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四百六十七章:鸠占鹊巢之计(二)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151 2016-12-13 10:23:47

  何仇的眼睛明亮的就像是一面最闪亮最闪亮的铜镜,那“镜子”里的老崔就像是看见了一扇通往康庄大道的大门,那大门里似乎有着可以轻易取得的无尽财宝,而这一切都只需要听从何仇的计谋来行事就可以了!

老崔的心情,实在是难以用激动来形容,何仇所说的这个计谋不仅可行,而且几乎就没有什么破绽,只要自己多加小心,再行以霹雳手段,不仅可以竖立自己军中的威望,更可以得到众人的拥戴!

只要假以时日,祖逖的这条方针,简直就像是在为自己量身定制取代他的捷径啊!

老崔的眼珠子不停地转动着,不断地思考着此事一旦开始行动之后的各种可能,各种变化,而自己对于这些变化,或者说会不会突然发生一些突发事件而变得无法掌控呢?!

老崔觉得,他自己必须谨慎再谨慎,这种看似美好的事情,总归会有各种意外出现,而这种意外往往是致命的!

而一边的何仇也在紧密地注意着老崔的每一个神态变化,尤其是此刻老崔明显已经意动的时候,何仇又适时的蛊惑道:“崔将军是否还担心会出现什么不可预估的意外?!其实大可不必过于担心,崔将军以为这种杀良冒功,中饱私囊的好事情只有崔将军一个人想到了?只有崔将军会去这样做吗?!咦嘻嘻嘻!”

听着何仇的冷嘲热讽,老崔倒是安心了不少,正如何仇所说,人心贪婪,怎么可能只有自己一个人贪心?流民的财货虽说是不多,但积少成多呢?更何况是那些在乱世也敢出来行走江湖的商队,只要抓到那么一支,那可就是一大笔丰厚的收入啊!

再说了,即使遇不到什么商队也不要紧,遇到那些大大小小的逃难家族,收获也绝对小不了!哈哈哈哈!

何仇眼见老崔心动,就继续鼓动道:“流民百姓杀了也就杀了,即使有漏网的也没有关系,他们知道这里有人拦路抢劫就不会往这边走,不会走漏多少风声,但是商队就必须一个不漏的全部杀掉,否则其他商队也不敢来了!”

“你不担心商队会从逃亡的流民口中得知情报吗?”

“到处都是流寇,商队又怎么分得清我们是哪支贼寇?即使他们知道了,也会有不怕死的,仗着自己实力强劲的,照样会过来,甚至会联合其他小商队一起过来,而他们之所以会冒这样的风险,也实在是因为他们所贩运的那许多财货,都是必须运回去的东西!?”

“哈哈哈!狠毒!果然够狠毒,那我再问你,我在得到这些财货后,接下来要做什么?!”

“那就要看崔将军有多少野心了!咦嘻嘻嘻!”

“哦?!”

“首先第一步自然是要自己分文不取,把这些得到的财货全部分给跟着您出生入死的兄弟们!”

“嗯,虽然有些可惜,但做大事者,确实不可为这些蝇头小利而起了纠纷……”

“正该如此!我想这些人在不断地杀戮中,都会慢慢都变成亡命之徒,只听崔将军您一个人的话,因为只有崔将军才能给他们最想要的!”

“哈哈哈,不错,身处乱世,什么狗屁仁义道德都是他妈得骗小孩的,只有实际到手的东西才是看得见摸的着的,只要时间长了,这些人铁定就会死心塌地的跟着老子干了!”

“死心塌地……嘿嘿,怎么可能?!嘿嘿!”

“哼,你什么意思?!”

“鸟为食亡,人为财死而已,这世上哪有什么死心塌地?!咦嘻嘻嘻!”

“……”

“这些人不过是我们豢养的猎犬和爪牙,终有一天他们见我们再也给不了他们好处了,他们就会反过来噬咬自己曾经的主人,咦嘻嘻嘻!”

何仇这样肆无忌惮的话,又向是在讽刺自己,又像是在嘲讽人心,弄得老崔的脸上也是青一阵红一阵,但现在自己可真的没有心情和这个阉货计较了,更何况……他说的话,完全没有错……

“不过呢,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些人是否真的能死心塌地的忠心于崔将军您的时候,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收拾这些人,而现在,我们还必须要做一些更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情!?”

“把最好的财物留下来,偷偷分给无难军的一些合适的将领!”

“合适的将领?!何仇,你果然不简单啊……”

“崔将军与其现在担心我会不会反咬您一口,不如操心一下谁可以成为我们的盟友……”

老崔沉默了,何仇的话,句句在理,现在的确是应该未雨绸缪起来了,可是想到这点的老崔,心中也是有些无奈的苦笑,谁能想到自己竟然已经到了不得不孤掷一注的时候了?!

明明在那片刻之前自己还是荣耀的无难军英雄,如今却已经似乎再也回不了头了……

何仇似乎并不在意老崔脸上那一抹淡淡的失意,只是自顾自地说道:“等到时间长了,每个人都开始杀良冒功,互相争夺财货,你说,到了那时候,谁要敢出来阻止他们,会发生一些什么样的事情呢?!咦嘻嘻嘻!”

“找死……”

“哈哈哈哈,正是如此,正是如此,那么谁会站出来呢?除了祖逖还会有谁?!谁让他想出这么白痴的办法,还妄想做什么济世救命的大英雄呢?!哈哈哈哈哈!”

何仇笑得很猖狂,是那种抑制不住的高兴,就像是已经看见祖逖被所有人众叛亲离时的痛苦表情,尤其是当祖逖倒在那些他曾经视为兄弟的人的手下时,那种大仇得报,那种难以言喻的快乐,已经让何仇有些失去理智了……

老崔在一旁冷眼旁观着何仇的失态大笑,他不知道为什么何仇会如此仇恨祖逖,他也不像知道,但老崔的心里很清楚,只要他何仇也想杀了祖逖就可以了,所以他不会去阻止,也无心去阻止,即使他对祖逖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感情,也早已因为各种误解和自己不断膨胀的野心,早已消失得荡然无存了……

老崔几乎都能想象到祖逖因为去阻止别人抢劫而被那些他曾经倚重的功臣将领们集体围杀的惨样,但不知为何,老崔的心里竟然没有一丝一点的快乐,有的,竟然只是一种由心的悲哀和苍凉……

(本书唯一群号:壹叁捌玖叁零伍玖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