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四百七十章:还是缺粮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178 2016-12-20 10:35:45

  缺粮,还是缺粮,这缺少粮草的问题根本就没有得到彻底的解决,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反而因为祖逖的决策,这对于粮草的需求也只会越来越大,而今天祖纳那么晚还来找祖逖谈事情,主要目的还是要好好谈谈这个粮食问题!

“如果不能倾巢而出,我怕我们依然不是匈奴的对手啊……”

“三弟,你是我们兄弟几个里最会带兵打仗的,兵贵精而不贵多的道理你不懂?!倾巢而出这纯粹是心里上舒服点,实际上反而拖拖拉拉,难不成你还真要带着百姓一起上去?!这次要不是得到了潼关天险,你觉得你带着这些百姓有多危险?!多累赘?!当年刘备要不是幸亏有诸葛亮从江夏刘琦那边弄来了水军支援来帮他刘备运兵运民,早就被曹操剿灭了,这个前车之鉴,决不可忘记啊!”(《三国演义》这个说法是虚构的,根据《三国志》记载,事实上诸葛亮在刘备入川之前就没有掌握过军队,这次刘备可以逃出生天,实在是他自己逃命的本事过硬啊!还有就是火烧博望坡也是刘备干的,刘备真军事天才也!历次大难不死,真小强也!)

“二哥,你说的我都明白,可是……”

“可是什么?!你忘记东海王司马越是怎么被石勒追上的?苦县的大屠杀!多少人因为王衍的妇人之仁而葬身了?!三弟!士雉啊!当断不断,反被其害啊!”

“二哥,百姓无辜啊!百姓无辜啊!”

“三弟,我也没有阻止你不去救百姓,只是希望你考虑的再长远点,要想实现你的目标,我的意见就是在潼关巩固营盘,为明年开春的春耕做好准备!再有一点,这粮食也不能再向之前那样白给了,我的意思,只有愿意参加开垦土地的人才能给予!按照每人出力多少,给多少粮食,可以有个最低的限量,至于那些家属太多的,可以由徐忡统计一下,适当的给予补助。”

“好!这是个好办法!我听二哥的!”

“这就对了,要想实现这个春耕,其实也难,首先我们没有种子,也没有能出大力的耕牛,尤其是现在这种天气,我看不久,就会不断大雪,实在是难上加难,可如今再不去行动,等到了春季,春耕就更难了!”

“嗯,二哥想得周到,我们可以利用粮食做些奖励,提高这些百姓们劳作的情绪。只是这大牲畜……”

“如今乱世,这商队也少了许多,尤其这潼关一带,左右道路都绝了,真的是几乎就跟外界断了联系了!犁倒是可以做出来,可是这没有大牲畜,就只能人来犁了,这人犁地,效率会很差很差,一旦彻底冻土的话……”

“哎,如今道路断绝,哪里去弄大牲畜?!完全要靠我们自己来想办法支撑这样大一个摊子,二哥,是士雉太过任性了!”

“哼!你小子!你知道我不容易就行了,我还一件事要告诉你,人的粮食暂时是够吃了,但牲口吃的草料却是一点也没有了,当然,我们也没有预留多少这些东西,既然要养大牲畜,甚至养马,没有草料怎么行?”

“如今这个季节去那里弄草料?”

“听我的人说,一些有牲口的百姓,他们在有了余粮后,又找不到合适的草料,就直接拿粮食去喂养,这岂不是本末倒置吗?!所以我才跟你说不能再白给粮食了,关键时候,但凡不是大牲口,都要宰杀掉,先填饱人的肚子再说!”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哎……我寻思着全部杀死也不好,不如把这些小牲畜都集中起来归我管,尤其是秃发部的牲畜多些,我已经跟秃发推斤商量过了,他也同意把他们秃发部的牲畜都交出来,由我们统一饲养,我也说清楚了,真到了没东西吃的时候,一定会宰杀,他也没意见!”

“秃发首领还真是够义气,他点头了,就少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二哥,这光有牛也不够啊……”

“哎,你的意思我懂,要去出击匈奴,我也必须要有马,可现在去哪里弄这些东西,如果不能成规模,也是白搭,即使成规模了,就需要更大量的草料和粮食,我的意见,要趁早准备起来了,各种物资我们都十分缺少!当然,除了一样东西,我们不仅太多还有点泛滥!”

“哦?什么东西?!我怎么不知道?!”

祖纳听到祖逖的话,几乎没有笑出生来,尤其是看到祖逖这副一本认真,高兴的样子,祖纳脸上的揶揄笑容就更浓了!

祖纳强忍了会笑意,轻轻说道:“当然是浇肥的粪便啊!哈哈哈!”

祖逖被祖纳这么一笑,也有点尴尬起来了,自己这个二哥怎么又开始调侃起自己来了,人多自然屎尿多了,这也拿来说事,哎,真是的!

祖纳看见祖逖这副尴尬的样子,之前被缺粮弄得心烦气躁的情绪也好缓解了不少!

好一会儿,祖纳才继续说道:“三弟,你可别小看这东西,庄稼人的宝贝啊,尤其是这个冬季,也得尽快让人收集起来了,以后这人拉出来的东西,都得集中起来,我已经吩咐葛洪和徐忡多建几个茅坑,好方便我们收集这些东西!也省的他们到处乱拉,便宜了那些老鼠!”

“嗯,要想春耕,这些东西太宝贵了,对了,二哥,你打算在哪里开垦?!”

“我看就在百姓营地的北面,那里靠近水源,挑起水来也不会那么累!”

“好!就这么办,我看让少年营的那帮小崽子们也去帮忙开垦,正好可以打熬他们的力气,一帮少年人,正在年少气盛的时候,有点事做是好事!”

“哈哈哈,三弟,你小时候可也没让我跟你大哥少头疼啊,哈哈哈哈!”

听到自己二哥的调侃,祖逖的老脸顿时一红,自己这个二哥怎么越来越会摆兄长的架子了,如今没事就喜欢倚老卖老,仗着比自己年长,就一直揭自己小时候的短,哎,逮着机会就说几句,也太那个啥了吧……

“呀!二哥,你说这些做什么呀?!哎,真是的!”

“哈哈,对了,既然这么决定了,那粮食就得限量,必须要留出一半来做种子,可这样一来,日子又要紧巴巴的过了……”

可就在祖逖和祖纳正聊到关键的时刻,祖逖大帐的帐帘却突然被人掀了开来!

(本书唯一群号:壹叁捌玖叁零伍玖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