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三百五十二章:北宫夜袭(三)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417 2016-05-10 10:04:21

  刘粲和陈元达二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营中一处安全的高台之上,这座高台离营门口的瞭望台不远,太高度更高,视线更好,此时,他们二人正眺望着远处的战况,谈笑风生!

“哈哈哈,陈师果然神机妙算啊!”

“呵呵呵,我也没想到这个北宫纯竟然会如此鲁莽,看来零口城内的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糟糕!”

“陈师的意思,他北宫纯是不得已而为之?”

陈元达听到刘粲的话,心中对自己这个学生是更加满意了,刘粲这个人确实天资聪颖,很多话一点就透,只可惜他到底沾染了不少恶习,不过不要紧,只要自己多在他身边,杜绝那些不好的小人,假以时日,自己一定可以让刘粲这个孩子更加出色!

想到这里,陈元达微笑着点头道:“殿下,如果我估算不错,北宫纯如此这般飞蛾扑火,我想是其城内粮草快空了,或者已经吃完了……”

“ 什么?这怎么可能?南阳王司马模派北宫纯是来阻挡我们前进的吧?这就给他们这么点人,这么点粮草,是让他们来送死吗?”

“看样子,的确是让他们来送死的!”

“哦?这些晋人还真是匪夷所思!那这么说来,长安那边也已经十分空虚了?”

“殿下英明,照今日所见,长安必定已经十分空虚了,只要此地一破,我们便可以派遣一员大将直接奔袭长安,而我们则可以慢慢紧随其后,并且一路走一路敲锣打鼓让路过之地都知道我们的到来,造成敌方军心民心上的极大恐慌,这样一来,长安必定指日可破!”

“哈哈,陈师!既然如此我们也没必要让赵染去堵渭河了,直接全军攻击零口不就行了?孤已经迫不及待的想拿下长安了!在这边多等一日都令孤烦躁不已!”

“还请殿下稍安勿躁,长安既然已是囊中之物,也就不必过于挂心,反而这北宫纯,在老夫看来,或许比得到长安更重要……”

“陈师言过其实了吧?北宫纯不过是一介武夫而已,我大汉国的勇士比比皆是,还缺这样一个匹夫?虽然他击败过我的父亲和汉国多位大将,但是,究其原因,也是因为那时他有晋国的东海王司马越支持,所以,真正战胜我父皇的其实是东海王司马越和他手下的谋士刘舆!”

听到刘粲的话,陈元达确实觉得很惊奇,自己的这个学生实在很有见识,能想到这点的,整个汉国也没有几个!

光凭这一点,陈元达在心中,更加坚定了自己辅助刘粲的决心!

“殿下见识非凡,可惜刘舆刘庆孙和东海王司马越都已经身死,不然真希望很想和他们交一下手,看看到底谁胜谁负!”

“陈师所言甚是,你看看那个石勒,只是抓了个死掉的东海王就那么得意了,真是恬不知耻!”

“呵呵,石勒这个人很会选择!对了!殿下,老臣听到可靠消息,现在石勒和王弥的大军可是靠的很近啊!”

“你是说他们所处的位置还是关系?!”

“自然是位置离得很近!”

“陈师的意思是?”

“这二人都是表面依附于我汉国之人,但实际上都是阳奉阴违的小人,早晚必生祸乱!”

“我祖父(刘渊)收下他们的时候,他们还籍籍无名,我汉国对他们又大恩,我想他们还不敢做谋逆之事吧!”

“现在自然不会,只要我们汉国继续蒸蒸日上自然不会,但如果皇位被平阳的那个刘乂继承,就难说了!”

“哼,那个氐族贱人生的儿子,凭什么继承我大汉的皇位?!那个贱妇还不守妇道,和我父皇……哼,幸好死得早!”

“呼延皇后(刘粲生母)今日来信,说是让殿下务必在拿下关中的时候,多一点战绩!”

“哦?母后来信了?!”

“是,皇后娘娘一直在为殿下谋划,如果这次殿下在关中可以多一点收获,皇后娘娘也可以在吾皇面前多美言几句!”

“所以陈师才希望能收服这个北宫纯?!”

“殿下!快看那里,似乎北宫纯单枪匹马杀回来了!”

刘粲有些不可思议的顺着陈元达所示的位置看了过去!

而此时,战场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依旧是汉国的铁骑在不断追杀那些零口的晋国骑兵,依旧是汉国的箭雨在收割着晋人的生命,零口人马不断溃逃,但凡落单的人更是毫无生还的可能,甚至这些零口的人马还因为过于密集的一起逃跑,发生了互相之间的冲撞!

战马在不断地惊嘶,它们的双眼因为惊恐瞪得圆圆的,有的甚至人立而起,一脚踏死了倒地的人,战况惨不忍睹!

而就在这样危急的时刻,一个人,单枪匹马的从最外围的地方返身杀了回来,哪里的敌人最多,他就往哪里冲杀过去!

北宫纯一路厮杀一路焦急地解救着着自己的人马,并且不断地搜寻着自己的老兄弟们!

终于,他在一个战况最激烈的地方看到了上官猛和李宝两个人的身影!

北宫纯手持长枪(《三国演义》里说马超和马岱用长枪,所以我想西凉一带应该以长枪为主),往马臀上用力一拍,朝着上官猛等人疾驰而去!

而此时,上官猛和李宝二人已经被匈奴铁骑团团围住了,本来上官猛自己可以跑开,可是为了救李宝,也深陷于此!

上官猛又砍死了一个冲上前来的匈奴骑兵,却不想一个大意,左肩上被匈奴马刀一刀砍中,顿时鲜血直流,骨头都能隐隐看见,上官猛更是差点栽倒马下!

李宝眼见上官猛陷入险境,自己却又偏偏被几个匈奴骑兵缠住无法去救,顿时急得哇哇乱叫,可是,越是这样大叫,越是引来更多的匈奴骑兵,一时间,这二人的性命都岌岌可危!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见一骑左冲右突,长枪所到之处,竟无一合之敌!即使凶狠如匈奴这般的精锐,也完全不是他的对手,硬是被他一路突破到了上官猛的身边!

北宫纯一枪挑飞了砍伤了上官猛的那个匈奴兵,然后对着上官猛大叫道:“往后撤,带着兄弟们回城!李宝我来救!往左边突!”

上官猛一见是自家将军救了自己,还杀退了一大批扑上来的匈奴骑兵,立时忍着剧痛想和北宫纯一起继续杀敌!

“你他妈还逞什么强?!赶快突围,我们城里见!”北宫纯也不待上官猛回话,人已经骑着马冲向了李宝那里!

李宝此时身上也已经是多处中刀,眼看就要不支的时候,北宫纯及时赶到了!

“老李,你从右侧突,上官已经突出去了,你也赶快去城里,这里我来应付!”北宫纯说完这些,又顺手砍死了一个扑上来的匈奴骑兵!

“快走,不要待在这里,我没事,我帮你们挡上一阵就回去!”北宫纯说完就拿着长枪对着李宝的坐骑一拍,逼着他离去了。

等到李宝也突围之后,匈奴骑兵们已经意识到了面前这个战将就是零口守军的主将北宫纯,顿时一个个摩拳擦掌,都冲着北宫纯杀来!

“上啊,活捉北宫纯!”

“杀啊,别让北宫纯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