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四百零二章:早有预谋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175 2016-08-03 10:24:47

  赵岭的身体再次微微颤抖起来,整个人也都似乎变得越来越疲惫,甚至已经没有办法直起身体坐着,只能由着小草和葛洪慢慢扶着他躺下。

赵岭也好像意识到自己快到油尽灯枯的时候了……

所以他迟缓地干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继续说道:“我的老核儿和阿妈很早就死了,老核儿就是你们中原人父亲的意思,我的阿妈是在生康碧麦朵的时候难产去世的,所以我的妹妹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四川绵阳一带的口音中,对父亲的叫法的音译就是老核儿,也就是老汉,而当地的蒙古族人或者有蒙古裔血脉的人也都是如此发音,譬如铁氏,余氏和各旁支血液,乃至当地人……难道这只是巧合?)

赵岭似乎觉得有些累了,所以稍微闭了几下眼睛,又继续说道:“我已经记不清康碧麦朵的样子了,被拆散的时候她也不过是襁褓中的婴儿,现在十多年过去了,她长什么模样我也不知道了……不过,我在和我的族人们争抢她的时候,曾经用刀在她的左手食指上划了一条很大很长的伤口……”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赵岭回忆起了心痛的往事,他的眼泪竟然不自禁地慢慢流了下来……(题外话:世界上对于妈妈称呼的发音都很雷同,谐音都是妈,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小草看到赵岭这样悲伤的样子,也只能默默地流着泪,这都是赵岭自己藏在心底的秘密,现在能把这些都说出来,或许真的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死期将至了……所以才希望想有人帮他找到他的妹妹吗?

葛洪看到小草欲言又止的又看了自己一眼,心中自然明白小草想说什么求些什么,可是自己确实已经是回天乏术了……

小草又如何不知赵岭已然没救了?

只不过这样看着赵岭的生命在一点一点的快速流逝,自己却丝毫没有办法,甚至连葛洪也没有任何办法救他,面对这样一个素未谋面却如此相信自己的人,小草又如何能无动于衷?如何能不透骨酸心?

赵岭似乎是听到了小草的呜咽抽泣之声,竟然反过来安慰道:“小草,不要为我伤心,我告诉你这些并不是要你为我去寻找我的妹妹,我想她也早已不记得有我这个哥哥了,我的族人也从不允许我见她,不过我听和我传信的族人说起过,她被我们平阳康氏的族长带去收养了,我想她会过上好日子的,不用像我这么悲惨地活着……或许永远不知道有我这么个无用的哥哥也是一件好事……”

赵岭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竟然显露出了异样的满足,那种满足感却充满着无尽地悲伤……

正在此时,葛洪却突然打断了赵岭的回忆,他插言道:“赵岭,关于潼关和明月公主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小草听到葛洪突然打断了赵岭的回忆,心中有些微怒,可是想到这是关系到无难军全军的消息,也只能让葛洪继续问下去了。

毕竟相对于赵岭的个人感情和潼关,尤其是无难军上下所有的将士和百姓来说,孰轻孰重,小草还是分的清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小草总觉得心里酸酸的……

“潼关吗?咳咳……我没有什么要说的,我只能告诉你,赵染之所以能投靠汉国,也皆是因为我们平阳康氏在两者之间的联系,没有平阳康氏的财力源源不断的支持,赵氏如何能有实力在关中这块土地上存续?”

“你是说,在很早之前你们平阳康氏的人已经渗透到了关中?并且早就在为现在入侵关中做准备?”

“呵呵,天下之大,何处没有我康氏族人呢?天下康氏诸族早已和这中原大地无法分割了!”

听到赵岭的话,不仅仅是葛洪,所有的人都吃惊不小,毕竟乍然听到这样的话,谁又能马上相信呢?(难道那个时代的康氏家族就是类似于叱咤世界几个世纪的罗斯柴尔德家族一样,如果没有媒体曝光,都是默默无闻却大范围影响着着世界经济的家族?)

赵岭再次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继续说道:“平阳康氏的可怕之处,不仅是他的手中控制着大量的商道,更重要的是他们控制着无数的依附着他而存在的家族,而那些家族又拥有大量的人脉和渠道,真所谓,盘根错节,根深蒂固,即使是平阳的匈奴皇族刘氏也要对他们礼让三分,你说厉害吗?咳咳咳……”

“照你的意思,赵染一族是因为你们平阳康氏的牵线才能投靠的匈奴?如此说来,一切都早有预谋!?”

“据我所知,匈奴汉国还通过我们平阳康氏的商道和各种关系已经向关中,河西各地发送响应匈奴入关的文书,想来不用多久,整个关中和河西大地都要天翻地覆了!”

“既然如此,为何你没有在收到明月公主的第一封给你的书信后直接派兵围剿我们?甚至连一个斥候都没有派出?”

葛洪的问话,顿时让赵岭陷入了沉思,而一旁的小草也因为葛洪的话,深深地看了一眼沉默着的赵岭,她也很想知道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他要对“明月公主”如此手下留情?!”

许久之后,赵岭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我讨厌战争,讨厌杀戮,只想平平安安,简简单单的活着,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而这个世上的人,除了互相利用,就是互相残杀,都是为了自己或者家族的利益而活着,人吃人的时候,竟然连骨头都不吐出来!这样尔虞我诈的活着就是一种痛苦……”

赵岭停顿了一会,又继续说道:“可能我说出来的话很可笑,尤其在你们这些中原人的心里,或许真的会很可笑,我喜欢中原的蓝天,喜欢这里的百姓,喜欢这里的土地,尤其是看到自己种下的粮食慢慢成熟收获,我是多么留恋多么向往,如果所有的人可以和睦共处……”

赵岭慢慢转过头,眼睛看着小草,像是要讲给她一个人听似地说道:“可是,我毕竟是异族,这里的人不欢迎我们,排斥我们,同样的,我们也排斥你们,时间长了,互相都更加难以忍受对方,但凡有人挑唆就会引起激斗,要是遇到野心更大的,无论你们中原人还是我们这些慢慢迁入中原的人,就会发生战争,曾经的信任和美好期望,都会消散的干干净净,并且不断互相仇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