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三百六十六章:泣血而降(六)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182 2016-05-30 09:53:33

  靳准作为一个旁观者,看着北宫纯那种欲哭无泪,欲言又止,种种无法面对自己的那些袍泽时的痛苦行为,心情那是极好的!看人倒霉这种事本就十分有趣,更何况是看着那么多人在生死线上挣扎求生,更是令人兴奋异常!

靳准在木排上,小心翼翼的又向前小小地踏出了一步,耳朵也竖得直直的,就等着北宫纯说一些悲壮的话,最好那些个他的那些手下全部都跪下来,恳求他答应汉国的劝降,那场面一定非常的扣人心弦!

带着这样的目的,靳准竟然还稍微踮起了一点点脚跟,耳朵也竖得更直了,生怕错过一点点好戏。

靳准猜得没错,北宫纯在看着自己那些所剩不多的袍泽时,这种悲痛的心情是根本无法形容的……

尤其是他们一个个都望着自己的时候,那种无助,那种难以名状的压抑,更是令北宫纯的心像是被刀绞了一般的难受!

北宫纯不知道该怎么对自己的袍泽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他很清楚他根本无法把自己的这种担忧告诉他们,因为北宫纯心里很清楚,自己的担忧是真实的,也是一般军中在对待战俘时都会考虑的手段……

北宫纯真的觉得,这是第一次,第一次他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去面对这些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袍泽,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现在就投降?给自己这些人不切实际的希望?即使这种希望是那样的诱人,那样的强烈!

然后到最后,就像自己认为的那样,这些人都会一个个慢慢地被拆散,接着被杀死,被抛弃?到最后只有自己能活下来?

这绝不是北宫纯愿意看到的一幕!

正在北宫纯不知道到底该怎么面对自己的这些袍泽时,城外的靳准可有些不耐烦了,他等着看好戏可是等到现在了!

靳准在木排上不耐烦地大叫道:“北宫纯,你到底是降还是不降?你看看你面前的这些袍泽,他们可都是等着你一句话好活命呢!北宫纯,为了你一个人忠义,难道就要这样牺牲他们?北宫纯!你还犹豫什么?!只要你投降了,以你的本事,我家大王,定会重用你的!荣华富贵,指日可待啊!”

正当靳准越说越来劲,越说越兴奋的时候,北宫纯不知道是被刺激了还是怎么了,突然转过身,几步就跳到了城墙上,接着又是一个纵身一跃,整个人像大鹏展翅一般的往靳准的木排上跳了过去!

看到这突然生变的一幕,靳准顿时吓得目瞪口呆!

靳准惊恐地看着北宫纯就这样纵身跳到了自己所在的木排中间,并且没有三两下,就把自己身边的几个匈奴勇士,一一踢下了水(靳准因为自持是汉国使节,北宫纯所部又是些残兵败将,所以身边只带了五六个人……),而自己带的这些匈奴勇士偏偏都不会游水,才在水里扑棱了几下,就被水冲走,一会儿就没了影!

在剧烈的晃动中,靳准惊慌失措之下,脚下一个没有站稳,整个人立时仰面而倒!

正在靳准就要掉落水中之际,北宫纯一把就抓住了靳准胸口的衣服,并且稍一用力就把靳准整个人都举到了头顶!

“将军威武!快来看啊,我们家将军把汉国使节抓住了!”上官猛看到这一幕,第一个反应了过来,并且大声叫好,他也早已经被这个叫靳准的匈奴使节说的那些挑拨离间的话,气得火冒三丈了,现在北宫纯这出其不意的突然袭击实在是太解气了!

可是,上官猛没有注意到的是,他身后的其他人的脸色却瞬间都变得苍白了起来……

要知道在很多长安兵的眼里,这个匈奴汉国的使节,就是最后的救命稻草,更是唯一活下去的希望,现在自家主将这样擒住了这个叫靳准的使节,他们这些人还有活下去的可能吗?!

就在整个气氛变得有些异样的时候,北宫纯突然把靳准放了下来,并且一把扔到了木排上,然后又是一脚踏住了靳准,任他在自己脚下不断挣扎!

“北……北宫纯!你想干什么?我可是汉国的使节,是堂堂大汉国的使节!你不要你的袍泽们活下去了吗?我告诉你,现在只要你放了,跟我回去,我们一切还好谈,你要是杀了我,我家大王必定会为我报仇,血洗你们这座已经破烂不堪的零口城!我靳准发誓,我家大王一定会让你们死的很惨很惨,而且一个不留!”

“哈哈哈,靳准,照你这么说的话,你在刘粲面前还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那当然,除了陈元达之外,我靳准就是我大汉河内王刘粲麾下第一谋士,你害怕了吗?哈哈哈,害怕了赶快挪开你的臭脚,让本大人起来!”

“哼,我本来倒是没办法保我的这些众兄弟,你这么一说,我倒有几分把握了!”

“北……北宫纯,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赶快放了我!”

“大人不要惊慌,北宫纯一定跟你回去,只不过是我押送你回去!”

“北宫纯你好大的胆!”

“靳准,你给我说实话,如果我投降了,我这些兄弟都能活吗?!”

“哈哈哈,北宫纯!大王要的只是你一个人,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要其他任何人!你的这些袍泽关我什么事!?你现在若是马上放了本大人,我或许还能为你在大王面前美言几句,说不定我家大王会稍微放掉几个!”

此时此刻的靳准早已经把自己想卖点人情给北宫纯的心思抛到了九霄云外,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正是因为他的这些话,反而救了北宫纯的这些人!

“靳准!你好毒的心!”

“哈哈!北宫……”靳准的话还没有说完,胸口又被北宫纯一脚,顿时痛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北宫纯制服了靳准后,转过身对着城墙上的上官猛和众多袍泽大喊道:“兄弟们,你们都听到了吧,这些匈奴狗,没有一个安着好心,我现在就抓着这个匈奴狗,再闯一次匈奴大营,我要亲自去见见那个河内王刘粲,让他亲口答应放了大家!”

上官猛和城墙上的所有人在听到靳准的这些话后,都彻底震惊了,尤其是那些长安来的新兵,更是一个个愤怒地握起了拳头,眼睛里都像是要喷出火来!

差一点点,真的就差那么一点点,要不是靳准自己说出了实话,零口城就有可能哗变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