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三百六十章:水淹零口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660 2016-05-24 10:10:41

  公元311年九月十五日,傍晚!

“将军!将军!不好了,灵湖的水干了!”

“什么?!这怎么可能?!这么大的湖怎么可能说干就干?快!去查查,这城里还有没有本地的老乡?赶快去找个来问问!”

“诺!”

北宫纯的心里很焦急,这粮食没了还等撑几天,要是连水都没有了,还怎么撑下去?!

好一会儿后,还真找到了一位零口城的老人!

北宫纯看着这个已经老态龙钟的老人,就知道他一定是因为年纪太大没法上路逃难,才留在城内等死的,不然也肯定会跟着城里的其他人一起逃难去了!

北宫纯的心突然觉得沉甸甸的,他主动走到老家的近前搀扶道:“老人家,家中只有您一个人了吗?!“

“是啊,都走光了,逃难去了,老头子我跑不动了,也不想拖累孩子们,就在这个城里等死吧,反正我也不想离开自己的故乡!”

“哎,都是我们无能……”

“这怎么能怪你,看他们对你的态度,你是这支人马的主将吧?你是个好将军啊!那么多天了,我是看在眼里的,你带着这些个儿郎们,一直在坚守,我可没见过其他官军来我们这里做过什么好事,打家劫舍,奸因捋掠的事倒是干过不少,像你们这样,真的为老百姓拼上性命的,是头一个!”

“老人家……”

“哎,这帮门阀大族,高高在上的宗室老爷们平时倒是道貌岸然,一口一个仁义道德,现在都去哪了?我呸!要是他们肯全军出动,团结一心,誓死和匈奴人抗战到底,这匈奴人怎么敢这么嚣张?怎么敢毁我家园,怎么敢入我中原?!怎么敢践踏我关中大地?!”

北宫纯听着老人家句句铿锵的话,心里也是越发的难过了!

北宫纯看着越说越激动的老人家,不由地符合道:“老人家说的在理,可惜啊,可惜啊……”

听到北宫纯连续几句“可惜呀”,老人家这心中也是一阵阵的无奈,像自己这样草芥一样的**和自己眼前的这些残兵剩勇,除了发发牢骚还能做什么?!

“哎,都怪小老儿话多了,将军不必多虑,只是不知道将军把小老儿找来此处所为何事?!”

“确实有一件事,我想问问老人家您,这城里灵湖的水到了冬季就会干涸吗?!”

“怎么可能干涸?!我们灵湖的水那可是连着渭水的,一年四季都不会干涸,除非有人把渭水给堵了!”

这老人家的话简直就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北宫纯和上官猛等诸将士,一个个都不敢相信的看着对方,每个人的脸上都是茫然与震惊!

渭河水竟然被堵了!

这怎么可能?但偏偏这个答案是最接近真相的,而且从每个人脸上的表情看,大家都已经相信这个可能了!

北宫纯更是眉头紧皱,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上官猛更是脱口而出道:“将军!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匈奴人真的去堵了渭水?他们要干什么?!”

“如果匈奴人真的堵了渭水,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水攻了……”

“水攻?!哈哈,将军,你在开玩笑吧,匈奴人也懂得水攻!?水攻是什么?”

北宫纯也不知道该怎么和自己这帮兄弟们解释,自己虽然多多少少听过一点兵书,但是水攻的记载也少之又少,自己也不过是猜测,并不肯定,现在要跟上官猛和诸将士解释,倒是一下子有些说不清楚了……

“上官,水攻应该就是利用水势来攻击!”

“将军,不是上官愚笨,这用火我知道,用水怎么用?堵住渭水就能攻击了?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匈奴人里也有贤才,不要小看了他们,上官,现在还不能完全确定他们想干什么,如果真的水攻,那我们就真的完了!(北宫纯毕竟是纯武将,不是智将,冲锋陷阵可以,运筹帷幄是真难为他了)”

“将军,我现在就让伤员们都搬到高处去?”

“嗯,我们既然无法突围,也只能这样了,希望我们的猜想是错了!”

北宫纯抬起头看了眼就快变黑的天,然后对着老人家说道:“老人家,跟我们一起搬到高处吧!”

“好!我老头子就好好看看你们怎么杀匈奴的!”

夜晚,匈奴依旧没有来攻击!

深夜,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直到九月十六日的晚上,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

而此时此刻,零口城内的所有守军已经饿得头昏眼花起来了!

这些困守在零口的守军,已经足足一天一夜都没有吃一点东西,就连水也喝得差不多了!

“将军,我看我们也不用担心匈奴人来水攻了,这饿都要饿死渴死了,将士们不要说守城了,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是啊,上官,你不觉得奇怪吗?城外那些匈奴人就是围着我们不让我们走!”

“呵呵,难道他们知道我们没粮食没水了?!要是真的知道了,换了是我,我也再等几天,等我们这些人自己饿死渴死了再打,那样的话,根本不用费一兵一卒了!”

“你说的对,上官,你说我们这次是不是为南阳王司马模和长安百姓做贡献了?!”

“那绝对的,将军,我们拖了他们足足8天了!我们这支没多少兵没多少粮的人马,能拖那么久已经对得起他司马模的祖宗十八代了!”

“哈哈哈!那么多天了,我想南阳王司马模也应该从他儿子那边要到兵了,我们总算死得其所了!哈哈哈,为司马模而死!哈哈哈,我们是为长安和关中百姓而死,值了!”

“呵呵,将军,我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上官!”

“将军,你会不会也怕死?!”

“我啊?骑在马上,拿起兵器的时候脑子里什么都不想,可是如果一停下来,就会胡思乱想!”

“哈哈,还是怕死的!”

“哈哈哈!”

“啊!将军,你看,匈奴人撤了?!”

“撤了?!怎么可能?!”

确实,匈奴人开始撤退了,而且是大规模的撤退,他们后队变前队,全部往后撤了!

“快去问问各处的城门口的情况,看看都撤了没有!”

过了好一会儿,终于有人来回报:“启禀二位将军,各门的匈奴人,还有四周巡视的匈奴人都撤了”

上官猛一听此言,立刻大喜道:“将军,匈奴撤兵了!”

“再等等,万一是计呢?现在突围,他们随时可以发动攻击!”

“可是他们要是真的发动水攻呢?!”

“应该不会是今夜,这才多少时日?能积蓄多少水?我看匈奴是另有所图!”

“将军说的也是!”

“所以我们先不要急,看看再说!”

“好!”

“上官,我们走,去看看老李怎么样了!”

“好,将军!”

不一会儿,北宫纯等人就来到了老李养伤的地方!

此时的老李根本无法入睡,浑身的伤口都在发痛,甚至不少伤口因为没有药材治疗,已经开始发脓,但是老李可是一个硬骨头,他绝不会发出一点吃痛的声音让别人笑话,但越是这样,这其中的苦痛就更难熬了!

“老李!不要动!”

“是啊,老李,伤城这样了还那么死要面子活受罪!”

老李一看是北宫纯和上官猛来了,心里是真的很高兴,可是嘴巴里却偏偏不愿意说出来!

北宫纯来到老李的身边,一摸老李的额头,顿时眉头紧锁道:“怎么那么烫?!老李你怎么不告诉我们!”

“妈的,老子额头那么烫你到现在才摸出来?!你好意思怪我?你们在上边打匈奴,我可不要再给你们添麻烦!这都断粮很长时间了,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真的没办法了,哎……”

“该死的司马模,我干他祖宗!纯心让我们都来送死,我日他先人!”

就在此时,外面突然噪杂了起来:“不好了!不好了,发大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