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三百八十五章:奇怪的探马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749 2016-07-06 09:50:56

  不过,何伦和范如雷却并没有因此关系更加亲密,反而是这个范如雷开始时常避开何伦,就连外出也变得少了,甚至还有意无意地开始注意起何伦和华梅之间的关系!

而何伦在暗中观察范如雷的时候,他也惊恐地发现,每次范如雷遇到华梅的时候,虽然表面看起来特别的听话,特别的顺从,但是那一对贼眼却总是偷偷地看着华梅,那样子,就像是要吃了华梅一般,可是只要华梅一回过头看着范如雷,范如雷却又好像没事人一般的低眉顺眼,十分听话!

这不,华梅一脚踹在范如雷的屁股上,范如雷也没有任何气恼,并且把华梅吩咐下来的事情,全部干净利落的做好了!

华梅见范如雷跑去问了,就对同一部车里的何伦说道:“这个蛮子倒是好用的很,给我们当个护卫是再好不过的了!”

“嘿嘿,不仅好用,力气还特别大,这些也就算了,没想到他还会驾车!真不知道这个蛮子是哪个部落逃跑出来的野种!”

华梅听到何伦这么一说,也是若有所思地想了一想,不再说话了!

不一会儿,范如雷就跑了回来,对着华梅恭顺地说道:“主……主人!是头领让我们停下来就地休息的!说是今天不走了,明天再走!”

“哼,老崔这个糊涂蛋,看来是不想去潼关了,这人真是个扶不起的刘阿斗!”

何伦听到华梅数落老崔,心里就特别高兴,特别舒服,所以阴阳怪气地用着太监般的声音说道:“咦嘻嘻嘻!崔将军到底是老了,越发的不中用了!”

华梅也没有反驳何伦的话,只是淡淡地说道:“他还有用,我们需要他带我们去找到我们要找到的人!”

何伦见华梅并不忌讳在范如雷面前说这么隐秘的事,一下子就从心里把范如雷也恨上了!

而这个时候,老崔也从前队慢慢走到了后队,他要找华梅说点事!

不过,老崔才走到这边,就看到了华梅新收的这个野蛮人,心里顿时就起了不少的疙瘩,甚至是忌讳,这个蛮子太过力大无穷,好几次在战场上看到他杀人的样子,都让人心有余悸……

要不是看他对华梅十分忠心,华梅又不断地袒护他,老崔还真的得想点办法,尽早把他弄死才好!

而且这个蛮子留在华梅身边,弄得他有时候想要跟华梅亲热亲热都不方便,真的是怎么看怎么恶心!

不过老崔的面上依旧带着笑容,在快走到华梅身边时才说笑道:“梅儿,这么个蛮子天天在这儿干什么?打发了他去我那里帮忙搬运物资跟粮食吧!”

华梅听了老崔的话,没得啐了一口道:“还帮忙呢,怎么就突然停下来不走了?赶紧找到祖逖的人马才是正经事!”

“嘿嘿,兄弟们赶路赶得太辛苦了,让他们多休息一下吧,正好我也有事找你!”

老崔话没说完,人已经走到了马车边,他摸了摸马头,炫耀似地说道:“梅儿,你看这匹马多好,又好看又耐用,这可是我在城关城那里杀了一个商人才弄到的,我自己都不舍得骑,就给你当拉车的了!”

华梅看了一眼自己给自己拉车的马,除了雄健,高大还有马眸子里隐隐有五彩之色外,倒也没有看出有什么特别之处,而且现在看去,还那么肮脏,怎么也不觉得它有什么地方值得自己喜欢,而且这马也暴躁,要不是有范如雷这个蛮子用了狠毒手段,指不定就撂了蹶子,把自己的车架都掀翻了!

要说这个范如雷还真是够狠毒,人家是拿马鞭抽,他却是直接用刀子戳,瞧瞧那马的屁股上,还有一些不要紧的部位上,这马可没少受罪!

尤其这个范如雷要是捅的来劲了,还会直接对着马的伤口上撕咬和吸血,端的是血腥恐怖无比!

