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四百一十五章:夹人虫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64 2016-08-22 09:58:28

  鲍姑的话无疑再次让小草兴奋了起来了,赶紧对着鲍姑跪下,郑重地做出了要磕头拜师学艺的样子!

可惜,鲍姑现在可没有什么心思收徒弟,她不过是想教一点防身之术给小草,要正式收她这样资质的孩子为徒却是万万不可!

所以鲍姑赶紧出声制止道:“小草,不可!”

小草看到鲍姑阻止自己拜师,神色顿时暗淡了下去,满眼都是委屈与不解的样子……

那哀怨的眼神,那委屈与失望的神态,即使是在这样的夜晚,也足以让人我见犹怜,不忍拒绝……

也是鲍姑和小草确实有些缘分,再加上鲍姑的年纪也不过正当妙龄,突然有个人那么郑重其事的要给自己磕头拜师,内心里自然还是十分欢喜的,现在又看到对方如此失望难过的样子,鲍姑的心也为之恻然……

“小草,我仅仅是教你一些外家防身的功夫,算不上是你师傅,你也不必太过失望,虽然你不适合修习真元之法,你我做不了真正的师徒,但是只要你愿意,就真心叫我一声鲍姐姐,那么我必定好好教你一些防身之法,也算是对得起你在看到我受伤后没有自己跑开的这份心意了!”

听到鲍姑这样说,小草心里也清楚有些事情是不能强求的,自己的根骨不适合修习鲍姑的师承,人家还愿意教自己一些外家防身的功夫,这已经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天大好事了!

想到这里,小草也没有再纠缠下去,反而有些抱歉地看了一眼鲍姑,然后关心地说道:“鲍姐姐是小草不懂事,你别怪小草好不好?对了,你刚才说你身上有伤?!”

“这个伤……”鲍姑有些欲言又止地看了一眼小草,心思却已经转到了那天自己和葛洪在一起,也是晚上,也是这伤,还有那羞人的疗伤……

这历历在目的景象,不由得让鲍姑显得有些哀伤,不过,当鲍姑看道小草那双透着真诚和关心的双眸,这些忧愁和情殇,也似乎淡了不少……

鲍姑对着小草微微露出了笑容,她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小丫头,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感,就好像她真的是自己的小妹妹一般招人疼爱。

鲍姑的咳嗽似乎已经慢慢止住了,人也从盘坐之中慢慢站了起来,她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然后微笑着对小草说道:“小草,想不想跟着姐姐去抓夹人虫?!”

“夹人虫?那是什么东西?!真的会夹人吗?”

“嘻嘻,真的会夹人哦,而且一旦被它给夹住,可疼可疼了!”

“呀,姐姐,这么冷的天,而且还那么晚了,你去抓那些瘆人的东西做什么呀?我们回营地吧,时辰不早了!”

“怕什么!?有我在呢!本来我可是打算自己吃的,现在天气冷了,正是抓这些八只脚的玩意最好的时候,我以前在南方的时候,可没少吃它们,可香了,而且这东西,在这个时节吃,最能疗伤滋阴!(螃蟹的药用价值:据《随息居食谱》记载:“补骨髓,滋肝阴,充胃液,养筋活血,治疽愈核”。近代,《中药大辞典》说其功用主治谓:“清热、散血,续绝伤,治筋骨损伤,疥癣,漆疮,烫伤”。)

“真的?那我帮姐姐一起抓吧,不过我能帮什么忙吗?”

“你?嗯,我想想,这样吧,你帮我生火,我去做点木排!”

“姐姐,生火会不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啊?而且木排……”小草一边说一边往身边的树木看去,又不自觉地看了眼自己的小胳膊小腿,这样粗壮的大树,对于自己来说,即使是只砍几根树枝下来,也是艰难万分啊!

何况这会儿还是黑灯瞎火的时候,又没有任何刀斧,难道就靠鲍姑手上的那把小匕首?

想到这里,小草摇了摇头,泄气地说道:“姐姐,我们做不成的,这么粗壮的大树我们哪里能砍动呀?!”

“没事,木排我之前已经做的差不多了,我可是每天晚上都会来这里干活的呀,嘻嘻!所以今天只要再随便找几个树枝就行,其实不弄也可以了,我不是想多抓几只解解馋嘛!”

就这样,小草被鲍姑一路拉到了小树林深处的一处小河边,这小河叫什么名字,鲍姑也说不太清,但应该就是渭河和黄河交汇处的一个支流。(有可能是现在晋沟的一个小支流)

鲍姑一到了小河边就松开了小草的手,自顾自地忙了起来,她先是在一个隐蔽的地方拿出了一个已经基本做好的小木排!

这个小木排还真的是很小很小的小木排,轻细得根本不能搭乘任何一个人,所用的树枝更是根根纤细,看样子大约只有成年男子的手指头那么粗细!

面积也不大,大概也就一人多长宽的样子。

所以鲍姑搬运起来并不吃力,没用多少力气,鲍姑就把这个小木排放到了小河里面,而且是呈45度斜角这样斜插在了小河里面,然后用力按紧,让它在河床里固定住不会因为水流而倒下。

小河水并不湍急,也不怎么深,大约也就在半人高的深浅,所以鲍姑制作的这个小木排倒是正好能承受住河水的水流,由此看来,鲍姑还真的是为此事谋划已久!

可能是因为又用了真元,鲍姑又开始咳嗽了起来。

小草赶紧跑上前去帮鲍姑轻拍着后背,着急地说道:“姐姐,你不要再用力了,会伤着身子的!”

鲍姑摇了摇头道:“没事的,小草,你不用管我,你去找点可以烧火的东西来!”

“好,我这就去找烧火的材料!”

没过多久,火就被点燃了,鲍姑和小草就借着这火取着暖,这河边的风就是大一点,没过多久火就灭了,不过幸好,也已经留下了足够的草木灰!

鲍姑熟练地背对着风向,再次用出内力,那些草木灰就直接飞到了木排上流的河面上。

草木灰遇到木排后,受到阻力,慢慢地开始下沉到了河底,水面也再次恢复了原样,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小草不解地看着鲍姑,忍不住问道:“姐姐,你这是做什么?把这些灰扔到那里做什么?都沉到河底了啊!”

“没事,就是要它们沉到河底去,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等,我有点冷,小草,我们抱紧点!”

鲍姑的话音未落,小草就被鲍姑紧紧地搂在了怀里,那种淡淡的少女清香瞬间飘入了小草的鼻尖,却不知道为何,小草竟然十分喜欢闻这种味道,这种源自少女的体味……

尤其是小草正好被鲍姑搂在胸口的位置,这酥软的感觉,更是让小草有一种奇怪和异样的感受……

“小草,你冷不冷?要不要再抱紧点?”

“冷,好冷,姐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