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四百三十八章:长安沦陷(一)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093 2016-10-12 10:38:43

  其实赵染看到张平的到来,尤其是张平自报了家门和刘粲的手谕之后,反倒是放心了不少,但同时心里也对刘粲的反复无常提高了警觉!

赵染心里觉得有些好笑,自己原本还真以为他刘粲对自己有多信任,尤其是还有陈远达的鼎力相助,现在看来,也不过手段罢了!

不过这样也好,有人来分了自己的功劳,那么即使长安打不下来也有了替罪的羔羊,总不见得责任全部自己一个人来承担了吧?

想到这里,赵染对于张平的到来反倒欢迎了起来,而更让赵染有些出乎意料的是,张平并没有利用自己是刘粲表亲的身份来取得对这两万人马的控制权,甚至连刘粲新分配给自己的一万人马也没有要夺权的意思,这倒是让赵染有些疑惑不解了!

现在赵染和张平二人都骑着马看着对面的长安城,一时倒也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正在此时,长安城的大门却突然打开了!

淳于定手持着一把普通的凤嘴刀,带着一队人马快速地出了长安城!

赵染定睛一看,从长安城里出来的这员战将不就是自己的手下败将淳于定吗?

赵染看到淳于定的出现,顿时对着自己的左右亲卫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你们看,我们一直在找的逃跑大王淳于定自己出来了!哈哈哈!”

在赵染的大军轰然大笑的时候,淳于定也在城外布下了战阵,然后像是完全没有心思搭理对面敌人的讥讽一般,扭头向长安的城墙上看去!

城墙上有大约二十几个百姓打扮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小,而这些人中的女人们孩子们在看到淳于定后,更是嚎啕大哭了起来!

“司马模!我淳于定为你出生入死,你竟然挟持我的家人!你个畜生!枉我对你赤胆忠心那么久!”

“哈哈哈,淳于定!只要你杀了这些匈奴狗的主将,别说你的家眷了,你就是想升官发财,想成为这关中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我南阳王司马模也必定会成全你!”

“司马模你个狗贼,我老父老母你也不放过?!还有我的孩子们,司马模你不得好死!”

“淳于定你废什么话,赶快上阵杀敌,拿自己的命去救你的家眷吧,只要你能得胜,我必定留你家眷性命,要是你敢临阵逃脱,哼哼,可就别怪孤王心狠手辣了!”

听玩南阳王司马模的话,又看见自己的老父老母那副悲惨的样子,尤其是自己的女人和孩子的惨呼,淳于定的双目顿时变得血红起来!

淳于定其实也是战将出身,身手也还算不错,年轻的时候,在关中一带,也算是小有名气!早前发家的时候也是凭着真功夫一刀一枪的熬过来的,所以才能在军中拥有一定的威望!

所以,淳于定自己心里也很清楚,如今这个偌大的长安城能出战的战将也就自己一个人了,要不然南阳王司马模也不至于这样逼迫自己!

淳于定咬了咬牙,定了定心,再次扭转马头,转身看向了匈奴的大军!

淳于定策马离开了自己战阵,一手持刀挥舞了几下,挑衅得大叫道:“吾乃南阳王司马模麾下大将淳于定,尔等狗贼还不快快下马投降!?”

听到淳于定大声连呼三次,一下子就把匈奴大军的火气也叫出来了!

赵染看着群情汹涌的众将士,一时间也是热血沸腾,但理智还是让赵染按下了这种武人的心思,毕竟现在对淳于定和南阳王司马模来说,能利用单挑杀死敌军一员大将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事了,既可以打击敌军士气又可以为长安的存活争取机会,的确是值得一做的事,可这单挑对自己的匈奴大军可并没有多大的实际好处啊!

赵染冷眼看着淳于定那副抱着必死一战的气势,心里突然有了主意!

“张将军,此人就是晋国南阳王司马模麾下有名的勇将,而且我听说他的本事可不在北宫纯之下哦!”

“哦?那赵将军是怯战了?!我可刚还听你笑话他是你的手下败将呢!”

“张将军说笑了,淳于定用兵虽然不行,可是这战阵单挑可不能轻敌啊!”

张平听着赵染的怂恿,心中不由得冷笑起来:这个赵染自己不敢上去单挑,倒是想着法子诱我去送死,哼,他还真以为小爷是个花架子了!看这个淳于定的身手,怎么看都是虚弱无力,而且看他现在的状态也是很好,倒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张平没有马上搭理赵染的怂恿,而是越加仔细地观察起了这个淳于定的各方面状态,等到张平看到淳于定在马上再次耍了几下招式后,张平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张平故意装着年轻气盛被赵染怂恿成功的样子,不屑地说道:“哼,赵将军可不要长他人的志气灭了自家的威风!看我去拿下淳于定的狗头给你看看!”

“张将军小心啊!”赵染看着张平拿着长矛一拍马臀就冲出了阵营,这心里顿时乐开了花,这下好了,这个小祖宗最好就这样战死了算了,也算是战死沙场为国捐躯了!多好啊!这里还有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也不算我害他吧?!哈哈,我也没说过一定要他去啊,哎,这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怎么就那么一点也沉不住气呢?!哈哈哈哈哈!

淳于定眼见匈奴军中突然冲出一个小将过来,顿时也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也不多话,一个拍马就迎了上去!

“当”的一声,淳于定和张平的兵器就撞击在了一起!

淳于定只觉得双手虎口无比的疼痛,就像裂开了一般!

这个小将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力气?还是自己年久不练习武艺的原因?哎,酒色伤身,古人诚不我欺也!

没有多少招,淳于定已经显露出了败象,虽然他心里知道要为了自己的一家老小去拼命,可是武艺这个东西,一旦荒废了又岂是说回来就能回来的?!

张平几乎就没有废太大的力气就死死地压制住了淳于定的每次攻击,看着淳于定左支右绌完全招架不住的样子,还有他那可怜的身手和孱弱的体力,张平已经没有了任何一丝继续下去的兴趣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