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三百七十五章:人小鬼大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14 2016-06-17 08:59:22

  徐忡一看到祖纳的那张铁青的脸就知道事情要糟糕,这几个小孩子也真是无法无天了,竟然在军营之中玩起了博戏,这不是作死吗?!

祖逖也是眉头紧皱,心中更是十分的不满,尤其是其中还有一个自己十分赏识的谢艾,竟然也在其中,真是叫人失望无比!

而祖纳的怒火就更火大了,他本来就对军纪看的很重,现在竟然在军营之中看见聚众博戏,而且还是一帮小孩在玩,这成何体统?无难军的军纪军法又何在?!

徐忡看着这祖家兄弟二人的面色是越来越难看,心中立即跟着着急起来,他也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看重的孙盛也在其中玩耍,这可如何是好?!这几个小孩怎么那么没有分寸?玩就玩了还在军营中玩,这下要怎么帮他们圆场啊?!

祖逖看了一眼脸色已经不善的祖纳和明显想求情的徐忡,突然伸手阻止了祖纳的出言喝止,示意二人都不要出声,反而自己上前一步,慢慢走到了谢艾,孙盛和小草的身边,看他们玩起来了。

祖纳和徐忡见祖逖不仅没有立时出声,反而还站到他们几个小孩身边去看,都是一脸的疑惑,但既然祖逖都这样了,这二人也只好默默地跟着来到了这几个小孩的身边,只不过一个仍是满脸怒气,一个仍是满脸担忧……

偏偏这个时候,正是谢艾和孙盛二人下得难解难分之时,又都是小孩子心性,一味争强好斗,哪里还会在意其他事情?

所以即使祖逖三人站在他们的身边,他们也完全不在心上,甚至都没有怎么注意到……

小草也是全神贯注的看着孙盛和谢艾的比赛,并且因为那一头覆着脸的长发,影响了视线,竟然楞是没注意到祖逖三人的走近,直到祖逖他们走到了自己身边,小草才注意到了异样,吓得立时跪了下来,像是提醒孙盛和谢艾一般大声道:“婢女叩见祖将军,祖大人,徐大人!”

“哼,小草,你不用在这个时候诓骗小爷,我知道你和孙盛是一伙的,什么祖将军,祖大人,无难军上下只有一个祖逖祖将军,还有什么祖大人?!”

“谢艾,你好不要脸皮,你看到没有,你已经被我逼到绝境了,这种时候竟然还敢分散我的注意力?我和小草什么时候是一伙的了?我这种必胜的时刻还需要别人帮?哼!快走,到你了,你准备受死吧!”

“哈哈哈,收拾我?你还太嫩了,你以为你赢了?看我这招,置之死地而后生!”(其实本人曾经在某些工地上看到一些年长的工人玩这种棋,确实很带劲,这些工人一边喝酒划拳,一边玩的兴起,非常带劲!)

谢艾的话音刚落,就只见孙盛在诱使孙盛的棋子大军深入后,就利用孙盛棋子之间过大的缝隙,竟然直接枭对枭,一举击败了孙盛!

看到这里,就连祖逖也忍不住大叫了一声:“好棋!妙啊!”

而祖纳这个一直铁青着脸的人在看到谢艾这手神来之笔一般的奇招,也是惊叹不已,这种六博棋祖纳也知道,能像谢艾这样玩的这么精妙却也是仅此一见,连带着竟然对谢艾这个小孩子也产生了一点好感,就连之前因为他们几个小孩违反军纪而生出的怒火也消减了不少!

徐忡看到这一幕也是暗暗叫好,看得出,祖逖和祖纳并不是真的要惩罚这些孩子!

因为棋局的结束,谢艾终于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在为自己喝彩,着回过头一看,顿时吓得脸色苍白了起来,赶紧起身对着祖逖和祖逖身后的两个人一起行礼,并且懂事的认错道:“祖将军,谢艾违反军纪了……”

孙盛自然也已经发现了祖逖等人的到来,但是之前棋局的意外惨败,仍然让孙盛耿耿于怀,小脸是一脸的气愤与无奈,却偏偏还没有从失败的阴影中回过神来,以致虽然见到祖逖等人,也行礼致歉,可是那张小脸确还是一脸的不服气……

祖纳没好脸色的看了一眼还堵着气的孙盛,不悦地说道:“你是谁家孩子,怎么在军帐之中玩起了博戏!?你可知罪?!”

“孙盛知罪!”

“既然知罪为何还一脸不服气?难道是因为被我等撞破之后,犹有怨恨!?”

徐忡一见祖纳盯上了孙盛,赶紧圆场道:“二哥!”

“哼,怎么,他是你的下属?!”

“正是,这孩子是前辈遗孤,脾气又认死理,念起少年心性,又是初犯,二哥千万不要跟他计较才是!”

“前辈遗孤?

“正是孙子荆,孙楚老前辈的后人!”

祖逖和祖纳一听自己面前的孩子竟然是孙楚老前辈的遗孤,顿时互对视了一眼,二人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军中竟然还收留了孙楚老先生的后人,正是世间事,无奇不有啊!

意识到孙盛是孙楚的后人,祖纳这才缓和了语气,对着孙盛说道:“你可知道军中不可以有任何博戏?”

“孙盛并不是很清楚……”

“哼!不是很清楚,怎么会知罪?!”

“大人是尊长,尊长生气,自然是孙盛做的不对,即使不清楚,也没有理由反驳,孙盛愿意在受罚之中聆听教诲,加以改过……

听到孙盛的这句话,祖纳的脸色更是一缓,再仔细看了一眼孙盛的样子,怎么看都还只是一个顽童而已,自己真的没必要对一个孩子太过计较,而且这孩子说的话,句句中听,句句诚恳,真不愧是孙楚老先生的后人,就是有那么一股大族的风范!

想到这里,祖纳对着孙盛开口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启禀大人,孙盛今年实岁9岁,虚岁10岁了!”

祖纳听到这里,轻轻地点了点头,又对着谢艾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我叫谢艾,今年正好10岁!”

“哦?那你们两个倒是同龄?有意思!谢艾,我问你,你可知道你犯了军纪?”

“祖大人,谢艾知错了,望大人从轻发落!”

“嗯,那是谁先提出博戏的呢?”

谢艾听到这里,头上顿时流下了冷汗,他偷偷地看了一眼祖纳身边的祖逖,看到祖逖那严厉的目光,谢艾立即低下了头,认错道:“大人,此事都是我谢艾争强好胜,不关他人之事!”

“不!祖大人,孙盛也有过错,我们是同犯,不可只罚谢艾一人!”

听到这句,谢艾和其他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孙盛!

孙盛迎着所有人的目光,没有一丝一毫的退缩,反而挺起了自己的小胸膛,坦然面对众人的目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