不过,这马也算特别的,即使这样也没有屈服过,曾经连续几天不吃不喝,仍你怎么打骂也不动,却不想这个范如雷还有更狠的招,他竟然在这马的面前不断用刀捅其他的马,一边捅一边对着这自己这匹马大叫大吼,直到范如雷的刀指向了一匹小马,自己这匹马才算屈服了……

华梅也是没有想到这畜生竟然也有怜悯之心,因此明确警告过范如雷不许他再伤害这马,但不知为何,这马除了拉车外,对于自己根本不看一眼……

所以,现在听见老崔这么一说,华梅也忍不住又多看了几眼这匹马儿,只不过,依然看不出什么端倪来,只是觉得这马又脏又臭,要不是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真的想换一匹更听话的。

不过,通过对这匹马的回忆,华梅的心里也隐隐地对这个范如雷又加深了一点防备,虽然看他在自己面前倒也顺从听话,但心里对于范如雷这个蛮子,华梅也是有些疑虑的,但华梅又不舍得赶走他,毕竟有他在,一方面没有人敢靠近自己,更重要的是,老崔也没那么整天索求无度了……

老崔看着华梅一言不发的样子,也不知道这女人到底在想些什么,只能腆着脸继续说道:“梅儿,天是越来越冷了,我看前路依旧困难重重,真的要到潼关去,这也不知道还要遇到多少贼寇,万一遇上个我们对付不了的,我们这么多的辎重物资,可如何是好?!”

华梅一听老崔这话,再联想到他突然让人马停了下来的举动,已然明白老崔这是打了退堂鼓,不想去潼关了,所以皱眉道:“夫君忘了妾身跟夫君所说的前途了吗?”

“梅儿,你可能有所不知,当初祖逖,祖该这帮人把我留在城关,不过是弃子!如今他们自己去了潼关,可是潼关那边到底怎么样,谁能知道?万一也被匈奴人占了呢?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啊,就凭我们无难军那么点人,即使再加上何伦那些降兵,能拿下潼关天险?”

“那万一潼关还在,匈奴并未拿下呢?”

“那祖逖他们也进不了城关啊,多半是驻扎在潼关外的某处,白白给别人当枪使,我要是潼关太守,我一定不会让祖逖进关,不仅不让他和无难军进关,还会在有匈奴犯关的情况下,让祖逖去白白送死,直到他把人马都拼光为止!”

华梅听老崔这么合情合理的一说,也变得有些迟疑了,她不经意地回头看了一眼何伦,她发现何伦的眼睛里也似乎有些赞同老崔的话,心里突然对自己之前那么积极要跟上无难军的步伐,有些过于草率了……

可是事到如今,难道还要折返回去城关吗?那里也不像是可以久留之地啊!

老崔看到华梅有些犹豫的样子,心中顿时一喜,看来自己的话已经打动了华梅,终于可以不用去搅潼关这趟混水了!

可正当老崔还想趁热打铁说些什么的时候,却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大叫道:“崔……崔将军!我们抓到一个探马,请崔将军去看看!”

一听到“探马”二字,老崔,华梅,还有躲在马车里的何伦都是一脸的警惕和紧张之色,老崔更是皱起了眉头,对着报信的人说道:“他奶奶的,这荒山野岭的还有探马?去!把人给老子带到这里来,老子要好好收拾收拾这个探马!”

“诺!”

不一会儿功夫,那个探马就被带到了老崔等人的面前!

老崔,华梅,何伦,还有一旁像山一样高大的范如雷,都在观察着这个被绑起来的探马!

探马看上去十分憔悴,人也很虚弱,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身上更是伤痕累累!

老崔向绑着探马的人问道:“怎么发现的?”

“启禀将军,这人是自己跑出来的,直接冲着我们的人就过来了,到了我们附近,那马就直接趴下,看上去倒像是累死的,他这个人也因此滚落在地,我们也就顺手把他绑了,还有!将军,我们在他的身上还搜到一封密函!”

“嘿,你叫什么名字?竟然还知道密函这个东西啊!以前读过书?”

“谢将军夸奖,小人是城关城时加入的新兵,没名字,也没读过书,不过,人家都叫我狗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