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三百五十一章:北宫夜袭(二)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103 2016-05-09 10:17:53

  且不说北宫纯正在安排人马准备夜袭,这零口城外的匈奴大军也同样显得忙碌异常!

靳准按照陈元达的命令,在离现在大营的后面,大约二里开外的地方,开始了挖土建造土墙和在土墙前面挖沟渠的工程,这里不仅地势比较高,而且也离灵湖水道比较远!

按照计划,这里将是新的大军营地!

而与此同时,陈元达还命令刘雅在大营门口调驻了比平时多三倍的兵力,并且还安排了大量的巡逻人马,不断地巡视着整个大营!

看这个阵势,陈元达明显是为了防备来自零口城方向的夜袭!

靳准对于修建土墙倒是没有什么异议,毕竟赵染的人马已经连夜前往上游去堵渭水了,自家营地迁移去高地也是必须的,只不过靳准并不相信对面零口城的人会来冲击大营,因为自己军队这么明显的活动,他们站在城墙上,几乎看的一清二楚!

除非北宫纯他们疯了,否则怎么可能明知道汉国加强了戒备还来攻击?!

所以,靳准对陈元达的小心谨慎十分不以为意!不过,他还是按照命令很认真地做着事,他可不想因为这种建土墙的小事,被陈元达诟病!

四个时辰后,也就是公元311年九月十五日的凌晨1点左右

零口城城门完全打开了!

北宫纯带着所有的骑兵飞奔出城了!

他们马不停蹄的直接向匈奴大营的正门冲杀而去,好像匈奴大营的守备都是虚设一般!

匈奴大营内瞭望台的守卫发现对面零口城的异动,立即吹响了用于警报的号角!

听到号角声的匈奴大军没有显出一丝一毫的慌乱,枕戈待旦的他们立即从自己的帐篷中跑了出来,然后向自己各个集中点跑去。

一旦到达集中点,就会有早就在那边待命的将领把他们组织起来,再一队队,一群群,有秩序的向受攻击点进行支援。

而受灾匈奴大营门口的匈奴大军早就严阵以待了!

大营门口还被摆放了大量的鹿角等障碍物,就等着北宫纯来送死了!

北宫纯策着马,飞快地奔驰着,他心里很清楚,前方的匈奴已经有所准备,但是现在的他也已经完全无所畏惧了,他求的,只是战死!

不过,北宫纯还是心存了一点侥幸,他觉得即使匈奴有所防备,也不可能全军待命,只要自己的人马可以冲破营门口的阻碍,一路直插匈奴的帅帐,只要敌方主帅一逃跑,别看他们人多,一样溃败!

可惜,这些只是北宫纯自己美好的臆测!而现实终归是残酷无比的!

匈奴大营门口的刘雅,爬上了最近的瞭望台,他默默地注视着前方越来越近的敌军,一言不发,直到刘雅认为敌军已经到达攻击范围后,他才向传令兵命令道:“弓箭手!”

弓箭手们听到命令后,立即拉开了弓!

“点火!”

弓箭手们弯下腰,用拉开的弓箭,在事先点好的火把上点燃了火箭!

“准备”

弓箭手们挺起胸膛,弯弓瞄准了敌军那边的天际!

“放箭!”

“嗖嗖嗖!”无数的利箭瞬间射向了天空,就像是火云遮住了天空一般,排山倒海般地射向了北宫纯的人马!

北宫纯听到了大量弓箭划破天际的低沉嘶吼,立即两腿夹紧了马腹,拼命加快了向前冲刺的速度!

北宫纯身后的人见北宫纯加快的速度,也纷纷跟着他一起加快了速度,迎着箭雨继续向匈奴的大营冲杀而去!

而那些跑的慢的,或者犹豫了一下的人,瞬间就被利箭穿过了身体,甚至有的还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叫,就永远地失去了生命!

北宫纯麾下的这些骑兵,大部分都是都没有经历过这样阵仗的,仅仅一轮的攻击,就让他们损失十分惨重!

而这个时候,匈奴的援兵已经一批批的到达了,上万的弓箭手再次对着北宫纯的方向射出了一轮箭雨!

冲到一半的北宫纯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决不能有丝毫的犹豫,必须坚决的继续往前冲,只要能冲散他们就可以了!

所以,北宫纯带领着余下的骑兵继续拼命的往前冲杀!

而无数的箭雨也继续收割着北宫纯人马的生命,足足2000人马的骑兵,在快冲到营门的时候,竟然只剩下了1000多人!

而正在这个时候,刘雅又命令道:“弓箭手后撤,步兵向前,骑兵向两侧迂回出营,准备迎敌!”

北宫纯看着前方不远处的匈奴,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如此调兵遣将,心中怎么能不震撼,他突然有一种明悟:自己决不能再往前冲了,自己之前的判断完全错误了!

想到这里,北宫纯的双腿再次加紧了马腹,双手用力一拽马鬃,硬是在急速跑动中让战马向大营的左侧奔去,并且一边奔一边拉转着马头,开始向后撤退了!

众将没有搞懂北宫纯的意思,但是他们依旧紧紧地跟随着北宫纯的战马调转了方向!

“不好!敌军要撤了,弓箭手!弓箭手!给我上,往远一点的地方给我射!步兵不要挡道,向两边移动!”

可惜,北宫纯这突然的变动,令早已准备守株待兔的刘雅楞了一下,以致指挥的时候出现了弓箭手和步兵的拥堵,一时间,竟然混乱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的刘雅也是急中生智,赶紧对着传令兵命令道:“快,敲锣,让刚才出营的骑兵们给我追击北宫纯,勿必把他们全部消灭掉!”

“是!”

“是你妈啊,赶快给我敲锣,我现在就下去指挥那些笨死的步兵和弓箭手!”

这次传令兵学乖了,一边敲起了了锣,一边应道:“是!将军!”

正在急速逃跑的北宫纯并没有注意到匈奴自己乱了阵脚,不过即使他发现了也没有办法了,那么多人堵门口,他即使再次返身杀回去,也没有通道让他行走,更没有办法让他在袭营之后再顺利撤退了。

而且,北宫纯还要面对迅速赶上来的匈奴骑兵!

匈奴骑兵不愧是久战沙场的精锐,他们一边追杀北宫纯一边还不断射出弓箭,一时间,北宫纯的人马又是损失惨重!

北宫纯回过头看了一眼惨叫声传来的方向,眉头一紧,竟然再次返身迎着匈奴铁骑杀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