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四百六十三章:哑巴吃黄连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158 2016-11-28 10:19:55

  许氏的心里真的是有千万种的不甘心,要不是自己当初了为了多给老崔一点礼遇,故作大方,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临时反悔,但早就跟自己夫君定好的计议,也不好立即反悔,尤其又是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

如今能做的就是偷偷观察,偷偷监视,这个任务又该让谁去做呢?而之所以让许氏有这种突然的,截然相反的心理,却并不是华氏对女营和燕子营的威胁,毕竟有她许氏在,她一个初来乍到的人,能有什么用?!

许氏现在心里最最担心的事情,是老崔,如果说华氏有问题,那么会不会连老崔也有问题了?!如果老崔有了问题,事情就真的不太好办了,这可是会直接影响到整个无难军的大事,尤其老崔现在还被有意无意地说成了是无难军的英雄,如果他没有什么野心倒还好,可如今这个事道谁又说得清楚人心这个东西?!

但如果老崔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野心和目的,那么真的是自己做了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蠢事了!这一点,必须要跟士雉好好再商量一下!

当然,所有的这些还不过都是许氏自己的猜测,可是女人就是女人,女人永远会坚信自己的第一直觉,而事实上,女人的直觉确实往往都是很准的!(就像女人很容易就可以发现自己的丈夫有外遇一般……)

没有多久,许氏就带着惠儿和樱桃去了自己的营帐,而华梅也由许氏特地选来给她的侍女小花带去了给她预留在女营的营帐。

华梅走的时候,没有再看一眼明月,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报仇机会的,只要自己长期待在这里,就一定会找到机会神不知鬼不觉地除了明月这个眼中钉肉中刺,真希望她永远也不要暴露身份,这样自己就可以轻而易举得杀了她了!

至于杀了明月以后自己要怎么样,华梅没有想过,或许那时候自己就可以太太平平地在无难军过日子了吧,呵呵,对于这种可笑的想法,华梅自己也知道不太可能,但是不知道为何,只要自己的手触摸到自己的肚子时,这种想法就会变得特别的强烈,特别的让人着迷,以至于她都忘记了这世上还有何伦和老崔这两个人……

傍晚,老崔喝得酩酊大醉,被自己的手下带回了自己的营帐,可人一到营帐里,老崔就似乎立刻清醒了过来,他的双目血红血红,那副狰狞恐怖的样子,就好像是被饿了很长时间的独狼,贪婪地喘着粗气!

本来老崔的心情确实不错,祖将军念在自己运来众多粮草的份上,尤其是自己这份不顾艰难险阻,运送粮草的忠义之心,不仅赏赐了自己将军位,虽然这个将军位品级低了点,不过是最低等的裨将军,但也总算在无难军中有了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从此以后就可以和殷乂等人称兄道弟了,而且看得出来,大家对自己也很友善,尤其是祖逖,更是对自己大力赞赏!

老崔的心里如何能不高兴,酒也多喝了几杯,正要吹嘘自己在城关城如何英勇,在押运粮草来潼关的时候时又是如何的不畏艰险,自己又是如何从容应付无数流寇的时候,殷乂的那句听说你娘子怀孕了话,顿时让老崔的脸由红变白,这下了肚的黄汤也顿时醒了一大半!

老崔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人搀扶回来的,真的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华梅这个贱人什么时候怀孕的?!要是从跟着自己开始到现在怀孕,那才多少日子?!可是听殷乂的话,这肚子怀的日子可不小了!

不用说,老崔心里也清楚,华梅这个贱人肚子里的孩子绝不是自己的种,指不定就是那个死鬼李狗儿的杂种,当然也不排除是华梅当初在地窖里被那些个地痞流氓弄下的孽种,但无论是哪一种,都绝不可能是他老崔的!

老崔是真的越想越气,他实在是后悔自己不该弄了这么一个贱货回来,这绿帽子戴得也实在是太冤枉了吧!?要是这贱货敢跟自己早点坦白,自己一定一刀杀了她泄愤,就凭这口恶气,怎么也要把这个贱人给千刀万剐才行!

可是华梅这个贱女人实在是太精明了,竟然先躲到了女营里去了,那里自己可去不了,而且还打着孩子的幌子,彻底绝了自己想要把她接出来亲近的可能,如此一来,自己岂不是要当定这个乌龟王八蛋的便宜老子了?!

最最可恶的是,华梅这贱女人,这个该死的贱货似乎早就算准了时机,这种时候把怀孕的时机说出来,不就是为了让自己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吗?这该死的贱女人为了让自己不好意思承认自己给人当了便宜老子,真是无以不用其极啊!

老崔在听到这个噩耗后,只有强忍了,而且是当着所有的人的面,硬生生地把这杯苦酒给吞了下去,可是这心里的恶心和憋屈却像是吞了一只苍蝇般的难受,要是真的让殷乂这帮人知道了自己做了别人的便宜老子,自己以后还怎么在无难军混下去?!尤其是殷乂那个大嗓门,自己的脸要放哪儿?自己的脊梁骨都要被人戳烂了!

所以假装酒醉,离开宴会地点就成了老崔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而正当老崔憋着一肚子火无处发泄的时候,他的营帐门却被掀开了,而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华梅名义上的父亲—何伦!

真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老崔看到何伦这个贱人的老爹,瞬间就从身边拔出了一把利刃,一个纵身,就从地上一跃而起,一把亮晃晃地白刃已经架在了何伦的脖子上了!

“咦嘻嘻嘻嘻,崔将军才封了将军,就急不可耐得想杀了自己的老丈人,老泰山?难不成这一刀下去之后,还要去杀了傅梅那个贱货?!以报这奇耻大辱?!”

“傅梅?不是华梅吗?妈的,我就知道这贱货有问题,嗯?不对,你不是她父亲,你到底是谁?不然可别怪我老崔刀剑无情!”

“咦嘻嘻嘻嘻!你杀得了我吗?!”

说是迟,那是快,才一眨眼的功夫,老崔的身子已经被一个巨力轻易地提了起来,手上的刀刃更是被对方一把拍了下来,那个满目狰狞的大脸,不是范如雷又是谁?!

(本书群号:壹叁捌玖叁零伍玖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