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四百三十一章:请君入瓮(一)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13 2016-09-22 00:18:52

  张嵩眼见情势不妙,赶紧一把拉住了王弥,可是此时王弥的暴躁脾气正在兴头上,又如何是一个文官的张嵩能够阻拦的?!

王弥的剑就搁在了程遐的脖子上,只需要手指头稍稍一动就能让程遐当场见血,可是这程遐似乎非但不怕,反而缓缓蹲下了身体,慢慢地抬起头,对着王弥笑了一笑!

“怎么?你以为本将军不敢杀你?!”

“将军天威,如何是程遐之流所能承受的?只不过程遐觉得可惜了!”

“可惜?可惜什么?!没见着石勒给你预备下的棺材?!哈哈哈哈!”

“卑下可惜的是这寿春的好酒可都是将军的啊!卑下实在是太没口福了,这都打翻了,岂不可惜!?”

“嗯?!你说什么?什么意思?!”

程遐眼见王弥已然来了兴趣,赶紧双膝跪下,诚恳地说道:“大将军,这寿春城是我家主公留给您的压惊之礼,这寿春城内的所有东西都是大将军您的呀!”

王弥不可思议地看了一眼程遐,又不自觉地看了向了张嵩,张嵩也是惊异地说不出话来了,他也没有想到这个一直贪得无厌的石勒竟然如此慷慨大方?脑子坏了?还是身体出问题了?要知道这份大礼对自己来说,那简直就是雪中送炭啊!这世上能有那么好的傻子?这个傻子还是石勒这狗娘养的?!

王弥看着和自己一样不敢相信这个事实的张嵩,没好气得对着他瞪了一眼,然后慢慢地把搁在程遐脖子上的剑挪开了!

程遐的脸上至始至终都保持着适当的笑容,不卑不亢!

王弥的剑是慢慢挪开了,但是程遐却仍旧跪在地上诚恳地说道:“我主还有一件大礼想送于大将军!”

“哦?是何大礼?程大人何不起来说话?!”

“不敢不敢,在大将军面前,即使是我家主公也不敢有丝毫怠慢,何况我一个区区卑下?!”

听到程遐的这句话,王弥心中那口恶气算是一下子舒坦了不少,不错,即使是他家主公石勒在自己面前,也得对自己客客气气,一个最最低下的羯人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真他妈是老天瞎了眼睛!

张嵩也是个机灵人,眼见自家主公态度缓和了下来,赶紧上前想去把程遐扶起来。

可是程遐却依旧不肯起身,像是没有王弥的首肯他宁愿长跪于地似的!

看着这样的程遐,即使王弥也不好意思再让他这样跪着了,毕竟人家石勒刚在自己危难时刻救了自己还雪中送炭般地送了自己一份大礼,现在紧接着还有一份大礼要送给自己,这么接二连三的孝敬自己,自己还怎么好意思太过分?!

想到这里,王弥竟然亲自上前扶起了程遐!

而程遐也似乎是被王弥的这番礼遇彻底得感动到了一般,激动地整个人都颤颤巍巍了起来!

当然只有程遐自己知道,这不是激动的,而是刚才被王弥那一剑给吓得,现在王弥和张嵩亲自来扶,正好掩饰一下自己早已腿软的状况……

酒宴再次摆上,三人也重新分座而坐,谈话的气氛也比之前好了许多许多……

张嵩首先替王弥问道:“程大人,不知道幽州牧现在何方?”

程遐一听张嵩不尊称自家主公为平晋王而只称幽州牧心中已是不喜,不过程遐的面上依旧是笑容灿烂,并且快速地回应道:“张大人,我家主公拿下寿春后,就让人封存了寿春的府库,丝毫未动,只等大将军前来收取!我家主公的这份心意还请大将军和张大人笑纳啊!”(平晋王是匈奴汉国先皇刘渊册封,而幽州牧则是当今汉国皇帝刘聪所赐)

听到这里,就算是王弥这样的人也不得不为其所动了,这个石勒竟然这么豪爽,不仅不落井下石还真的雪中送炭?这真的是石勒的心意?!

看着有些恍惚不敢相信这些事实的王弥,程遐心中不免有些鄙夷,正待要说几句漂亮好听的话让王弥继续舒服舒服的当口,程遐却发现了张嵩怀疑的目光!

“啪啪啪!”程遐把双手举到右耳前,用力地拍了几下后之后,就有一对士卒从屋外押来一个走路踉踉跄跄的独臂之人!

那个人赫然正是只有一臂了的刘瑞!

原来刘瑞重伤残废之后,虽被乞活军的一众兄弟死死护住,奈何寡不敌众,这些人不是战死就是自刎而死,而刘瑞因为受伤太重,失血过多,早已没有了举剑自刎的力气,也正因为如此,刘瑞才叫人送他上路,他誓死也不愿做这投降之人!

可惜,终究还是慢了一步,刘瑞还是被董匡强行拿下了,如今就被人这样一步步绑到了这里!

看着阶下之人正是逼得自己苦不堪言的刘瑞,王弥顿时瞪红了眼,再次拔出了自己身上的佩剑,一下子就冲到了刘瑞的身边!

“哈哈哈哈!刘瑞啊刘瑞!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啊!你可知道你爷爷我是谁?哈哈哈哈哈!我就是王弥,就是那个你想杀却怎么也杀不死的王弥!哈哈哈哈哈哈!”

“呸,老子的爷爷死的早!老子都没见过,你个连祖宗都不认的下贱货,还敢叫老子?你老子我还真他妈不认识你这种畜生不如的东西!”刘瑞说完就是一口血痰往王弥脸上吐去!

王弥一个不防,被刘瑞这口血痰吐了个正着,顿时恼羞成怒,对着刘瑞的膝盖就是一剑削去!

刘瑞一声闷哼,双腿立即无力地跪在了地上,但是失去膝盖的疼痛如何可能跪住?这落地一瞬间的疼痛更是让刘瑞直接躺倒在了地上,双腿上的鲜血更是涓流不止!

刘瑞的身体因为剧痛不断地抽搐着,但他就是不发出一声惨叫,死死地用牙齿咬住了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多余的声音!

刘瑞知道自己今日是必死了,但是即使是死,他也不能在这个狗杂种王弥的面前丢了乞活军的骨气!

“刘瑞你是不是很想去死?!哈哈哈!?因为你的莽撞,你的乞活军兄弟都死光了!哈哈哈哈!你是不是也想赶快死了去和他们团聚?哈哈哈!”

刘瑞其实已经不知道王弥在说些什么了,失臂之痛还没有缓和,双腿的膝盖骨又被削去,连番的大量失血,已经让刘瑞这样的汉子也渐渐失去了知觉……

看着刘瑞眼看就不行了,王弥反倒不急着杀他了,他蹲下身体,仔仔细细地看着这个曾经让他痛苦不堪的敌人,心中原本的怒意和恨意竟然突然没有了,转之而来的却是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荒凉之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