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三百七十六章:小草的诡辩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454 2016-06-20 09:49:38

  徐忡觉得自己都快要疯了,这个祖纳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还只是一些小孩子呀!怎么就那么不依不饶的?原本以为自己说了孙盛是孙楚老先生的后人,那么只要是个文人,都会心生怜悯和同情吧?!

可这个祖纳却偏偏还来劲了!竟然用出这种考验人性的办法来试探这两个孩子,更可气的是,孙盛这个傻孩子还真的跟祖纳顶上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而在一旁还跪着的小草也是打心底里为谢艾和孙盛着急的,一开始小草听见孙盛懂得强调自己还是小孩来掩饰他因为年幼而犯的错,心中还为他的机灵而高兴,而谢艾也确实够义气,没有点破孙盛博学的事实,毕竟像孙盛这种学富五车,饱览群书的奇少年,怎么可能会不懂这么一点军纪?!

而正当小草有些庆幸的时候,偏偏这个祖纳怎么就突然话锋一转,开始挨个质问起来了呢?更令人着急上火的是,孙盛这个楞小子怎么就一改之前的机灵,那股子硬骨头死性子的驴脾气又犯了呢?跟祖纳硬顶是那么好玩的事吗?祖纳可不是秃发思复鞬啊,这可是真的可以要你命的人呀!

可是,现在的小草也是自身难保,她能有什么办法?

突然,小草的眼睛再次盯上了地上画的六博棋棋盘,眼前突然一亮!

再说谢艾,他也被孙盛的样子吓到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孙盛竟然一个人把责任全部都承担了?他是傻子吗?对自己那么义气?没有必要吧?!这才认识多久啊?!

谢艾直愣愣地看着孙盛,心中说不出是激动还是内疚,自己孤零零地一个人在外流亡逃难,什么龌龊恶心的事没见过?

更不要说自己看到的那些背后咬一口,临战倒戈,为图自保出卖别人的事,更是数不胜数,而今天孙盛这样待自己,难道是因为自己承认了错误?要知道一开始谢艾并不像承认的,要不是看到祖逖的目光,真的,谢艾觉得他真的很有可能把责任全部推倒孙盛的身上……

可是现在,孙盛竟然为了保护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这个世界上难道还真的有这样的人?明明提出玩六博棋的人是自己啊……

想到这里,谢艾的内心充满了内疚和自责,他看着孙盛那样无畏的看着祖纳的样子,不知为何,谢艾的眼睛湿润了……

而此时的徐忡却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祖纳的脾气他可是清楚的很,根本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现在能救孙盛的也就祖逖了,可是这个时候自己又该如何开口呢?

祖逖也是有些惊讶,他对孙盛了解并不多,自己把潼关关外的大部分事务都交给了徐忡来打理,自己也就没有管过他的事,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他徐忡愿意让一个小孩给他做帮手,也没什么大的问题,只是这次闹出的动静确实有些大了……

最主要的是,这次犯的是在军中玩博戏,就连自己看重的谢艾也牵连在其中,是该给他们这些孩子一个教训了,嗯,还有那个小草……

不过,祖逖还是很欣赏谢艾的,毕竟面对这种情况,小孩子们撒谎推卸责任都是正常的,可是谢艾没有,不仅主动承认错误还愿意受罚,就连这个叫孙盛的小男孩也是令祖逖有些刮目相看,连带着对他也开始关注起来了!

这种脾气,这种性格,这种愿意自己承担责任,不连累任何人的性子,还真是有些孙楚老先生的遗风,不错啊不错,真的是有些令人期待!

祖逖自然注意到了徐忡的忧心忡忡,不过祖逖并没有打算阻止祖纳,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二哥做事,有自己的分寸,虽然自己没有明白自己的二哥到底想干什么,但是他这样做总归有他的道理,自己只要静观其变就可以了,真的过火了,自己一定会说话的。

想到这里,祖逖侧过头对着边上的徐忡轻轻地点了点头,示意他稍安勿躁。

看着徐忡那副样子,祖逖心里也有些好笑,看来徐忡是真的很看重很喜欢这个叫孙盛的少年,竟然宝贝如斯?

想到这里,祖逖看戏的心情忽然浓郁了起来,他真的很想看看这些孩子面对强权会如何应对?又会不会有更大的惊喜让自己看到!

看到祖逖的眼神,徐忡也慢慢放下了心,看来祖逖也有意思看看情况再说,想到这里,徐忡突然奇怪地看了一眼还在和孙盛比拼气势的祖纳,心道:难道祖纳也生出了爱才之心,所以才要用这种办法来试探试探这些孩子们的品质和底线到底如何?

带着这种疑问,徐忡也开始再次把精神集中起来,他突然也很有兴趣想看看孙盛到底会如何应对像祖纳这样的人物呢?!

孙盛可没有这些个大人们想那么多,他只是觉得在这件事上,既然谢艾已经承认自己有错,自己也没有逃避自己应受的责罚,甚至一力承担,事情到此就应该结束了,可是为什么这个祖纳祖大人还要这样?尤其自己特别反感祖纳这种一个个质问的语气,那感觉完全就是在怀疑自己所说的话,或者说,就是故意针对自己!

孙盛越想越是这样,所以看着祖纳的眼睛里全是愤怒!

祖纳看到孙盛眼睛里的怒火倒是没有任何感觉,相反,祖纳还因此觉得有趣了起来,尤其是看到他这样一副不畏权势的样子,更是欣喜异常,这种性格,这种脾气,岂不是跟自己一模一样?!

祖纳没有搭理孙盛的眼神中的挑衅,反而对着谢艾又看了一眼,但是还没等谢艾说话,就对着一直跪着的小草问道:“你就是小草?”

“婢女正是!”

“你不是跟着你家主母去女营了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你可知道这里可是重地,你一个女娃子如何可以这样随意进出?!你可知罪?!”

“婢女是奉了祖夫人的命令前来向徐大人要求拨给一应急需的物资!”

祖纳听到小草的话,顿觉有些诧异,这个小女孩竟然没有被自己这么严厉的语气吓到?竟然还能这样不卑不亢的回答自己?

带着这样的疑惑,祖纳继续“呵呵,你倒是有道理了?那我怎么只看到你和他们两个一起博戏玩乐?难道这也是你家主母的吩咐?!哼!”

“祖大人明鉴,我们三人并未有任何赌资,谈不上博戏!”

“哈哈哈,有意思,好一张伶牙俐齿!”

“祖大人,我听人说当初祖该大人在城关城的时候,城关城被何伦大军团团包围,祖该大人不仅没有慌乱,还在城墙上当着众人的面弈棋,以此来稳定军心,犹如三国孔明在遇到司马懿大军围困空城之时,犹自抚琴戏弄司马懿一般,那种气定神闲,令人仰慕,所以我才提议一起用六博棋来排演军阵,体会一下那种感觉。”

“哈哈?!排演军阵?就凭你们?”

“祖大人为何发笑?六博棋本来就是以为排演兵阵抗衡而发明的啊!”

祖纳听完小草的话,突然觉得自己小看了这个小女孩了,原本他想利用一般小女孩胆小怕事的本性,吓唬一番,然后通过她来说出真相,现在看来,自己很有可能要阴沟里翻船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