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四百四十章:釜底抽薪之计(一)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194 2016-10-14 09:22:13

  公元311年九月二十五日,傍晚,长安沦陷,长安百姓四散逃离,南阳王司马模投降于匈奴汉国平西将军赵染!(这比历史上长安沦陷的时间稍微晚了点,可能是因为明月这只小蝴蝶的出现,也未可知,但毕竟长安还是逃不了沦陷的命运……)

张平的脸上有着抑制不住的狂喜,长安城!就这样被自己和赵染拿下了?!而且是在几乎没有多少损伤的情况下轻易夺取的!这不是奇迹又是什么?!不是自己一枪刺死淳于定,又怎么能这样轻易吓得长安军民丧失了斗志?!

张平这个年纪又如何能不炫耀这份丰功伟绩?想当初始安王刘曜拿下洛阳也没有这般风光吧?!哈哈,这样说来,岂不是说自己的本事比始安王刘曜还厉害吗?!哈哈哈哈!

而正当张平狂妄自大,不可收拾的时候,他的一个派出去的亲卫却像发疯了一般跑到了张平的身边,人还没到,呼喊声已经到了:“将军!不好了!赵染自己带着南阳王司马模出城了!”

“什么?!你说什么?!赵染带着谁出长安城了?!”

“是南阳王司马模!千真万确啊!将军!”

“该死的赵染,这该死的晋狗!我又中了他的诡计了!他假意让我来接收长安城内的各处府库,看着是让我刮点油水,其实这狗屁长安城哪里还有什么东西?!好东西都在南阳王府封存着等待刘粲来查点,我中计了,这个狗娘养的,竟然敢耍我!”

“将军,我们是否要去追赶?!”

“他们往哪里跑了?!”

“他们似乎是原路折返!”

“好个赵染,竟然真的要带着那个晋国的南阳王司马模去我表哥那里邀功了!?”

“啊!将军这可怎么办?!”

“我呸,你小子是存心讽刺老子是吧?!妈的,这个狗娘养的赵染,你他妈要是有种!就带着司马模去他儿子司马保那里啊,竟然给老子来这一招,直接带着司马模离开长安去邀功,你个该死的混蛋!”

“将军,我们不是还有长安城吗?”

“你懂个屁!这长安城虽好,是我们能据有的吗?!赵染这一走,指不定这小子会在刘粲面前说些什么!”

“将军多虑了吧,大王可是将军的表哥啊!”

“哎,越是亲戚越顾忌,要不然我平时为什么装的一脸白痴的样子,还不是要让我这个表哥对我放轻松?!现在赵染放弃长安城不要,直接带着司马模去找我那个多疑的表哥,你说说看,这份大礼,这份心意,这份视长安为无物的忠心和气魄,这份取舍的抉择,赵染此人,不可小觑啊!”

“那我们怎么办啊?”

“怎么办?!怎么办?!你他妈问我,我去问谁?!”

“将军还是赶快拿个主意吧!”

“哎,事到如今,我们有两条路可以走!”

“还请将军明示!”

“一个就是据城而守,等待我表哥刘粲的到来,不过这样做的话,我以后就会彻底失去我表哥的信任了!”

“将军的意思是那个该死的赵染会见机挑拨离间将军和河内王的关系?”

“你小子倒也不笨,不错,他既然敢这么做就是算定了他如果拿下长安城的话,很有可能会身遭不测,所谓功高盖主,这个赵染倒是真的机灵!”

“如此说来,反而是我们处于被动了?!”

“哎,本来我表哥让我拿下长安后就见机弄死这个赵染,现在反倒被他弄得我左右为难了,都怪我自己年轻气盛了点!哎!这个狗娘养的赵染!如今之计,也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自救了!”

“将军但有所命,卑下等必定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哈哈,你小子出口成章,不像我那些粗蛮的族人一般不懂礼数,你虽是我亲兵,但却是统一选拔出来的,除了身家可靠和忠心之外,我对你是一无所知,你今天的应答和表现是真的让我要刮目相看了!”

“将军!卑下是贺兰奇!”

“贺兰?不错,是我大匈奴入塞十九种之一的功臣之后!”(贺兰氏也是贺赖氏,后改为贺氏,《官氏志》云:贺兰氏,贺赖氏并改贺姓,贺兰氏译名流行之后,贺赖氏几乎绝迹)

“谢将军夸奖!贺兰氏愿为乌谭部张氏效劳!”(贺赖氏为匈奴大姓,在西晋初年已经入塞,《晋书》卷97《匈奴传》所载入塞十九种有贺赖氏,但出名却要到公元357年的前燕时期了。)

“贺兰奇!你们贺兰部也是草原上的莫贺弗!我乌谭部如果能得到你们贺兰部的帮助,我愿意与你兄弟相称!”

“将军,我还不是莫贺弗,但我将来一定会成为莫贺弗的!”(莫贺弗又称莫何弗,意思为勇健者,酋长专用名词,但是这里也有个问题,上述是我们大部分汉史的记录,譬如《魏书》,《隋书》,《辽史》都有记载,高车,突厥,室韦,契丹的记录中也有相同的说法,但是和我探讨的一些蒙古朋友却认为是错误的,他们认为是我们汉史翻译错了,莫何弗其实应该是mengherhu,fu与hu常互相音变,参考的是突厥文字和蒙古语,莫何弗也可以说是 梦何日乎,永恒之意,可汗专用,如莫何可汗,也可以叫猛喝可汗,但他们这个说法也属于比较片面,毕竟草原的语言虽有共通处,但古音怎么发,他们是没有根据的,而我们汉史却还有古音的考证和对比)

“好,有志气,只要你有这个志向,我张平发誓,一定助你一臂之力!”(如果莫的变音是英,也就是《通典》卷197突厥条云:“其勇健者呼英贺弗”,蒙古语就是yihehu,太子,长子之意,甚至类似于一点点现代维吾尔语,到底该怎么理解,诸君可以思考一下,暂无定论。)

“贺兰奇谢将军知遇之恩!”

“不错不错,你有胆识,看你谈吐也答对自如,那你说说,还有一条路是什么?!”

“贺兰奇不敢说!”

“但说无妨!”

“将军何不学刘邦!”

“刘邦?!你竟然知道中原的刘邦?贺兰奇你果然不简单!你的意思是说封存府库和公室,咱们却引军在城外驻扎?!”

“将军英明!”

“好好好!贺兰奇,你不仅有志气还有谋略!就听你的,命令一队人马看好几处重要的府库,南阳王府的所有宫院全部封锁,不需任何人无干人员靠近!其他所有人马都给我退出长安城,我们去城外等待河内王的大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