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四百五十一章:似曾相识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56 2016-11-01 00:24:54

  突然的变故,让孙盛和谢艾都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轻而易举地就被人给制服了,又是在趴在地上的情况下,被人死死得压在身下,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让这两个本就心高气傲地小家伙如何能轻易认栽!?

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准备发声呼救和抵抗,可是制住他们的人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点,还没等他们叫出声,已经把他们两个的嘴巴都捂住了!

正当孙盛和谢艾两个人还想做最后挣扎的时候,耳边却响起了严厉的警告!

“别出声!我是祖道重!”

“哼哼,我就说你们两个小子怎么偷偷摸摸的,敢情是来偷看女营的女孩子的啊!?幸好本将军我发现的早,还带着祖兄弟一起过来查看一下,要不然还不知道你们两个臭小子想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秃发,别出声,她们过来了!我大娘有些功夫,有可能会被她听见!”

“这么说我们走不了了?哈哈!正好!这个位置不错,谢艾,你小子确实有点本事嘛!这种地方也能被找到,厉害!不过怎么都是些偷鸡摸狗的事呢?!嘿嘿!”

谢艾的嘴巴还被堵着,却听到是祖道重和秃发思复鞬两个人跟踪了自己,心中顿时愠怒不已,正待要发作,却看到一旁的孙盛似乎正用眼神恳求自己不要出声!

谢艾楞了一愣,眼睛瞪大地看了一眼如此异样的孙盛,难道这小子真的是不希望自己被小草和那些燕子营的女孩子发现?也是,真的被发现了是有些丢人……尤其是自己这一世英名啊……

“你们两个都给我听好了,都不许出声,等到她们散了我们就走,知道吗?!”

“放心,这次的事情,我和祖兄弟都不会处罚你们,不过你们要是害我们也被这些女的发现的话,我可不会轻饶你们,听清楚了没有?!现在我和祖兄弟就放手了,同意的话就动动脚!”

谢艾和孙盛听到秃发思复鞬这么说,而祖道重也没有反对,顿时都放松了不少,他们也确实相信秃发思复鞬和祖道重都不会处罚自己,毕竟这样的事,又正巧把他们也牵连进来,确实是更不好声张了……

谢艾很顺从地动了几下脚,但眼睛却一直盯着一旁的孙盛看着,等到看到孙盛涨红着脸也扑腾了几下腿后,谢艾突然有一种想放声大笑的冲动!

“都闭嘴!她们过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渐行渐近的妇人却突然停住了脚步,看样子似乎是身体有些不适,甚至还有些想要作呕的样子!

“华氏?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那个华氏在一阵干呕之后,脸色也是愈加的苍白了,但仍旧微微点了点头,轻声道:“不碍事的,祖夫人……”

“难道你有了身孕?!”

“是,想来都是腹中这个小家伙在捣乱!”华氏因为干呕,显得有些疲惫,但一听到许氏的关怀,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与幸福,脸上也似乎抹上了一抹红晕。

许氏也是过来人,看到华氏这样疼爱她腹中的孩儿,也是喜悦地说道:“这孩子来得真是时候,你到了我们无难军中,就不用太过奔波了,我也会好好照顾你,让你平安待产。”

“多谢祖夫人关心,等这孩子畜生了,奴家还希望祖夫人能给他起个好名字呢!”

“我吗?不好吧,老崔可不会答应!”

“祖夫人是不答应吗?我家崔郎不识得几个大字,你让他起名,必然是狗蛋,猫蛋之类的俗名,我可不要!”华氏说道这里,不由得抿嘴轻笑了起来。

许氏也被华氏的话给逗笑了,看到华氏如此真诚的样子,也不好再推辞,真诚地说道:“行,既然如此,等孩子出生了,若是男孩我就让士稚给他起一个响亮亮的名字!若是个闺女,就由我给她起一个,你看如何?!”

华氏听见许氏做了许诺,立即对着许氏施了一礼,感谢道:“谢祖夫人怜爱,奴家一定谨记不忘!”

“哎,你说得太严重了,这是多大的事情!?再这么客气,我可不高兴了哦?”

“是!祖夫人!”

“对了,看你的样子,似乎是怀有身孕不久,是第一胎吗?”

“嗯……”

“没事的,多休息休息就好,第一胎是辛苦些,反应也会大些,现如今你进了这女营,我也好多照顾你一些。”

“谢祖夫人。”

许氏轻轻搀扶了一下华氏,然后再次带着她慢慢前行,速度比之前也更缓慢了不少,看得出,这是许氏在特意照顾这个华氏了!

不仅仅是众人都在关注着这个华氏的一举一动,小草也在看,虽然华氏离自己这里还有些距离,但不知道为什么,小草总觉得这个白妆的小妇人,似乎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

小草之前一直默不作声,也实在是没有办法,本来就因为自己的张头望脑招惹了一点点是非,再看着樱桃和惠儿为自己暗暗较上了劲,更是不敢轻易说话了……

不过,小草也真的是从内心里佩服惠儿和樱桃,照理说对面那个正在徐徐走来的白妆小妇人离这里还有一点距离,可是惠儿和樱桃两个人的眼睛怎么就那么尖?连她用得什么都已经猜得不就不离十,那种必然如此的直觉,还真是让人佩服这些女孩子平日里都在琢磨些什么!

不过,小草现在的心思却已经全部都放到了那个白妆小妇人的身上,她走路时的姿态,和许氏说话时的样子,都真的很像一个人,而且这套礼仪看上去也似乎十分熟悉……

小草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白妆的小妇人,心里就会有一种悸动,说不清也道不明的感觉,像是有些害怕,却又有些期待……

这个白妆小妇人到底是谁?她是她吗?不!不可能,绝不可能是她,她没有理由来这里,也没有理由有那么大的胆子再和无难军的人见面,尤其是在许氏的身边,要知道,许氏应该是见过她的,哪怕是晚上看不太清的情况下,她也不可能冒这样大的险来这里……

再说她又怎么可能找到这里?为了什么?她会为了什么呢?对!一定不会是她,傅梅应该已经安全离开了,她没有理由来这里,何况还是自己亲手放她逃走的,她恨死了自己,恨死了无难军的人,又怎么会是她呢?

小草微微地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感觉,这必然是一种错觉,一种不断折磨着自己的幻觉,她虽然不欠傅梅什么,但总归是因为她的决定,让许许多多的人因此而丧了命,也正是因为这些个过往的惨痛经历,也才使自己一直不敢面对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