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四百三十三章:请君入瓮(三)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354 2016-09-26 10:10:39

  张嵩也同样是一副无法理解的表情,要知道这个石勒可是自家主公最最忌讳的敌手,怎么可能那么帮忙?!

而且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石勒可没少在自家军中安插人手,要不是刘暾刘军师的出现,自家军中那几乎就是石勒密探的天下,现在石勒突然像是改了性子一般的示好,如何让人相信他是完全出于好意?即使是汉国皇帝刘聪的命令,也不见得能让石勒这么吃亏!

不过无论王弥和张嵩再怎么怀疑,这寿春城,尤其是淝水一战的援助都是切切实实,真真切切的,一时间,王弥和张嵩二人也都因此陷入了沉思!

程遐眼见二人似乎相信了自己所表现出来的意思,或者说他们都没有办法反驳自己看到的和得到的一切,心中不免对自家军师张宾也高看了不少,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自家军师的预料之中,即使连这招假装被王弥看穿的办法也都是自家军师的计策之一,张宾啊张宾,果然是鬼才啊!

程遐在心中一边佩服着张宾的智计多端,一边也在内心里对张宾有了更深一层的敬畏,毕竟运筹帷幄是一种本事,但是识破人心,算计人心更是令人恐惧的能力啊……

程遐眼见王弥和张嵩都变得忐忑的样子,反而不紧不慢地说道:“大将军,张大人,卑下还要连夜赶去已吾,就不再叨扰了,就此别过!”

“嗯?!连夜就走?!”

“是啊,大将军,这是我家主公吩咐的!”

“石勒没有别的话要跟我说吗?!”

“啊!幸好大将军提醒,我家主公确实有些想法想,希望能和大将军当面说,可是这事又不太好开口,尤其是让我这个卑下来说更不合适,所以希望能邀请大将军在整顿大军之后,能去已吾与我家主公汇合,共商大事!”

“哦?!什么大事?!一定要我亲自前往?!”

“这个……”程遐一边说一边看了一眼张嵩……

王弥看到程遐欲言又止,又这般看着张嵩,想让张嵩离场好亲自跟自己说些悄悄话的样子,心知这才是石勒真正的目的,心中反倒一松,毕竟人这种东西,做任何事不可能是没有目的的,而石勒表现得那么慷慨大方,必然是有所图谋,否则还真是让人有些忐忑不安!

现在既然这个程遐就要把石勒的真实想法说出来了,王弥还真的有些期待了,他真的很想知道这个石勒到底想干什么,竟然能让他如此不惜血本的帮助自己!

“无妨,张嵩是我的心腹,有话可以直说!”

程遐听见王弥的话,也没有什么反应,似乎早就料到会如此,所以程遐仍旧不紧不慢地说道:“大将军,我家主公和大将军可都是汉国的大功臣,所谓陈齿相依用在大将军和我家主公身上也是最合适不过的了,所以我家主公想让卑下问一问大将军,是否愿意与我家主公一起前往青州发展,如有可能,大将军占据青州,而我家主公则继续往北向冀州王浚的地盘发展,到时候还需要大将军全力相助我家主公,如此岂不是皆大欢喜?”

听到程遐的话,王弥和张嵩二人简直就是喜出望外,这石勒竟然自己想往北发展?哈哈,这不是正中了自家军师刘暾的计谋了?原本还觉得要怂恿石勒去青州是一件极其困难之事,如今这个石勒还自己跳了过来,这不是天大的喜事是什么?!

王弥这会儿在心中真的是有种谢天谢地的感觉,尤其要感谢石勒家的十八代祖宗,怎么会生出石勒这样的傻子来成全自己的王侯霸业!?哈哈!天意啊!一切皆是天意啊!

王弥几乎是笑得合不拢嘴地对着程遐笑道:“哈哈哈,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原来是这么一件小事,你回去转告你家主公,此事我一定会好好考虑一下的,如果石勒真能助我夺得青州全境,我自然也不会忘恩负义!程遐,你告诉你家主公,让他在已吾安心驻扎下来,等我整顿好军马,我就过去与你们汇合的!”

“是是是,大将军英明!如此卑下回去也可以好好向我家主公交代了!”

“嗯,你回去吧,替我向石勒问好!还有,程遐,你是个机灵人,一会你自己去寿春府库看看,看中什么就拿什么,不要跟我客气,你这次事做的很好,这是你应得的!”

听到王弥要赏赐自己,程遐也没有推辞,赶紧跪地谢赏道:“谢大将军赏!”

看到程遐这副小人贪财的德行,王弥和张嵩都笑了,而且笑得十分畅快,尤其是王弥,心中那最后一点的顾虑也消除了,看程遐这么贪婪,就知道他没有任何其他的心思,确确实实是石勒有求于自己才如此慷慨大方的,哈哈,石勒啊石勒,你就等着受死吧!

程遐慢慢退了出去,等到从寿春府库拿完东西离开寿春后,才显露出了轻蔑的神态,他冷笑着看了一眼寿春城的方向,心道:“王弥啊王弥,你自己死期就快到了还不自知!你家军师刘暾可是已经死在了我家主公的手上了,你那个什么狗屁“啄木鸟之计”也让我家主公知道的一清二楚了,什么都不知道还想继续占便宜,哈哈!就等你来已吾受死了,哈哈哈!

同一时刻的已吾城(已吾即今河南神宁陵县,宁陵县位于河南省东部,西邻睢县、北接民权县、南毗柘城、东与商丘市接壤,宁陵历史悠久,有4000多年的文明史。夏、商、周时为葛伯国,系葛姓祖籍之地。春秋时称宁邑,战国时名信陵,秦时谓宁陵城,公元前122年汉武大帝始置宁陵县。是战国四公子之一信陵君魏无忌的封地)

已吾城太守府,石勒寝居

石勒的房中放置着不少的木炭盆,整个屋子里都十分的暖和,石勒正在洗脚盆里泡着脚,身边更是有几个美艳的侍妾伺候着!

而其中有一个白衣女子却偏偏站在一边,一动不动,根本不去看石勒一眼!只是那样扭着头,一脸愤然地样子!

而更加奇怪的是,石勒也没有因此而为难她!甚至还似乎很欣赏她这副倔強的样子!

而这个女子也感受到了石勒那种肆无忌惮的目光正来回在自己的身上游走,心中更是羞愤交加,一张俏脸涨得通红,而眼神中的那份鄙夷也是越加的深重!

“哈哈哈!孟孙!你看这个女子是否有趣?!哈哈,这脾气这性子,实在是太合孤的心意了!这野性,看得孤都快忍不住了!哈哈哈哈!”

张宾其实也是一直在观察这个白衣女子,这女子不仅相貌娇美,而且更胜在有一种难得的傲骨和出尘的气质,这在这个乱世上,还能有如此品貌的女子确实让人觉得难能可贵,而且看她的气质也必然是大户的闺秀,可却偏偏一时想不起来这女子是哪家臣子进献上来的了!

“孟孙!这是程遐的女儿,程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