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三百六十八章:泣血而降(八)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143 2016-06-01 00:09:45

  北宫纯诧异地看着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的靳准,心头顿时有些发笑,这种人,就是欠揍,不揍他的时候,什么都想不出来,一揍他立时就有了办法,真是够贱的!

“你有什么办法了?你突然武功大进,一拳把我打倒在地?让后把我捆了起来去见刘粲?你觉得我手中的长枪会答应你这种无理要求吗?而且,谁信……?”

“北宫,你好好想想,其实从一开始你就应该是跟我来的,可惜你一路用枪顶着我过来,他们都看见了,这招已经没用了……”

“我呸,你还敢怪我?!老子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是个骗子了,还怎么跟你过来?!快说,你有什么好办法了?你看看对面的弓箭手,他们可是一点也没有重视你的意思,要是你没有办法,倒不如在我死之前,先让你去死!”

“北……北宫,我确实有办法!”

“什么办法?快说?!”

“办法倒是有,只不过需要将军做一点牺牲……”

“什么牺牲?!”

“将军只需把全身衣物尽皆脱去,并且不带任何兵器,也不用威胁我,我想我家大王就不会阻拦你了!”

“哈哈!”

“怎么,将军怕了?将军难道是不怕死?将军不是要为自己的袍泽们求生吗?这点小牺牲有何不可?更何况,对面的都是男人,脱去衣物不过是证明自己没有携带任何对我家大王不利的兵器而已!”

北宫纯听着靳准的话,脸色顿时变得铁青起来,杀气也是快速袭涌而来!

靳准眼见北宫纯脸色不善,赶紧说道:“将军!只有如此啊!这一没有让将军剃发,二没有让将军剃眉,更没有让将军刮胡,涂面,只不过是脱去衣物以示清白而已啊!”

“哼哼,你说的没错,那你跟我一起脱光!”

“我?我就不用了吧?嘿嘿……”靳准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北宫纯再次撂倒在了地上,紧接着就是一阵的手忙脚乱和惨叫求饶之声……

此时,靳准仰卧在冰冷的地上,而北宫纯挺拔地站着,这样的一幕顿时让匈奴大营那边沸腾了起来!

“哈哈哈哈,陈师,你快看,这个靳准这算是**吗?哈哈哈,真没想到这小子还真的有些急智啊!”

陈元达看到这营外的一幕也是目瞪口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靳准竟然能想出这一手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哈哈哈,陈师,靳准做的不错,让人去通知他们,只要他们这样赤身螺体,就可以进我大营!”

“大王,这北宫纯即使没有兵器也不好惹啊!”

“他不敢,他敢独自过来,还这样宽衣解带,必然是有事求我了,既然他敢这么“坦诚相见”,孤王还有什么不敢的?哈哈哈!”

“是,来人啊,传大王口谕,放北宫纯和靳准进营!切记!不许任何人伤害这两个人!”

在得知刘粲的口谕后,北宫纯就站在靳准的身后,一只手抓着靳准的脖子,一路推着靳准行走,以防靳准临时生变。

就这样,这两个赤身露体的大男人,慢慢地走进了刘粲的大营,迎接他们的是众人奇异而炙热的目光,尤其是当他们的目光所及之处越来越往下的时候,靳准简直有发疯的冲动了!

相比之下,北宫纯反而显得很坦然,本身健硕的身材,在这样的环境下,更显得气势逼人!

毕竟一个敢单枪匹马戏弄整支匈奴大军的人物,无论他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来,都只会令人更加惊叹了!

尤其是像现在这样,所有的人的心中都依稀知道,北宫纯此来,是为了他的那些将士们的活路,更是令人不由肃然起敬!

而当那些匈奴将士们看到北宫纯的双眼时,更是一个个地下了头,不敢直视了!

因为北宫纯的眼角从踏入匈奴营门的那一刻起,不断地流出了鲜血!

河内王刘粲的大帐内

靳准跪在了地上,一眼不吭,头低的都直不起来,身体更是扭捏不已,生怕别人的目光盯着自己看。

而一旁的北宫纯却依旧赤身螺体地站立着,没有一丝要下跪的意思。

陈元达看着这样两个裸身以示清白的人,尤其对北宫纯来说,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他双目中依旧在流出的鲜血,诉说着他的不屈……

“来人啊,把靳大人带下去吧!”陈元达一边说一边看向了刘粲。

刘粲心中也被北宫纯泣血的样子震动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西凉的汉子竟然如此骄傲,为了自己的将士不仅可以不顾猛将的尊严,这泣血的样子,更是让人不由得佩服和尊重!

刘粲从身上解下了自己的披风,慢慢走到北宫纯的身边,把披风给北宫纯披了上去,但是人并没有走开,反而对着北宫纯的身体看了又看……

一番品头论足之后,刘粲感叹的说道:“将军果然威武啊!”

刘粲的话一出口就知道了不妥,但却已经收不回来了,这整个大帐内的气氛也顿时变得奇怪了起来……

北宫纯更是气愤地说道:“大王,若是想羞辱我北宫纯,唯死而已!”

“将军误会了,孤王不过是被将军身上触目惊心的伤疤所吸引,将军实乃真英雄啊!”

听到刘粲的话,北宫纯突然跪了下来,对着刘粲诚恳地说道:“请大王准许北宫自裁,但恳请大王放我麾下所有将士一条生路!”

刘粲听到北宫纯宁死不屈的话,心中不悦地问道:“将军不愿意归顺于我?”

“北宫纯在洛阳时就该死了,苟且偷生到今日也够了!只求大王能可怜我麾下这些兄弟,放他们一条生路,北宫愿意一死以谢大王!”

陈元达眼见刘粲的火气就快要上来了,赶紧说道:“北宫纯,我家大王念你是一员猛将,又念及你爱惜士卒之心,故才没有赐你一死,如若你依旧冥顽不灵,想以死来要挟我王,你和你的那些士卒都别想活!”

“不错,北宫纯,你要想清楚,你现在根本没有资格跟我刘粲讲条件,但是本王可以答应你,只要你肯归顺于我,并且为我所用,我可以发誓,一定善待你麾下所有的将士!”

北宫纯听到这里,知道自己求死之心已经无法实现了,心中突然又一种说不出的哀伤,他抬起头,闭上了眼睛,任由鲜血不断地从眼角流了下来……

“北宫……愿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