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四百四十一章:釜底抽薪之计(二)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179 2016-10-17 10:10:43

  而同一时刻已经带着南阳王司马模飞驰赶往河内王刘粲处的赵染心中却依旧是忐忑不安!虽然是出了长安城,也决定从原路折返前去寻找河内王刘粲的主力军,但是否要改变主意,赵染的心里其实还是在挣扎!

赵染回头看了一眼那个被绑在马背上,随着自己一路疾驰的南阳王司马模,心中真的是五味杂陈,自己的命和自己所有手下的命可都系在这个废物身上了!

赵染自己心里清楚,其实从他第一眼见到张平开始,他就知道自己已经身处极其危险的境地了!

而现在自己撇开张平,私自带着南阳王司马模离开长安,也已经彻底得罪了张平,自己这样做无意是陷张平于不义之中,长安本就是一个烫手山芋,谁得了长安都不是什么好事,要不是张平的出现,自己还真的以为拿下长安就可以保命了!

张平在长安的突然出现,无疑是让赵染的美梦彻底惊醒了!自己从一开始就已经被河内王刘粲和陈元达给算计了!

而且不是一般的算计,很有可能张平的到来就是为了寻机结果自己性命的!

赵染想到这里,真的是怒不可揭,想想自己背弃祖宗,背弃晋室,全心全意跟着你们这帮匈奴贱种,你们竟然还真把老子当做一条可以随便处理的狗了?!

赵染不是没有想过索性占了长安,扯了大旗反了,可是自己手上就一万多一点的人马,身边还有一万多的匈奴精骑虎视眈眈,不要说跟河内王刘粲斗了,就这一万多自己身边的匈奴精骑,自己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去对付,就算能赢,也必定是一个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惨烈状况!

赵染突然觉得胸中压抑无比,不仅仅是因为意识到了自己现在的可悲处境,更憎恨的是自己竟然连做狗都做的那么卑贱和下作!

赵染想笑,可惜却一点也笑不出来,占据长安的想法是那样的不切实际,难道就只剩下去寻找刘粲这种釜底抽薪的办法了?

赵染再次把目光看向了萎靡不振的南阳王司马模,可是看看南阳王司马模现在这副落魄的模样,赵染的眼神也再次暗淡了下来……

赵染轻轻地摇了摇头,再次否决了自己想拥护南阳王司马模的愚蠢想法,这样的人连他自己的儿子司马保都不管他了,他在关中还能有什么号召力?!又会有谁会去依附他?自己又从哪里去搞粮食呢?没有了他儿子司马保的援助,自己这些人吃什么喝什么?!

自己这些人马杀到长安来,与其说是来攻打长安的,其实从风险程度来说,根本就是送死,要不是自己为了活命才拼死一搏,再加上有这个无能的南阳王司马模的鼎力相助,像长安这样的古都又岂是自己这么一点人马就可以攻下的?!

这都是天意啊!

不错!这就是天意,天要亡晋,天要亡长安,天要送这份大功劳给我赵染,我赵染怎么可能死在这种地方?但自己真的只能选择刘粲吗?!为什么?!!

赵染终于慢慢稳住了自己情绪,但又忍不住看了眼南阳王司马模,心中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活宝”,难不成现在再回过头带着他去投靠南阳王世子司马保?

赵染笑了,他被自己这个可笑的想法给逗乐了,司马保要是真的想要救他的这个亲生父亲,早就应该连滚带爬地赶到长安了,哪里会等到长安陷落也不见人影?

赵染越想越是觉得自己猜测的应该没错,如果自己真的带着南阳王司马模去见司马保,司马保会不会因为南阳王司马模的出现而心生忌讳,生怕自己的父亲夺了自己现有的地位,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即使是父子,但涉及到权利斗争的时候,尤其是这种晋室王族之间的斗争,自己夹在二人中间,那可真的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尤其是自己曾经和现在都做了匈奴汉国的狗,那帮子士大夫会轻易放过自己?南阳王司马模这个失去了土地和权势的落魄王爷能保全自己?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赵染深呼了一口气,在心中不断地反复思量着,他是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甚至几乎就是必死无疑!

赵染在自己的心中不断地安慰着自己,平复着自己紧张的情绪,之前张平能放任自己来看守南阳王司马模,绝对是天赐良机,而自己也没有辜负老天的恩惠,顺利劫持走了南阳王司马模!

所以,只要自己的手上有这个南阳王司马模在,只要这个废物还是晋国的南阳王,他就还有价值,但该怎么做才能最大限度的发挥他这个废物的作用呢?!

难道自己真的只有等着被河内王刘粲和陈元达弄死?!即使这次他们因为自己主动送上南阳王司马模而饶了自己,那么下次呢?下次自己又该劫持谁呢?难道真的就要这样一直不断得在保命的漩涡里挣扎下去?!

赵染觉得心中十分的不甘,可是事到如今,这也是最好的选择了!

想当年自己毅然决然地背弃无用的南阳王司马模,再果断地撇开刘雅那个白痴,自己才能奇袭潼关成功,先如今自己又通过奇袭拿了长安,甚至还得到了南阳王司马模,但自己做的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一口气?一口不愿意任人宰割的气?

赵染在马上苦笑了一下,甩了甩头,不让自己去想这些令人太过烦恼的事情,既然已经决定这么做了,又何必去后悔和犹豫,即使后悔也没有办法了,更没有任何退路了,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加快速度,尽快找到河内王刘粲的人马,然后把这个南阳王司马模进献上去,好让河内王刘粲和老狐狸陈元达在措手不及之下,感念自己不仅可以舍弃占据长安的诱惑,更没有背叛他们的意思,希望他们可以可怜自己饶自己一命吧……

赵染的心里很痛,痛的像在流血,但他很清楚,这是唯一可以暂时救他一命的办法,这招釜底抽薪,自己真的算是豁出命了……

如果有可能自己或许还能挑拨一下河内王刘粲和他的表弟张平之间的关系,只要他们两个互生了间隙,那么说不定,河内王刘粲看在自己放弃长安城和进献晋国南阳王司马模的功劳上,真的会放自己一马!

赵染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只不过笑得那么的狰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