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三百六十二章:泣血而降(二)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065 2016-05-25 09:42:36

  李宝死了,死的时候,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就像是仍在紧紧地盯着北宫纯看一样,只是那只抓着白宫纯的手臂慢慢无力地滑了下来……

北宫纯怀抱着已经死去的李宝,感受着那生命逐渐消失地瞬间,心就像被撕裂一般的痛……

北宫纯突然有种错觉,就好像自己怀中的尸体并不是李宝,或者说,他觉得,李宝不应该就这么死了,他怎么可能因为一点伤就死了呢?!

北宫纯的眼睛通红通红的,整个人也是一动不动的,那神情是说不出的悲痛,说不尽的沧桑……

上官猛揪心地干嚎着,仰望着天空不断地干嚎着,不断地呼喊着李宝的名字!

可是,李宝早已经溘然长逝了……

“将军,我们要报仇,我们一定要为李宝和死去的所有的都报仇!”上官猛目光通红地看着北宫纯,咬牙切齿的说道:“李宝与我是生死弟兄,此仇不报,我枉为人啊!”

可是,上官猛的话并没有激起其他众人的共鸣,尤其是那些长安士卒,更是一个个沉默地低着头,没有一个响应……

原本的西凉老兄弟们倒是群情激奋地叫嚷着要为李宝报仇,可是他们自己也知道,根本没法去报仇,自己也很快面临和李宝一样的情况,甚至有可能死的更凄惨……

所有的人目光都开始看向了北宫纯,等待他的决定!

北宫纯也正在默默地注视着所有人目光,他心里很清楚,李宝的那句投降,其实是说出了众兄弟们的心声,即使自己西凉的老兄弟们还愿意去拼,也不过是徒增伤亡而已,更何况这批西凉的老兄弟也已经没死剩几个了……

北宫纯的眼睛依旧是通红通红的,他低下头看了一眼死不瞑目的李宝,轻轻地伸出手,在他的眼睛上一抹,并且轻声道:“兄弟,晚一点,哥哥就来陪你……”

北宫纯慢慢抬起头,缓缓地看了一眼周围的这些人,心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伤感……

这些人哪一个不是父母从小一点点拉扯大的?有谁会希望没有意义地去死呢?即使是英雄也不会做无谓的牺牲,更何况是拿众兄弟们的生命去送死,那自己还是人吗?!又怎么去面对这些人的父母妻儿?

难道只有白白牺牲,白白送命才是正确的?!才能得到那些不管百姓死活的门阀大族们的赞美?只为了他们?!自己的这些人就应该都去死吗?他们为什么不能有选择活下来等待时机的权利?!

而在另一处的匈奴新营地处,刘粲则正得意洋洋地看着高坡下面的洪水!

刘粲麾下众将更是不断的歌功颂德,直夸刘粲好计谋,这也更让刘粲得意非常。

就连一贯比较低调喜欢装神秘的陈元达也是有些得意,毕竟,这零口城被水一淹,也就不复什么战斗力了!

刘粲今天的心情很好,所以高兴地向陈元达问道:“陈师,这才多长时间,水竟然就如此之大?哈哈哈!”

“老臣认为,这是上天要助大王功成,所以才能如此顺利!”

“哈哈哈,陈师什么时候也会拍马屁了?哈哈哈,传我王命,凡是参加堵渭水之将士,皆重赏!”

听到刘粲的重赏,顿时让底下的将士们高声欢呼了起来!尤其是那些参与了建堤坝的人更是疯狂的叫喊了起来!

刘粲很满意这样的状况,这说明自己更受众人的爱戴了。

等到欢呼声稍小一点后,刘粲向陈元达问道:“陈师,你看这个北宫纯什么时候会投降?是不是要我们先派人去劝降?”

“大王,北宫纯也是可怜之人,颍川王刘郎来报,长安方向这么多天以来根本没有一兵一马前来救援,这北宫纯所带人马确实是弃卒无疑!”

“弃卒?!哈哈哈,即使是这样,他北宫纯还愿意死守孤城?!哼,这北宫纯倒是有些气节,着实是让我有些刮目相看!”

“为君舍命倒不见得,为了百姓拖住我们一些时日倒有可能,不过老臣觉得还有一种可能。”

“还有一种可能?!”

“我想北宫纯所部在这里能坚持这么久的唯一目的,或许是为南阳王司马模拖延时间,以便南阳王司马模可以有时间从别处求援借兵!”

“别处借兵?!嗯?他还有何处可以借兵?!”

“他的儿子司马保!”

“自己的父亲遇到危难应该不会不见死不救吧!”

“是啊,所以,我们确实被北宫纯耽误了不少时日!”

听到陈元达的这句话,刘粲之前的高兴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阴冷而暴躁的目光!

刘粲冷冷地看了一眼赵染和刘雅,二人立时觉得脖子上一冷,赶紧低下头不敢说话了。

不过,今天刘粲倒没有兴趣再计较这些过去的事了,反而向陈元达请教道:“陈师,如果南阳王司马模真的弄来了援兵可怎么办?!这父子同心,再振臂一呼,我们再想轻易拿下长安,就难了,现在已是冬季,本就不适合打持久战,真的冷的厉害了,对我们可是极其不利的啊!”

“大王,老臣觉得他们父子二人或许没有那么快可以团结一心,我们还有机会!”

“还有机会?!多大的机会?!”

“只要我们可以尽快速战速决,再派人直接奔袭长安,或许就有机会!”

“陈师愿意赌一把?”

“不错,老臣愿意赌一把,而且老臣觉得,此战必胜!”

刘粲听完陈元达的话,目光紧紧地盯着陈元达,久久不语。

陈元达见刘粲不开口,就继续说道:“老臣向大王推荐一员大将,若他能奔袭长安,则长安必克!”

“哦?颍川王刘郎?!”

“刘郎是大王之臂,不可轻易出击!”

“那是安西将军刘雅?”

“刘将军稳重而老成,正应在大王身边以供驱策,如此长途奔袭,不如交给更适合的人吧!”

“陈师的意思是?!”刘粲一边问一边把目光看向了王平和靳准!

王平一看到刘粲的目光,立时吓得不轻,整个人不自觉地看偷看了一眼陈元达!

陈元达也是有意无意地正巧看着王平,而且笑意融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