的裙子那么窄,真心觉得她们走路十分辛苦,难道后世要缠足,也是为了让姑娘们更好得适应这种穿着?古代男子真是为广大古代妇女同胞考虑良多啊,这份用心实在是良苦啊……)

“这怎么可能?!!”祖纳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他看了看祖逖,又看了看许氏,尤其是看到许氏轻轻点头的样子,祖纳顿时沉默了起来……

“娘子,你不会看错了吧!?”

“千真万确,燕子营的女孩子们也都看见了!”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有人会皇族的礼仪?!偏偏她还是老崔的女人?!这怎么可能?!如果真是皇族,要么应该隐藏身份,要么应该一早就亮出身份,这样堂而皇之的炫耀?不可思议啊……”

“等等,弟妹!”祖纳突然打算了祖逖的话,直接问道:“弟妹,你是不是想说你怀疑老崔的这个女人是当初假扮“明月公主”的那个女人?!”

祖纳的话,无异于是一阵惊雷,就连一向沉稳的祖逖也瞬间沉默了下来,如果自己娘子说的是真的,那么老崔回归无难军的这个事情就真的变得复杂起来了,其目的也变得难以捉摸,面对这样的老崔,确实有必要加倍小心,处处提防了!

“弟妹,你看清这个女人长什么模样了吗?!”

“没有,她涂着很浓厚的白妆,也是因为这点让我十分起疑!毕竟她不过是怀孕了而已,完全没有必要涂那么厚重的白妆!”

“不错,白妆里有铅,这个东西孕妇使用,可是对腹中胎儿十分不利!从这点来看,她十分无知……又或者是不得已而为之……”(在东汉魏伯阳所著的《周易参同契》中说:“胡粉投火中,色坏还为铅。”从中可见,晋人对铅已经直呼其名了,当然可能更早就直呼其名了,而且在夏末商初的“二里头文化遗址”考古中也发现了加入了铅的合金元素,并在整个青铜时代与锡一起,构成了中国古代青铜器最主要的合金元素。)

“应该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可能大一点吧,二伯,你说的这个铅得问题,我都不太清楚,何况是别人?!”

祖纳听了许氏的话,仔细一想,也是这个道理,自己也算是博学,知道一点这种东西,而这种东西也确实不是一般人都知道的事情……

想到这里,祖纳有些疑惑地说道:“不管是什么原因,在没有看到她的真面目之前,不要太快下定论,但我们必须要做好她就是之前那个假明月的准备!”

祖逖和许氏都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一致认可了祖纳的建议。

“如果真是当初从我们这里逃走的那个假明月,我倒是真的佩服她的胆子,弟妹,你确定她真的怀孕了吗?!”

“应该不假,这点是瞒不过女人的!”

祖纳听许氏这么一说,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如果真是她来了,是不是说何伦也来了?!要不然就凭她一个小女人,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来送死!?”

(本书唯一群号:壹叁捌玖叁零伍玖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