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三百四十五章:他日莫忘今日恩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360 2016-04-29 09:41:34

  公元311年九月十四日傍晚,浮戏山脉的老奶奶山下

战鼓不断地敲响,呐喊之声此起彼伏,兵器敲击盾牌之声更是震耳欲聋!

老奶奶山上的山民和李矩的人马都显得十分的紧张,敌军发出这样骇人的声势,一般来说,就是意味着敌人马上要全面进攻了!

李矩望着山下密密麻麻的敌军,又看了眼身边战士们有些苍白的脸色,一种无力的感觉顿时油然而生……

李矩显得有些忙让,他应该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说一些慷慨激扬的话,然后去激励身边的这些战士去做最后的搏杀吗?这是搏杀吗?简直就是去送死,为了自己可笑的忠义就送死!

李三和三位山民的长老看到山下敌军的这种阵势后,心中已知此役必然毫无幸免之可能了,可是这骨子里天生的傲气反而在这样恶劣的态势下,激起了他们几人的无畏之心!

大长老首先向李矩请命道:“李太守,事已至此,即使灭族,我们山民也要和这些胡狗决一死战!请让我老头亲自带人杀下去吧!”

“将军!下命令吧!等到他们集结好再进攻的时候,我们就是想反击也来不及了!”李三一边说一边向李矩郑重地跪了下来!

大长老眼见李矩还是不愿意下达命令,正待也要朝着李矩跪下去的时候,李矩已然早一步上前扶住了大长老,心酸地说道:“老人家,是我李矩害了大家啊!”

“李太守说的这是什么话?胡人乱我中原,连我等山民也无法自处,怎么会是将军的错!?”

“老人家,我李矩心中主意已定,一会儿,李矩会带领所有本部人马,全力攻击山下石勒大军的正面,老人家可以乘此机会带着族人们往后山下山!”

“你想牺牲自己成全我等?不可!我山民从来没有行过此等不义之事!”

“老人家!难道你要你全族山民都灭种吗?!”

“李太守!”

“不要再说了,李三,传我将领!所有我李矩本部人马都到此地集合,准备下山决战,为山民们撤退争取时间!”

“诺!”

“李太守!不可啊!”

“老人家不必多言了,我李矩已然对不起众位了,如果再因为我李矩害的此山的山民亡族灭种,我李矩即使死了也无颜见各位了!”

正在此时,令人惊奇的一幕发生了!

山下的石勒人马开始慢慢后撤了!

注意到这点的李矩和三位长老都惊诧的互相看了几眼,搞不明白这个石勒到底是想干什么了?

李三更是不解地问道:“将军,你快看,各处的石勒大军都在向后撤退,这是怎么了?之前还气势汹汹,好像随时就要进攻一样,怎么突然就后撤了?!难道他们后面或者其他地方遇到攻击了?!”

“是啊,李太守,难道真的是我们有援军到了?!”

“老人家,我们哪里还有什么援军!?”

“那这是什么情况?!”

“我也不知,若是真的石勒遭遇了突然袭击,他们怎么可能如此井然有序的撤退?而且看他们后撤的样子还有后阵的样子也没有一丝的慌乱,可见是有计划的后退!”

“难道他们不想攻击我们了?这不合道理啊!?”

“是啊,将军,老人家说的没错,我也想不通这是为什么?明明他们现在只要发发力,就可以彻底消灭我们所有人了!即使不能全灭,也可以让我们损失惨重,我若是山下的石勒,我一定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不着急,我们先看看情况,若是真的石勒要撤兵了,定然是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大事!”

“李太守所言甚是,我等不妨再观察一下,若是他们这种突然的后撤只是为了引诱我们下山围攻我们减少损失的话,我们可千万不能中计!”

“老人家所言甚是,我等不妨再看看!”

没过多久,石勒的人马后撤的更快了,但是依旧没有一丝的混乱,可见指挥这支大军的机制十分完善,光凭这一点,已经让李矩的内心充满了震撼!

要知道,指挥一两个人,那是小意思,指挥上百人还不难,到了上千上万人的指挥,尤其要指挥的像在指挥几个人的感觉,这绝不是普通人可以随便做到的!

这样的人,绝对是精通兵法,熟谙韬略的大将!

看到这里,李矩不由地摇了摇头,无奈的想到:为何胡人军中,竟然有如此之多的人才,难道真的是我大晋期数已尽?!

而指挥着这支庞大人马进行大规模运动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张宾!

石勒满意地看着不断发出命令的张宾,心道:上天待我不薄啊,像张宾这样百年难遇的人才是石勒的!

想到这里,石勒的心里是甜滋滋的!

好一会儿,张宾终于把主要的安排和指挥命令全部下达完毕,空闲了一点,石勒就赶紧走到张宾的身边轻声道:“孟孙,你之前的那通擂鼓呐喊,十分有效啊!”

“主公谬赞了,这是臣为了让李矩不敢乘我等后撤之时偷袭为所!”

“李矩还真的敢来偷袭?!”

“若是存了必死之心,或许真的会来拼死一搏!不得不防啊!”

“嗯,孟孙所言甚是,只可惜此人不会轻易归顺于我!”

“主公慧眼,李矩此人确实不可多得,即使见到我军如此强盛之军威也没有多少动摇,确实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将才!尤其难能可贵的是,可以在危急时刻见机反击,这绝不是一般将领可以做到的!”

“哎,可惜啊,这样的人才我却没有时间慢慢收服他了!我这就要南下找王弥,王弥才是我的心头大患!可惜啊可惜啊,现在真的没有精力和时间慢慢耗着了!”

“主公可以派一员大将留下降服此人!”

“不必了,若是想要踏平此山,不过是片刻之间的事,我们若是攻上去了,依我看来,李矩必然自刎而死,如此将才,若是就这样死了,我于心不忍啊!可惜啊可惜,要是他能为我所用,我也不用凡事老倚靠那些个老将出力了……”

听到石勒的这句话,张宾心里顿时一个咯噔,看来石勒对军中的派系已经深恶痛绝到一定地步了……

“孟孙,你说,这个李矩会不会领我这份情?”

“置之死地而后生,本来应该已经是绝路,主公依然愿意放他一马,而且还保全了他所有人马的性命,如此厚恩,我想以李矩的聪明,自然懂的……”

“呵呵,他一个人懂有什么用……”

“呵呵,主公,这有何难!”

“哦!?”

“来人啊,传我令去,让士卒们都大声呐喊一句话!”

“请军师示下!”

“李矩李矩真忠义,三次设伏为秦王,今日吾主放尔归,他日莫忘今日恩!”

石勒听到张宾的这句话,顿时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孟孙,果然妙啊!”

“主公尽可放心,今日之后,我们放李矩一马的消息就会传遍天下,从今往后,这普天之下,除了主公您,还有谁敢用李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