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三百五十六章:兄弟阋墙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336 2016-05-16 10:01:07

  听到刘粲的点将,众人顿时一个个都争先恐后了起来,毕竟这种差事没什么难度,还能在刘粲面前留个好印象,谁不愿意?

就连刚才被刘粲斥责,退到人群里的刘雅也再次站了出来请命:“大王,请交给我吧!”

刘粲听到刘雅的话,心中倒生出了几分欣赏,这个刘雅虽然狡猾了点,指挥能力差了点,可是这股子匈奴男儿的血性倒还是有的!

刘粲终于对刘雅露出了笑容,点头道:“好,刘雅你知耻而后勇,是个将才,堵渭水这种粗活你就不要去了!”

“大王,为什么不让我去?我刘雅愿意将功折罪!”

“刘雅,你误会了,孤有更重要的事要你办!”

刘雅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刘粲,他突然觉得自己面前的刘粲变得让他有些看不透了……

“刘雅听令!”

“末将在!”

“孤命你全权负责本营防守和新营那边的防守,靳准所部也由你监工,务必顾好两边的安全,还有各部转移的顺序也由你负责!”

听到刘粲的话,刘雅的心里不仅乐开了花,甚至产生了一点点的感激,毕竟之前刘粲是当着所有人羞辱自己的,现在不仅没有罚没他的人马,还增加了他的权限,这不是恩威并施又是什么?!

陈元达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刘粲今天倒地是怎么了,怎么突然一下子变得如此英明果断了?这才打压了刘雅,马上又再次起用刘雅,而且还是更大的重任,这帝王之术的运用,竟然如此恰到好处?!

刘雅可没陈元达想的那么多,他只是觉得内心激动无比,在听到新的任命后,就跪倒在地,拜谢了刘粲对他的重用!

等刘雅再次站起来,目光中更是一扫之前防守不利的阴影,再次变成了一个英武不凡的大将!

刘雅没有丝毫的怠慢,立即转身带着自己麾下的部将们离开了刘粲的大帐,而在他离开的那一刻,他的目光对着帐内的众人,尤其是之前对他幸灾乐祸看好戏的那些人,狠狠地瞪了一眼!

那些之前幸灾乐祸之人看到刘雅的这种像要吃人一般凶恶的眼神,一个个也都变得噤若寒蝉了起来,这一切实在是来的太突然,也太过戏剧性了,谁能想到前一刻还被主帅羞辱的人,在下一刻竟然还被更加重用了?!这一切的一切也实在太过不真实了吧……

等到刘粲离开后,刘粲的目光看向了陈元达,询问道:“陈师,可有人选推荐?!”

“老臣这里确实有一个人选!”

“哦?!”

“督守粮草的颍川王刘郎!”

“呵呵,颍川王刘郎?我的那个小弟弟?”

“不错,正是颍川王刘郎,大王可以重用!”

刘粲听到后,脸上稍稍有一些不自然,自己的这个兄弟虽然对自己很恭顺也很听话,可是他也是自己未来皇位的潜在竞争者,陈师让自己用他们两个,到底是何用意?

刘粲看了看下首的众人,心中立时有了决断:“传我口谕,命他速速前往赵染那边,一起督造堤坝,若是能提前完成,重重有赏!”

“大王英明!老臣这就去安排!”

“等等,陈师!”

“是,大王还有何吩咐?!”

刘粲对着陈元达点了点头,表示确实有事,然后对着其他众人道:“你们都退下吧,各安其职!”

众人听到刘粲命令,立即陆续离去了。

等到众人也全部离开后,整个大帐内只剩下刘粲和陈元达二人了!

“陈师,孤不明白,为何陈师要启用孤这个弟弟!”

“士光,刘郎虽不是你的同母弟弟,但是确实你众兄弟中最听你话的,从小也是和你一起读书写字的,也是你在众兄弟中唯一可以倚重的力量!这次皇上把他派来,可不是让他来监视你的!”

“父皇的意思是?”

“刘郎不识诗书,只会舞刀弄剑,是个十足的匹夫,头脑也不甚灵活,这点从小你也知道,这样的人完全可以成为你的臂助!至于汉皇的意思,也是明显不过,希望你们兄弟同心,也希望刘郎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陈师,郎弟确实勇猛,但这也是孤一直防备之处,你也知道,我大汉最重武勇与军功……”

“士光,你多虑了,你不要忘了,现在驻守京师平阳的河间王刘易和彭城王刘翼,他们也是你的兄弟,却和你势成水火,更重要的是,他们还把持着宫中的禁军,若是他们二人联手,士光你该怎么办?!”

“我……”

“靠那个刘雅?!”

“刘雅确实过于狡猾了……”

“士光,光靠自己,势必孤立无援,善待刘郎也可以让你父皇知道你对兄弟的友爱,更可以加强宗室之间的联系”。

“陈师所言,孤要好好想想!”

“士光,你今天也确实让我刮目相看了,这样很好!”

“陈师过奖了,人不进则退……”

“士光,你既然懂这个道理,就要学会用人,我遍观吾皇诸子,能和你竞争的可不止河间王和彭城王二人,其他诸子都是以武为本,而且都对呼延氏家族不太友善!”

“陈师说的,孤都知道……”

“刘郎这孩子还小,武勇却是最好的,而且他跟你最亲近!他的生母也是呼延家的旁支,所以大王完全可以重用!”

“陈师所言甚是,孤不再疑虑了!”

“那老臣就此告辞,现在就去安排各项事宜了!”

“好的,陈师慢走!”

送走了陈元达,刘粲才深深吐出一口气,他觉得有点累,尤其是想起北宫纯的那一箭,心中更是充满着无尽的恐惧!

刘粲不断地深呼吸,好让自己慢慢平静下来,却也有些为自己的胆小而暗自自嘲,尤其是看到自己头冠上的那支箭,刘粲更是不怒反笑道:“谢谢你啊,北宫纯,要是没有你这一箭,我刘粲怎么可能清醒过来?!”

与此同时,零口城的北宫纯还一直守在城墙上,不肯下去!

“将军,您下去休息一下吧,您今天实在太累了,这里就交给我上官猛吧!”

“上官,你去休息吧,今夜我来值夜,你受伤了,多休息,或者你去看着老李,他要是醒了你就来告诉我!”

“哎,老李这次伤的太重了!”

“不要紧的,他当年腿伤成那样还不是挺过来了?这次也可以的,这小子命硬着呢!”

“我也希望是这样,将军,您说这匈奴今夜还回来吗?”

“我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来……”

“将军,不管他们来不来,我们这些人都不会再撤了!”

北宫纯听到这句话,心里又是一痛,看来过去离开洛阳的时候,不仅是自己心里过不去,自己的这些老兄弟们也是一直耿耿于怀,是啊,洛阳就是因为自己这些人而加速了陷落!

想到这里,北宫纯的眼神变得有些暗淡,他看着远方的天空,用着像是自言自语的口气说道“上官,如果可以活命,你还愿意活下去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