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四百五十章:白妆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103 2016-10-31 10:33:44

  许氏和这个奇怪的小个妇人走的很慢,似乎是走走停停,而许氏也像是故意放慢了自己的脚步一般在等待这个小妇人,所以很短的一段路程,反倒让看着的人都觉得很遥远了……

许氏看着这个小妇人亦步亦趋得迈着小碎步,一步步地跟着自己,倒也不是很着急,虽然平时许氏走路像个男人,但是看到一个自己丈夫手下的内眷如此恭谨地跟在自己身后,倒也有几分得意和喜欢!

妇人也是真的十分恭谨,在许氏面前没有丝毫得逾越,只不过今日这身打扮显得有些唐突,她也没有想到,堂堂的无难军主将的妻子,竟然穿着的如此简陋,不!不是简陋,简直是粗俗!

也正因为如此,许氏和这妇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少许有了一些尴尬,但许氏到底不是一般的女子,对于女人的这些礼仪并不是太过看重,平时打扮也只在看的过去就行,相反倒是这个妇人显得有些惶恐了……

这妇人的脸很白很白,显然是涂抹了贵重的白妆,而眉眼和腮边则涂抹了微微的红色胭脂,这样的打扮,顿时让人觉得她多了几分柔和与美艳。(白妆:汉,魏,晋时代妇女的一种妆容,其中最贵重的就是以溶解后的铅粉调和豆粉与蛤粉制成,质地细腻,色泽洁白,附着力强,深受上层女子喜爱,这种白妆因为流行与贵重,也被称之为铅华或者粉锡或者宫粉,而以米粉制作的白妆就比较低档次了。)

妇人的头上梳着一个中分两边的双髻,两个发髻上都有一个冠状的树形步摇,又各自由一根玉簪固定住,那两个步摇,随着妇人一步步盈盈走来时地摇曳生辉,更显得妇人的婀娜姿态,引得燕子营的一众女孩们们一个个都睁大了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笑容,每一个形态。(这种发饰在《女史箴图》中称为汉代双髻步摇发饰,很奇怪的发饰,但在汉代却是妇女们的最爱,让人唏嘘不已!)

那妇人的脸上保持着温馨的笑容一边和许氏轻轻交谈着,一边像是不经意地用目光扫过对面的少女们,那眼神,那不经意的媚态,更是令这些燕子营的少女们艳羡不已!

樱桃有些不耐烦地听着自己背后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女孩子们叽叽喳喳地对着那个即将走来的贵妇品头论足的兴奋劲,心里是真的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忍不住啐道:“一群无知的蹄子,不过是个双髻步摇发饰加上一点点白妆和胭脂的打扮,就把你们弄成这样大惊小怪,没见识,没得丢了我们燕子营和祖夫人的身价!哼!”

“嗯,妹妹说的没错,看这妇人的样子,她的脖子,还有手上也没有涂抹铅华,想来背上和身上也应该未曾涂抹,再看这脸上的白妆,也不似用的多贵重的东西,多半就是米粉做的便宜货!”

“嘻嘻,惠儿姐姐真是慧眼,你也看出来了吧,就我们身后那些傻子,没见过世面!”

“樱桃妹妹,小点声点!”

“嗯……惠儿姐姐……”

“如此来看,她这打扮确实有些不伦不类了……”

樱桃看着惠儿抿嘴浅笑,随意点评着那个妇人的语气,不由得对惠儿的出身又高看了不少!

虽然樱桃也不知惠儿到底出身何处,只凭她对这些上层贵妇们的妆容如此清楚,想来过去也应该是在哪个豪族家中待过,而且从她能把这种妆容和细节,说得如此轻松,如此到位的份上,想来还是这个豪族中受到过重点培养的……

樱桃下意识地轻轻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本来她以为在整个燕子营,甚至整个无难军中应该只有她的出身最高贵,毕竟她可是曾经专门被用来被培养成侍妾地女孩,眼界和心气本就比一般的女孩要高,可现在看样子,这个惠儿也似乎不输自己……

樱桃和惠儿的话说得都不是很大声,所以并没有引起多大注意,而她们身后的那些女孩们仍旧在品头论足得拿许氏和这个白妆妇人做比较,实在是一群粗鄙不堪地庸脂俗粉!

而隐蔽地躲在一旁树丛中的谢艾和孙盛也看到了许氏和一个妇人正在往这边慢慢走来,孙盛首先因为心虚,对着谢艾的耳边嘀咕道:“谢艾,我们走吧,被发现了可不好啊……”

“急什么?你只要不乱动,我保证这个地方没人能发现我们!你是不知道,我为了在这里长期蹲点,可是真心费了不少力气在晚上的时候对这个藏身点做了许多更加隐蔽的措施啊!”

“什么?你还要长期蹲点?!禽兽!”

“嘿嘿,孙盛!你小子不要嘴巴不饶人,我是禽兽,你不也来看了?那你是什么?!嘿嘿!”

“谢艾!你再胡说我就走了!哼!”

“好了!我也懒得跟你这种人计较,明明人都来了,还非要装得一本正经!”

“我是为了监督你!以免你做下一些后悔莫及之事!”

“嘿嘿,孙盛!你真是有本事,这种事也能被你说得那么冠冕堂皇?!”

“嗯……”

“孙盛!你看到祖夫人身边的那个陌生女人没有,她那脸是不是有点奇怪,不过还蛮好看的!”

“哼,鄙夫就是鄙夫,这个叫白妆,《汉书。广川惠王传》里有详细的记录,说惠王的宠妃陶望卿在画工面前袒胸露乳,并且全身都涂抹了铅华,说得就是这种白妆!”(据说汉成帝的宠妃赵飞燕用的是更高级的白妆,叫做“露华百英粉”,由此可见汉代的妇女对于敷粉的风气十分浓厚,而到了魏晋时期,这种爱美的风气就更强烈了!)

“哈哈,孙盛,你小子就会装,你说你整天没事都看了些书啊?怎么这些描写女人不穿衣服的场景你都记得那么牢?!哈哈哈!是不是就差直接去看春宫了?!嘿嘿嘿!”

孙盛眼见谢艾越说越离谱,还说得那么一副本就如此的猥琐样,顿时有些恼羞成怒,抬起手就想给谢艾一拳!

可就在这个时候,孙盛的脖子上突然一痛,一股大力瞬间就把趴在地上的自己摁得牢牢的,而自己身边的谢艾也似乎和自己一样,都被人制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