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四百六十一章:春宫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070 2016-11-24 10:05:08

  “孙盛,你看出什么名堂来没有?!怎么这个女人不过是走了几步路而已,就把那些个女孩子都镇住了?!难道她是会什么邪术不成?!”

“这是邪术吗?不过确实很漂亮啊,我倒是喜欢看某人受委屈的样子,嘿嘿!”秃发思复鞬似乎已经忘记了之前的屈辱,全心全意在关注前方的动态,尤其是当他看到他关注的那个女孩似乎被别的女人在气势上压制住后,心中反倒是又平添了不少异样的乐趣。

孙盛对于秃发思复鞬突然插嘴打断谢艾询问自己的话,心中稍有些不满,但一想起他之前的惨样,也乐得让他一让了!

孙盛并没有搭理秃发思复鞬的话,只是简单粗暴地回复谢艾道:“谢艾,你懂什么?关键就在于这几步路了,她走的步伐很有讲究,因为这种步伐是只有皇族女子和十大家族的上层女子才有资格行走的步伐,我孙家对这个也是有记载的!”

谢艾实在没有想到这孙氏一门竟然如此博学,连这种女人的礼仪都有研究?!倒是怪不得祖将军和徐忡那些无难军上层将领会对孙盛这么个小人儿如此重视,看来他们家的家学确实有点门道,什么都涉猎,厉害厉害,嘿嘿,不知道那些个春宫的东西,他们老孙家有没有私藏些什么好东西,孙盛不是过目不忘吗?哈哈哈,这小子绝对满肚子的坏水,什么都懂!

想到这里,谢艾原本想拿住孙盛家族对女人走路都有研究的事作为笑柄去揶揄孙盛的想法也淡了不少,心思全跑去春宫上去了,这脸上的神态却和孙盛一样,都露出了一副苦思冥想的表情……(据明朝沈德符考证,春宫图早在西汉宫廷里就出现了,发明者是因盗墓而闻名的广川王刘去的儿子刘海阳,载自《万历野获编。玩具》卷26,春画条记载。当然根据墓葬考古,春宫图最早可追溯到先秦时期,而赋予春宫一词的出现则在宋代,这里就提前用一下了。)

一旁的徐媛自然不知道这三个正在交谈的男子为何都突然陷入了这种敏思苦想得状态,尤其是自己身边的重哥哥,更是一脸痴呆的看着前方,怎么?有什么稀奇好看的事吗?真心没看出来呀?!

想到自己什么都没看出来,生性天真的徐媛就觉得心里来气,就连刚才大败秃发思复鞬的快意也有些荡然无存了!

只见徐媛嘟起小嘴,不乐意地轻声道:“你们怎么了?怎么都不说话了,看到什么有趣的事呀?跟媛儿说说呀?重哥哥!重哥哥!说呀!说呀,说说呀!”

可惜此时此刻祖道重哪有心思去搭理徐媛,被她推了几下,就只是敷衍地嗯了几声就继续去关注他一直在关注地那个女孩了……

眼见祖道重不搭理自己,徐媛顿时也对着祖道重的大腿上用力一拧,可祖道重除了闷哼一声之外,依旧对徐媛不理不睬,自顾自地看着前方…。。。

谢艾倒是有空,可他更喜欢看热闹,看戏才是最重要的,可越是想看戏,越是思忖起孙盛到底知道多少男女交禾之事,他就越觉得孙盛这个人特别虚伪,特别假正经,明明什么都知道,怎么就不说呢?哎呀,这弄得人心里怪痒痒的,这个混蛋孙盛,看我不找机会让他说点出来,好东西怎么能这么独吞呀!真是太不够意思了啊!

徐媛看到谢艾似乎看向了自己,可是那副敏思苦想得表情为什么那么怪异呢?尤其是看着自己的时候,自己为什么有一种特别想揍他的冲动呢?!

“谢艾!你看什么呢!?想什么呢!?你们这帮人都是怎么了?不仅偷窥女孩,还不搭理人!”

“呀!你竟然知道我叫谢艾?!”

“那是!这整个无难军中就没有我媛儿不知道的事!嘻嘻,我厉害吧,有没有想投靠本小姐的意愿?!你要知道,本小姐可不是随便收喽喽的哦!”

“嘿嘿,媛儿是吧,你是不是想知道我们在思考什么?!看什么看的那么出神?!”

“嗯!对,你快说你快说!”徐媛一听谢艾愿意告诉自己原因,顿时高兴地点了点头,一脸期待地看着谢艾!

“嘿嘿,其实这种事,如果你是个男娃,不用解释就知道了……”

“啊?!”

“嘿嘿……少年慕少艾嘛!你不是男人你不会懂的,说了也不会明白的!哈哈哈哈哈!”

听了谢艾的话,又看了眼周边另外几个男子的样子,徐媛年纪再小也是个女孩子,又天生得冰雪聪明,心智更是比一般女孩成熟得早,与这种懵懂的男女之事,更是敏感异常,这谢艾的话一出,徐媛顿感焦躁和尴尬,赶紧啐了一口谢艾,就红着小脸,从祖道重身边爬起后,就自顾自地走了,也不管是不是会发出太大声响引起别人注意了!

徐媛实在是羞愤难当,这些个臭不要脸的男人,不管大的小的,怎么都那么没脸没皮的,其他人也倒算了,怎么连平时最一本正经的重哥哥也这个样子,还偷偷跑去偷看燕子营的女孩子,哼!以后再也不理他们了!

幸好,徐媛的离开并没有引起什么情况,徐媛毕竟没有想拆穿他们的意图,所以即使是像逃也似的走了,依旧是很小心的,而且她一个小女孩,即使被人看见了,也没有人会在意什么的……

这偷窥隐蔽点的四个男子看到徐媛的离去,都是如释重负地长长吁出一口气,这个小姑奶奶总算是走了……

“谢艾,你刚才太过分了,你看人那是什么表情!?”

“孙盛,你说什么表情,还不都是学你的!”

“学我?!”

谢艾深以为然地对着孙盛点了点头,一脸的猥琐!

孙盛被谢艾看得有些发毛,不悦地说道:“胡闹!”

“那我们走吧,孙盛,还待在这里干什么?!歌也唱了,舞也跳了,你说那种奇怪的步伐也走过了,没啥了,我们走吧!”

孙盛听到谢艾的话,正想回答的时候,不想祖道重抢先说道:“嗯,不急……”

(本书群号:壹叁捌玖叁零伍玖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