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三百七十三章:六博棋(一)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358 2016-06-15 09:20:39

  谢艾仔细地观察着孙盛,头脑中更是努力地回忆着之前孙盛说过的每句话,每句措辞,谢艾觉得,这个孙盛不仅饱读诗书,而且应该从小就饱览各种古籍,他能在这样侃侃而谈之下,仍旧挥洒自如,并且没有一丝的混乱,这博闻强记,善于推理的能力,确实不可小视!

尤其是他这么小的年纪却能有这样博大的知识,而且说的有理有据,这绝不是一般小族可以培养的出来!

再加上,孙盛一开始曾经跟自己说过,如果徐忡不在,有事跟他说就可以了,那么从这点上来看,好像徐忡已经把许多事务都交给了他孙盛来做!这个孙盛不过10岁左右的年纪,为何可以得到徐忡的如此信任呢?仅仅是因为他会书写文字或者博闻强记,懂事吗?不,一定还有别的原因!

谢艾越想越是这么一个道理,他觉得对付这样的人,在没好好弄清他的背景来历前,自己决不可莽撞行事!(大家别看谢艾还小,根据历史记载他确实具有这种天赋,面对几万大军来袭照样不慌不忙地在看书,并且轻易战胜了对手!曾三次以少胜多,击败后赵名将麻秋,甚至迫使石虎放弃灭亡前凉的企图,换言之,孙盛的博闻强记,过目不忘也是天赋呀,也符合历史!)

而一旁一直在冷眼旁观这场唇枪舌战的小草,也被孙盛的学识惊呆了,小草自己也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但是像孙盛这样博览群书,并且辩才精辟,确实是令人大开眼界,不得不服的!

尤其是孙盛在一番唇枪舌战之后,即使气势上赢了谢艾,也没有因为得意而过分嚣张,甚至他的眼睛里还保持着一份警戒,似乎时刻防备着自己的反击。(历史上的孙盛的确辩才厉害,而且数一数二!)

小草透过覆脸的长发看着这两个少年,一时间,心里充满了好奇和期待!

很明显,这第一轮是孙盛占据了上风,不过小草看得出来,谢艾在吃了亏后,并没有气急败坏的做出任何过分的举动,甚至看他的样子,似乎还有了对策,单这份遇事处变不惊的本事,也是让小草对谢艾这个人刮目相看了不少!

而关于谢艾这个人,小草可以说对他是并不陌生的,倒不是她的记忆中还有关于历史上谢艾的记忆,而是因为谢艾作为一个少年人,竟然可以帮助祖逖夺下潼关,他的英雄事迹,早已不知道从什么渠道传遍了整个女营之中,那些个怀春的少女们,私下更是不断地说着关于他的悄悄话和各种传闻!

男营那边也是传得沸沸扬扬,就连秃发思复鞬知道后,也是一脸的羡慕和嫉妒,可想而知,谢艾的名字有多响亮了!

可是没想到是,就是这个“久负盛名”的谢艾在遇到了孙盛后,照样一上来就被孙盛几句话就说得几乎招架不住了!

正因如此,小草对孙盛的观感也从一个倔脾气,硬骨头的少年,一下子抬升了不少!

而且,这个孙盛能被徐忡看上,还让他这样年纪的小孩来帮忙管理一些事务,可见孙盛的身上也有着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小草有种感觉,而且是很强烈的感觉,这无难军之中是真的越来越藏龙卧虎了!(作者:小草,你也很厉害的,只不过你一直在逃避……)

而此时此刻,孙盛突然故意露出有些索然无趣的表情,不再去看谢艾一眼,转而继续忙起自己的事情,就好像已经忘记谢艾这个人的存在一般!

孙盛一边忙着自己的事一边回过头对着小草问道:“小草,是祖夫人命你来取你们女营的所需吗?”

“是的,孙小哥,一份是给普通的女营成员,一份是给独立出来的一部分人的,这里有祖夫人亲笔写的物资明细,孙小哥看下,没有问题的话,就请安排人帮我送过去吧”。

“嗯,你先把东西放下,我看下!嗯?又在女营之中独立出来一部分?”

“是,祖夫人还没有想好起什么名字,就只能先这样叫着,等确定好新的名字,再让祖逖祖将军过目一下,没什么问题的话,就可以正式单独立名目了!”

“小草,你们这样其实是不妥的,不过整个少年营都是草创的,倒也不好说什么,不过你应该跟你们家祖夫人说一下,我也会跟我家徐大人说一下,尽快把各种编制确定下来,不然今天一个新成立,明天一个特殊的,很不好!”

“孙小哥说的是,我会跟祖夫人说一下的”。

“嗯,你上面罗列的东西,很多都不够了,要是都给了你们,其他人会说话的,我得再跟徐大人说说,我们需要增加一些得到物资的渠道,不然就这么点库存够谁用?”孙盛一边皱着眉头一边思考着问题,好一会儿,有了主意才刷刷的动笔挥了几下,心满意足之后,才回过头看了一眼还在一旁的谢艾。

谢艾也正在观察小草和孙盛,他听到孙盛说的话里,这个邋里邋遢的小女孩竟然还是负责女营各项物资的人!?

谢艾有种感觉,自己今天真是遇到太多不可思议的事了,先是自己面前这个妖异的少年,现在又出现一个怎么看怎么都是那种可以直接无视的邋遢女孩,偏偏这个女孩还是和祖逖夫人关系很好的人,这无难军也过太奇怪了吧!

而且谢艾被孙盛这么一看,心中突然灵光一现有了主意!

谢艾对着孙盛大声说道:“孙盛,我祖上的事情真也好,假也好,就到此为止吧,反正你也说不清,更没有什么证据,不过我看你确实有些博闻强记的本事,这样吧,我们来比一比吧!”

孙盛一听到比一比,心中顿时又来了兴趣,他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谢艾的穿着,看他样子应该会点搏斗之术,自己要是跟他比武,那是必输无疑的,不过如果真的是想比武,他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君子怎么可以做这种匹夫干的事情呢?!

所以,孙盛一边想好了谢艾可能提出的这种要求,一边似有意似无意地对着谢艾笑道:“嘿嘿,比武吗?你不知道君子动口不动手吗?!”

“哈哈,孙盛,你还真是怕我揍你啊!放心,小爷我想到一个比脑子的好办法!怎么样,敢不敢来比比看!”

听到这里,孙盛的兴趣一下子就浓厚了起来,这个比脑子的事,最最有意思,无非是辩论和博弈,辩论讲究用史料来砸对方或者诡辩,岔开话题,引人入歧途等等方法,而这个博弈的话,则更精深了!

孙盛有些期待的看着谢艾,慢慢说道:“你想玩什么呢?!”

“嘿嘿,三辅小儿都会玩的一种游戏,六博棋!”(据文献资料记载:晋人许博昌创编了一套六博棋的游戏口诀,使得”三辅儿童皆颂之”,由此推断,六博棋的比赛规则应该较为简单,而关键之处则应该是在运算步数上做文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