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三百四十八章:陈元达之计(一)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439 2016-05-05 10:17:37

  刘粲不可思议地看着陈元达,脱口而出道:“必死之心?!”

“是的,殿下,北宫纯早已知道自己必败,所以才为自己跳了这支战舞!不过,他可能自己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自己的这份求死之心……”

听完陈元达的话,刘粲的目光也再次看向了城墙上那些大冬天还光着膀子跳着舞的汉子……

每一次鼓声响起,北宫纯的眼前就好像出现了许多已经战死了的战友,每一次转身,每一次舞动锣鼓,北宫纯的心里就又多了一份战意,他一双虎目紧紧地盯着城下的敌军,好像所有的屈辱和怨恨都随着这鼓声一起倾泻而出!

突然,北宫纯的锣鼓队忽然打出了不一样的鼓点,并且伴随着这种节奏,同时唱道:“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

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

失我焉支山,令我妇女无颜色。

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

亡我祁连山, 使我六畜不蕃息。

失我焉支山, 使我嫁妇无颜色。

北宫纯的这首匈奴民歌配着隆隆的鼓声顿时让整个匈奴大军都一片哗然!

刘粲更是怒不可揭道:“大胆匹夫,西凉杂狗,竟然敢用此歌来羞辱我大匈奴天威?!”

一听到刘粲已然发话,刘粲麾下的将领和将士们一瞬间都同时爆发出来无边的怒意,北宫纯确实太嚣张了!

正当群情汹涌的时候,陈元达却突然笑了起来:“哈哈哈,有意思,太有意思了!这个北宫纯不仅会韩信传下来的战鼓舞,还会我们匈奴的民歌,恭喜殿下,贺喜殿下!”

刘粲和众将们听到陈元达的话都面面相觑了起来,他们实在不知道陈元达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刘粲更是没有好脸色地看着陈元达,冷冷地说道:“陈师所言,孤不解也!”

“殿下,北宫纯之歌,确实可喜可贺啊!”

听到刘粲和陈元达的对话,王平立时觉得机会来了,尤其是在这种众怒之中,自己要是可以利用刘粲和众将士们的不满来扳倒陈元达,就再好不过了!即使扳不倒,也可以替刘粲说出心里的不满,何乐而不为?!

想到这里,王平立即挺起胸膛,伸出手指着陈元达,呵斥道:“陈元达,你好歹也是帝师!如何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你可知道这首民歌的意义?”

“呵呵,我陈元达还用你教?!你配吗?!”

“哼,好你个陈元达,你既然知道,就应该知道这首歌可是当年我大匈奴受尽奇耻大辱之时写下的无奈痛苦之歌!(公元前121年,匈奴攻入土谷(今河北怀来),汉武帝派霍去病出陇西,过焉支山千余里,短兵肉搏,大获全胜。同年夏,霍去病二次西征,出陇西、北地二千里,攻祁连山,大破匈奴军,俘获三万多人。 焉支山被汉军夺取后,匈奴浑邪王部失去了经营多年的根据地和大本营,只得全部退出河西走廊,另觅家园。走在退逃的路上,远眺云黛蓝松翠雪白的焉支山,无不痛哭流涕,捶胸顿足!匈奴人虽没有自己的文字,却有自己的语言,他们杜鹃啼血般唱出了心中的哀痛,也就是上文所记载的这首《佚名。匈奴民歌》)”

“那又如何?”

“陈元达,你好放肆,当着太子殿下和众将士的面,你竟然敢说那又如何?这个北宫纯用此歌谣来羞辱我等,你竟然还为他说话,所谓士可杀而不可辱,你不懂吗?他用我等先辈的屈辱来挑衅我们,罪该万死!”

“呵呵,你也算士?哦,你不是,那是勇士吗?那你怎么不主动请命去爬城墙与北宫纯一战呢?王大勇士!”

“你!你你你!”

“滚开,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陈元达说完,几步就走到王平的身边,一脚就把王平踹倒在地,并且一路暴打,而王平也完全不敢还手……

面对这样的情境,偏偏没有一个人上前劝架,反而一个个看戏似的看着王平被打,可见这个王平平时做人有多差劲……

刘粲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了,尤其是对面城墙上的北宫纯还在唱歌跳舞,要是看见自己这帮人还内斗了起来,真该让人笑掉大牙了!

所以刘粲不悦地说道:“陈师!适可而止!”

听到刘粲的阻止,陈元达才愤愤不平地从王平的身上爬起来,然后又狠狠地踹了几脚,并且对着王平的脸上就是一口浓痰!

王平是又被殴打又被羞辱,只好大声叫到:“殿下!殿下为我做主啊!”

刘粲其实心里并不想太搭理这个王平,只不过王平之前说的也是自己的心声,也算是为自己做了点事,总不好真的见死不救吧?

“陈师,你还没告诉孤之前为何要恭喜孤呢?!”

陈元达并没有急着回答刘粲的问题,反而轻轻地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然后才好整以暇地对刘粲说道:“殿下,老臣之所以如此说,实在是因为可喜可贺啊!”

“哦?!”

“这匈奴民歌已经传遍关中,且不是说人心已经仰慕我匈奴风华了吗?此歌虽然寄托着我大匈奴过去的悲惨经历,但也是我大匈奴一直卧薪尝胆,艰苦奋斗,直到如今再创辉煌的见证!这不久的将来整个中原都会是我匈奴的囊中之物,此歌难道不正是我大匈奴一洗前耻的战歌吗?!”

“不错!陈师说的好!说的很有道理!卧薪尝胆,再创辉煌!说的太好了!”

“殿下,北宫纯此歌此舞,其目的不过是为了激怒殿下,然后引诱殿下发起全面进攻,以成全他的武名和战死的荣耀,如若我们被这样明显的激将法利用,殊为不智!”

听到陈元达说北宫纯用了极为明显的激将法,刘粲的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了,只好尴尬地说道:“那陈师可有什么好办法?为孤和众将士,甚至我大匈奴过去的先辈们出一口这胸中的恶气!?”

“殿下,老臣的确有一计,不仅可以出这一口恶气,还可以让北宫纯为殿下所用!”

“哈哈哈,北宫纯为我所用?!”刘粲听到这句话后,突然把目光往身边的各个将领脸上看了一眼,然后才意味深长地说道:“陈师,始安王可就在我们身后看着呢!孤可以一石二鸟吗?!”

听到刘粲的这句话,陈元达真的是有种喜从天降的感觉,一个帝王,或者说一个未来的帝王,他首先要拥有的就是野心!征服天下就要从征服强大的男人开始!

今天,此时此刻,刘粲的这句始安王,不就是他想收服天下英雄的野心吗?!

想到这里,陈元达激动地说道:“老臣有一计,可以使北宫纯主动来降!”

“是主动跪在我的面前向我投降吗?呵呵,陈师,你可要知道这个北宫纯可是个极刚烈的人,如您所说这战歌这战舞,可都是为了求死而唱而跳啊!”

“北宫纯之所以求死,依老臣之见,不过是他自己想死,但是他的人马想不想无所的牺牲就不好说了,洛阳沦陷之时,他可是宁可背着骂名也要保全他的将士,丢下怀帝自己逃跑了,这样的人不会愿意他的兄弟袍泽和他一起白白牺牲的!”

“那陈师的妙计是?”

“水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