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三百五十三章:活捉北宫纯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29 2016-05-11 10:33:51

  北宫纯抬头看了眼被火把照亮了的夜空,深深地吸了一口寒气,眼神忽然一冷,提起枪,对着叫着要杀自己的那几个人之一冲了过去!

那人没想到北宫纯竟然还敢往人堆里冲,一个没留神就被北宫纯一枪刺下了马!

而这一切的发生,几乎就在电光火石之间!

北宫纯快速地弯下腰顺走了那个匈奴身上的弓箭,又一个顺手把箭囊往自己身后一背,一个纵马就拉开了与其他匈奴铁骑的距离!

但北宫纯并没有因此直接向零口城撤离,反而就绕着人群,开始不间断地射出冷箭,并且引领着匈奴骑兵一路追杀他!

北宫纯一会俯下头,一会一个侧身,不断躲避着匈奴从各方射来的箭矢,但就是在这样险之又险的境地下,他仍然能够不时地回射一两箭,并且箭无虚发!

北宫纯就这样带着这群匈奴兵紧紧地围着自己,他要为兄弟们撤离争取一点时间,可是偏偏这个时候,北宫纯的坐骑再也经受不住这样来回的转圈和急停打弯,一个踉跄,跌跪在地上!

战马的跌倒,一下子就把马背上的北宫纯甩了出去!

北宫纯在空中一个腰部用力,硬是翻转了身体,一着地就是几个翻滚借以卸力!

而就在北宫纯跌落下马的时候,那些紧随其后的匈奴铁骑已经有几骑冲到近前,对着北宫纯的背心就是一马刀!

北宫纯隐隐地感觉到了来自背后的偷袭,更是连续几个翻滚,避开了砍过来的马刀,并且快速地猫着腰站立了起来!

可是人才站起来,又有一把马刀对着他的头,劈砍了过来!

北宫纯又是险又险地避了开来,北宫纯撇了一眼身后又在赶来的十几骑匈奴,还有从各处围上来的大量匈奴铁骑,他没有犹豫,一个翻身跃马就跳上了一个从他身边急速穿过的匈奴坐骑上!

北宫纯一击重拳就把坐骑上的匈奴人打下了马,然后双脚一紧马腹,双手一抖缰绳,冲着匈奴的大营飞驰而去!

这一下,所有的匈奴铁骑都傻眼了,自家的大门口可还有几万人堵着呢!他北宫纯这是真不要命了!?

而站在高台上的刘粲和陈元达看到这一幕,也是震惊无比!

刘粲更是脱口而道:“他北宫纯这是疯了?单凭他一个人还想冲入我大汉军营?!”

陈元达的面色也变得有些凝重,一言不发地注视着北宫纯一起绝尘的朝自己和刘粲方位冲来!

陈元达心中一跳:不好!他是什么时候注意到这里的?

“来人,传殿下口谕,凡是能阻挡并且拿下北宫纯者,赏一万金,封万夫长!必须要活捉!”

刘粲的口谕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军营,匈奴大军似乎全部沸腾了!

“冲啊,活捉北宫纯,赏金一万!”

“快!都给我上啊,殿下说了,不仅赏钱还赏万夫长!”

一时间,活捉北宫纯的呼声响彻了天空,那些正在追杀北宫纯的匈奴铁骑听到这些,更是卯足了劲,拼命地追赶北宫纯!

只可惜,他们离北宫纯的距离,始终都差了那么一点点!

北宫纯一边快速地策着马,一边尽量把身体压低,整个人都俯身在马背上来减少风的阻力,幸好,匈奴的那句活捉,让他免去了对乱箭难防的担忧,不过,下一步真的是要去冲击匈奴大营吗?

当然不是!

北宫纯之前就注意到了那个比匈奴军营中瞭望台还要高许多的高台,而那个高台上也一直是灯火通明!

为什么要建高台?能上高台的人能是谁?不是指挥这次战役的人就是匈奴的重要人物,甚至很有可能就是河内汪刘粲!

想到这里,北宫纯更是憋足了劲,拼命往高台的方向疾驰而去!

这个时候,刘粲看到北宫纯依旧玩命地往自己的方向冲来,心中不无鄙夷的对着陈元达说道:“陈师,北宫纯实在可笑,这鄙夫就是鄙夫,我这边外围都是围栏,他一人一骑还能飞跃过来?!”

“不错,即使他跃入营内,我方士卒也会马上围住他,这几乎就是自己送死,何况他也不可能跃进来!”

“陈师之前几番言说此人如何重要,我看,确实是言重了,如此莽夫,不必再关注了!”

“是……”陈元达虽然口头这么回应了刘粲,可是心里还是有疑问,这个北宫纯难道真的那么傻?还是说他只是为了吸引兵力追赶他?那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再这样拼命下去,且不是毫无意义?如此蠢人,确实是不必再费心了!

正在此时,北宫纯已经离匈奴大营没有多少距离了,按照北宫纯的估算,等到他接近大营的边上,再从那里到那个高台,他自己目测下来,大约有200米的距离(请原谅我为了方便大家就直接使用现代长度单位了),而自己手上的这把匈奴弓能射多远,北宫纯心里并没有太多的底,而一般的弓,射程至多也就100多米,是否仍要一试?

北宫纯的心中早已有了决定!

就在众人以为北宫纯就要无知的撞上营边竖起的木桩围栏之时,北宫纯却突然勒停了马步,并且从俯身状态中突然抬起了身体,而和他一起抬起来的,还有北宫纯手中的弓箭!(匈奴弓箭其实是继承了斯基泰人的弓箭,而这种合成弓,长大约80厘米左右,用马鬃或者动物的肌腱做成弓弦,发射的箭通过弦的张力和弓身的弹力双重加速,以至斯基泰弓的射程远达400步,一步大约是1。3米,个人觉得400米难度太大,有效杀伤距离最多60-80米,能射到200左右已经不错,当然遇到臂力极大的另当别论!)

北宫纯(他绝对属于臂力极大的)拿起弓箭,用尽全力,把一张匈奴弓拉的满满的(据说这种弓一般人只能拉到50公分左右),整个弓身都开始发出“咯嘣咯嘣”的声响,弓弦更是到了随时会崩断的地步!

“嗖”!箭矢疾射而出,北宫纯的眼神冰冷的往高台那边看了一眼!

不过,北宫纯并没有这里逗留多久,射完箭就直接拍马往边上绕道回城了!

而匈奴铁骑自然继续不依不饶的继续追赶着,他北宫纯可是他们得到“一万金和万夫长”的巨额奖品!

而此时此刻,刘粲的脸上却再也生不出一丝的鄙视了,因为北宫纯的那一箭正牢牢地射在自己的头冠上!

刘粲的头上,冷汗直流,身体都有些发软,幸好有陈元达一把扶住,不然真的直接一屁股坐倒了!

刘粲有些牙齿发抖地说道:“北……宫……纯……孤……定要活剐了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