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三百五十八章:困守零口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162 2016-05-20 06:40:55

  刘郎一听有人叫他黄口小儿,心中已然动怒,只不过对方是威名正甚的北宫纯,刘郎倒也是强行压住了脾气,冷笑道:“老儿,你就是北宫纯?”

“怎么?连自家爷爷都不认识了?”(其实北宫纯年纪不算大,也有30出头,但是长的老气,一脸的沧桑……)

“哼,听说你昨天很是英雄,敢不敢出城与我对战?!”

“单挑?有意思,不出来!”

“哈哈哈,北宫纯竟然怕了小爷我?!”

“我是怕你妈妈看见你的尸首伤心流泪!”

“放你妈的狗屁!北宫纯,昨夜本王没有赶来,不然你要是遇到本王,哪里能容得你如此嚣张?!”

“呵呵,你的意思,如果你昨晚在,我就被你抓住了?!”

“怎么,你怕了?来来来,出城来跟本王一战!”

北宫纯听到这样的话,也不生气,直接从身旁的弓箭手处取过一把弓箭和一代箭囊,顺手就拉开弓箭,对准刘郎的头顶就是一箭!

刘郎一见北宫纯拉弓射箭,立知不妙,也怪自己确实太过靠前,这么短的距离,几乎就是任人宰割,只是,刘郎现在才意识到这个问题也晚了!

北宫纯这一箭正中刘郎的发冠中间,而且还是在刘郎有意避开的前提下,顺着他躲避的位置而射,如何不让刘郎吓出一身冷汗?!

这个北宫纯竟然能算出自己躲避的方向?!而且看他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刘郎立时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

只不过刘郎明知是羞辱也是无可奈何,这一箭不仅势大力沉,而且还直接把自己从马上射了下来,这等威势,自己根本不是对手!

零口守军一看敌军主帅落马,顿时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而匈奴这边一见主帅落马,赶紧一群人冲了过来围在了刘郎的周围,严防再有弓箭射来!

刘郎迅速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脸色却十分的苍白,之前耻高气扬的气势也没有了,并且顺从的让周围的勇士把自己安全的带离了这里……

北宫纯看着刘郎狼狈而去的样子,心里有些发笑,却也没有再发一箭,甚至挥手阻止了其他人想射箭的冲动!

因为再北宫纯看来,现在就杀了这个匈奴的小王子,除了会更加激起匈奴的仇恨之外,并没有任何实际的意义,而且真的那样的话,兄弟们只会死的更惨,或许连最后生存的希望都没有了……

北宫纯或许自己都还没有意识到,他现在的想法已经和一开始不同了,一开始的时候他还想据守零口和匈奴人死战到底,可是经过昨夜的那场自杀袭击,北宫纯的心里已经不能再忍受这样无谓的牺牲了!

而就在此时,刘郎也被带回了本阵之中,刚才的心有余悸也着实让他知道了北宫纯的厉害,但是少年人总归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这一箭之仇,他总归要想办法报回来!

“传本王将令,给我自由射击,任何人只要看到城墙上有人活动就可以射击!”

刘郎的命令一下,匈奴大军就开始了自由射击,面对这样的庞大的自由射击,零口城上的守军顿时伤亡惨重了起来!

“都给我蹲下,不要站起来,不要回击!”北宫纯看到这种情况后立即大叫了起来,可是这一阵敌军的乱射确实打得自家的弓箭手慌乱不堪,尤其是这3000长安来的弓箭手,他们哪里知道匈奴骑射手的厉害,之前几天的那种不痛不痒的攻击,明摆着是人家根本就不想打,而现在,是真的开战了!

刘郎看到零口城墙上不断倒地身亡甚至掉下城墙的守军,心里才稍稍平衡了一点,不过,刘郎也没有要长时间攻击的心思,毕竟他接到的命令可不是攻城,而且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大哥刘粲千叮咛万嘱咐不可伤了北宫纯,自己这么一阵乱射,真的弄死了北宫纯可不好,那样的话实在有些对不起自己大哥对自己的信任了!

不过,刘郎觉得即使真的不小心射杀了北宫纯,也只能怪北宫纯自己命不好了,而且他也相信自己的大哥也不会真为了一个晋人处罚自己的,自己只要不是针对他北宫纯一个人也就是了,其他刀剑无眼的事,与他何关?

想到这里,刘郎顿时觉得有些泄气,抬头看了看天色也实在还早,自己真就要在这里待上一整天?

“那个谁,你知道这里附近有什么野味吗?”

刘郎的一个亲兵听到自己的大王这么一说,立即识趣的说道:“大王,这里不远处确实有片林子!”

“那好,让兄弟们在这里守着,记住,不许攻城,嗯……不许射北宫纯!”

“是是是,小的现在就去传达命令!”

就这样,刘粲留下了三万大军团团围住了零口城,自己却乐得逍遥的去打猎解闷了!

而被困在零口城的北宫纯也只能无奈的待在城内,根本出不去了。

而且经过刚才的那一阵箭雨,北宫纯粗略的数过,这匈奴万箭齐发之下,竟然又有几百士卒牺牲了……

“上官猛在哪?!”

“将军,我在这里?!”

北宫纯听到上官猛的回应,立即循着声音,低着身子来到了上官猛的旁边,神情严肃地说道:“南阳王司马模给我的这些人都是新兵,根本没怎么打过仗,再这样下去,只能是无谓牺牲!”

“可是我们现在想走也走不了了,零口城已经被团团围住了,其他城门口也已经来报,都是匈奴的骑兵,即使我们冲出城门,面对这么多的骑兵追杀,也只能是死的更多啊,将军!”

“哎,我原想和匈奴决一死战,尽量多杀他们一些人,也算是够本了,谁能想到竟然输的这么惨!上官,我们真的一点粮食都没有了?!”

“没有了,一点都没有了,我们已经断粮了!”

“呵呵,南阳王司马模做的好算计,上官,我们已经无路可退了!”

“将军,我等誓于将军共生死!”

北宫纯听到这里,心里是说不出的伤感,他伸出手用力拍了拍上官猛还未受伤的那个肩膀,诚恳地说道:“放心,我绝不会让你们白白牺牲,现在我们能守一日就守一日,等到真的守不住了,我一定会想办法救大家的!”

“将军,您说的这是什么话?难道我们这里还有贪生怕死之徒吗?那些个新兵我不知道,我们西凉的老兄弟们可没有一个是怕死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