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四百零八章:飞鸽传书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070 2016-08-10 09:51:13

  贾匹的脸上挂着一抹平和的笑容,一点都没有被屋内压抑的气氛所影响,甚至还不时地为傅宣的精湛棋艺叫好,弄的在一旁观战的和郁也不知道贾匹今夜把自己叫到傅宣房内到底所为何事!

也难怪和郁疑心重重,毕竟这么多些日子以来,贾匹把自己和傅宣两人分开软禁,今夜却又不知道为何突然夜访傅宣,甚至还手谈起来了!

和郁看着傅宣也是不紧不慢地和贾匹对弈着,一时间之间竟然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自处了……

“呵呵呵,和郁,你来看看,傅宣下得一手好棋啊,真不愧是傅袛老先生的大公子,果然沉得住气!”

“贾太守也确实沉得住气,今日这盘中,大人不仅毫无杀气,甚至还不断的拱手让地,让人有些搞不明白太守大人今日来此有何用意了?难道是找到明月了?!”

“没有?不过确实收到了一封关于明月的信函!”

“你说什么?!”傅宣听到这里再也按耐不住自己的激动,急切地问道:“贾太守!贾大人,您说的可是真的?真的是明月公主的信函?”

和郁听到贾匹所说的这个消息,一时间也有些惊疑不定,这心里说不出是惊喜还是什么,总之明月怎么可能给贾匹写信,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贾匹却并没有因为和郁和傅宣的激动而激动,只是平淡地看着棋局,又慢慢地落下一子,接着不紧不慢地说道:“该你走了,我们边下边说!”

看到贾匹淡然的样子,傅宣也只好慢慢冷静了下来,毕竟从贾匹少量的话语中可以听得出,最起码明月应该还活着,这已经是最好的消息了,其他什么的,傅宣反而不是最关心了,既然贾匹要卖个关子,自己又何必表现的过于急躁呢?

贾匹看到傅宣竟然能那么快平复自己的心情,也有些意外,原本想好的调侃之法也突然变得索然无味了,只好有些意味索然地说道:“到底是傅家的大公子,这份沉稳和定性,足见傅老先生教子有方!”

“贾太守谬赞了,家父如果知道我能在贾太守这里跟贾太守学习,也会很欣慰的!”

“哈哈哈,你是在讽刺老夫吗?哈哈哈”贾匹干笑了几声后,脸色却开始慢慢板了起来,并且故作不悦的质问道:“还是……你有什么不满?!”

和郁意见贾匹突然翻了脸,赶紧劝道:“傅宣,不可无礼!”

傅宣却并没有被贾匹的做作吓到,反而再次落下一颗子,平静地说道:“贾太守,该您了……”

贾匹一看自己的盘面已然大势已去,顿时一改铁青的脸色,变得愁眉苦脸了起来,甚至还苦思冥想地说道:“哎呀,怎么就没想到防你这手呢?哈哈哈!老夫输了!”

和郁在一旁看着贾匹今日如此乖张的样子,不住地摇着头,不过看现在这个样子,好像贾匹心情不错,和郁也终于大大地呼出了一口气,看来事情在往好的方面扭转了……”

“傅宣,你真的不想知道明月公主的情况?”

“贾大人会告诉我的……”

“呵呵呵,不错,老夫确实有明月公主的消息,只不过写书信给我的人却是祖逖!”

“祖逖?!”傅宣不解地看了一眼贾匹,又向和郁望了一眼,得到却是和郁的一脸茫然……

“怎么?你也不知道这个祖逖是什么来历?”

“确实不知!”

贾匹听到傅宣的回答,也有些诧异,不过一想到那封信函上并未有提到过傅宣的名字,也就可以理解了,看来,这个明月公主应该是在和傅宣走散后,辗转流落到了这个叫祖逖的人手里了……

“祖逖的人马自称无难军,说是也要携带明月公主前往长安,倒是有些稀奇!”。

“那贾大人怎么看这事?”

贾匹看着傅宣关注自己的眼神和对自己称呼的变化,微微一笑道:“乌合之众,不过是挟公主以求立身而已!”

“既然如此,贾大人准备如何回应呢?”

“无须回应,静观其变!”

“贾大人果然是运筹帷幄之中,看来无难军所在之处,已然有大人的耳目了!”

“呵呵,告诉你也无妨,老夫在潼关周围和一些我认为紧要之地的周围,我都很早就安排好了眼线,但凡有任何风吹草动,我都能第一时间收到消息!”

“鸽子!?”(关于使用鸟类传信的历史,考古学家发现的第一幅鸽子图像,来自于公元前3000年的美索不达米亚,也就是现在的伊拉克,而我国最早1976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在安阳殷墟发掘一座古墓,墓主为殷王武丁的配偶“妇好”。入葬年代约在公元前十三世纪末期至公元前十二世纪前期。距今已有三千二三百年。在出土的大量玉器中有一件玉雕鸽,可见我国的养鸽史很早)

“哦?你竟然知道飞鸽传书?”

“只是耳闻,而且听说此物驯养虽易,但要训练其传信却是极难!”

“哈哈,老夫过去利用家族之便,得了一个妙人,此人说自己的先祖从先秦时期就代代开始为人饲养鸽子,如此妙人,怎可放过?!哈哈哈”

“先秦?我也只是从汉代许慎的《说文》中见过记载!嗯,诗经里也似乎提到过,一时却记不起了”

“鸽,鸠属。从鸟,合声,鸽似鸠而小?”

“正是,此正是许慎之言!尤其是白鸽,如今甚至视为祥瑞之物!”(传言魏晋时期白鸽已被认为是祥瑞,这就像日本新娘喜欢穿白衣服一样,都是魏晋时期的风俗喜好)

“傅宣竟然与老夫同喜?哈哈哈!快哉!正是快哉!”

“所以贾大人才能如此快的收到消息?”

“不错,可惜这也是这个入冬后的最后一个消息了,天太冷了,无法再让鸽子飞行了”。

“那这书信为何是祖逖写给您的呢?”

“哦,我的人看他们往安定方向走,就一路跟随,杀人而得!没想到还就是写给老夫的,呵呵……”

听着贾匹轻描淡写地说出了这样的事实,和郁和傅宣二人都是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贾匹还真是异常的心狠手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