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四百三十七章:浑水摸鱼之计(三)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29 2016-10-11 10:35:27

  石虎在平白得到一整支部族后,心情也非常好,本来过来就只是想为自己和石瞻多争取点行走关中的好处,顺便用石瞻和自己的父子关系这张苦情牌来试探一下自己的叔父对自己的想法,毕竟石瞻是自己的儿子,代表的也是自己的势力,如果自己的叔父是有意打压或者故意想抹杀石瞻来消弱自己的势力,那么自己是不是也该有所准备了……

现在自己的叔父不仅没有自己害怕的这些个想法,甚至还轻而易举的就把一整支侯氏族人都交给了自己,那可是好几万的勇猛战士啊,这如何不让石虎心花怒放?(这里指明一点,关于侯景是护佛侯氏的后裔,这个还没有实证,属于个人不太准确的臆测……实际上像侯景这样的杂胡,哪里有什么姓氏可言,就跟石勒,桃豹这些人的姓氏一样,其实都是音译而已,祖上什么的也就最多到爷爷一辈,在往上也多半是汉人手下的编造,而我也有意无意的做了一回这样的汉人……)

也因此,石虎对于石勒的担心和怀疑也少了许多,自己叔父这样信任自己,自己还怀疑自己的叔父实在是不应该,不过夔安这次献策让自己直接过来好好当面问下,确实是妙计啊!

想到这些,石虎也开始有些期待张宾对于关中之行还有什么安排了!

张宾眼见石勒和石虎二人都看着自己,等待自己的说法,这才好整以暇地慢慢说道:“主公,少将军,平阳的太史令康相给我来了一份信函!”

“哦?!他同意了?!”

“正是,康相同意给予我们一定的物资支持,但前提是要我们先有一块可靠的地盘,他们平阳康氏才可以给我们运输这些允诺的财货!”

“我们要的数额可不小,他真的愿意给?!”

“不错,而且是翻倍给予!”

“翻倍!?哈哈!好大的气魄啊!这平阳康氏果然不简单,只是不知道他们还支持了哪些人?!”

“主公,他们平阳康氏支持了谁并不重要,平阳康氏原本就是商贾出身,愿意给所有有势力的人投注,本就是他们的习惯和生存办法,越是他们看好的势力,他们给予的支持就越大,如今他们能允诺我们所需的双倍财物,就是十分看重主公了!”

石勒脸上有着笑意,但是眼睛却眯缝了起来,不阴不阳地说道:“他们也看好王弥吧,哼!”

“主公,天下大势本就难以捉摸,何况一个商贾为生的平阳康氏!”

“孟孙,你说的也是,康氏还提什么要求了吗?!”

“他们倒没有提什么要求,还有一事张宾确实是擅自做主了,还请主公责罚!”

“但说无妨,本来就许你当机立断之责,何来擅自之说!”

“是,主公,我把我们想去关中的想法告诉了康相!”

石勒听到这里,脸上不自觉地抽了一下,但又瞬间变得波澜不惊地说道:“哦?!”

看着自己叔父脸上那一瞬间的不满,石虎心里却是乐开了花,他可是很愿意见到张宾出丑,这个晋人是在是太让人不顺眼了,事事都算计的很好,今次竟然把前去关中这样机密的事告诉了平阳的康相,这不是泄漏军机吗?!哈哈,这回看你张宾怎么办!?

“主公,平阳康氏一族的关系网比我们所知的都要广泛,这也是他们可以一直屹立不倒的缘故,我们要去关中,只有石瞻将军和侯氏一族的人,确实是太势单力薄了,如果能借助平阳康氏在各地的势力,或许会事半功倍!”

“君子营也力所不及吗?!”

“主公,君子营人手太少,也不适合集体出动,寻访明月公主这样的大事,我们需要强有力的支援!”

“平阳康氏在关中还有势力吗?!”

“有,康相在信上说了,只要我们的人达到蓝田,他们的人就会在那里接应我们!”

“蓝田?!”(蓝田,即今陕西省蓝田县,蓝田县地处陕西秦岭北麓,关中平原东南部,是西安市辖县,县城距市区22公里)

“不错,那里有平阳康氏的另一支部族,蓝田康氏!”

“蓝田康氏?!”

“据说蓝田康氏这一族过去也是王族,后来没落了,就依附了平阳康氏!”

“呵呵,竟然还有这么一层关系,没想到啊,这康氏族人还真是遍布天下啊!”

“主公所言甚是,康氏一族本来就是商贾出生,自然到处要去行商!”

“嗯,既然如此,石瞻前往关中也有了接应,只要能找回明月公主,安全的带回来就可以了,至于汉国对于关中的攻略就不要参与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要好好关照石瞻!”

“是!主公!”

“这关中就好像一滩浑水,那么多人的把水搅浑了却不知道要抓什么鱼,我们这次派人去关中就是要在所有人还没有注意到这条大鱼的时候,先把她摸走!明白了吗?!”

“主公英明!”

公元311年九月二十五日清晨,长安城的城墙上

南阳王司马模站在城墙上看着城外密密麻麻的匈奴大军,整个人都有点站立不住了!

函谷关失守,潼关被轻易拿下,淳于定又折损了自己大量的将士和粮草,北宫纯也投降了匈奴,现在这些汉国匈奴就在自己的长安城外耀武扬威,更是随时都有可能立即攻陷长安!

“来人啊!去把淳于定给我放出来,让他带兵给我出城应战!”

“诺!”

没有多久,在监牢里弄得满身污秽和伤痛的淳于定被带到了南阳王司马模的面前!

“淳于啊,已经到了你该为本王尽忠的时候了!”

“大王!大王啊!我们现在千万不可再妄动兵戈了啊,城外的匈奴人太多了,我们出去就是送死啊!”

“送死?哈哈哈哈!你怕死了吗?你平时不是一直自称忠义吗?现在你就穿上这身铠甲,出城给我去迎战!”

“大王!!”

“再多言,信不信我现在就一剑刺死你?!”

淳于定眼见南阳王司马模是铁了心要让自己出去送死,有心还要为自己争辩上几句,可不想已然被南阳王司马模的亲兵摁住,带了下去!

城外

汉国平西将军赵染望着清晨的阳光照射在长安这座古城的城墙上,那泛着一点点暖意的冬日阳光,看得真是让人无比的舒服!

赵染是昨天晚上到达的长安城外,为了让军队恢复战力,足足休息了一整个晚上,所以并没有急着进攻,他还要等等掉队的人马跟上来,然后再考虑何时进攻!

而就在赵染等待的当天夜晚,张平的人马也赶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