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三百四十章:刘暾被捕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188 2016-04-22 11:03:15

  张宾听着逯明的话,心里倒也有几分佩服这个逯明,连续吃了两个大败仗,竟然还有勇气再战,这骨子里的血性真的不可小视啊!

石勒也很满意逯明的勇气,只不过脸上仍旧是一脸的怒意,一言不发地看着逯明。

逯明眼见石勒不吭声,赶紧对着赵鹿和王阳大吼道:“你们两个废物,还不快跟我一起向主公和军师请命!”

赵鹿和王阳二人这才赶紧跟着逯明一起向石勒请命再战。

石勒看了眼赵鹿和王阳,心里对这两个匹夫实在是没什么好感了,打了那么多年的仗,不仅败了还折损了那么多将士,这些也就算了,竟然还不知道认错,更不知道请命再战,这实在是让石勒的心中无比失望。

也因此,石勒反而对逯明更加看重了,单这一份知耻而后勇的劲道,就是一个可以委以重任的大将!

正当石勒准备勉励逯明几句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士卒快速跑了过来。

这个士卒在离石勒和张宾还有三十步远的地方就单膝跪地,并且大声道:“报!”

一下子,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那个突然到来的士卒!看这紧急的样子,应该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张宾看了眼那个士卒,心中也有些疑惑,这个士卒是自己派去各地侦察的,怎么那么快回来了呢?

想到这里,张宾主动向他走近了几步,然后询问道:“何事要报?”

“启禀军师,我们在东阿(县名,今山东阳谷东北阿城镇)抓到一队十分隐秘的人马,带头的是一个人叫刘暾!我们还从他身上搜出一份据说是王弥写给重要人物的书信,小的们不敢私自拆看,所以押着这个刘暾一路赶来了!”

听到刘暾被铺的消息,石勒和张宾顿时都惊讶的合不拢嘴了,要知道这刘暾可是王弥的新收的军师,而且从各种消息来看,上一次击败张宾君子营的王弥人马也正是刘暾训练出来!

这样重要的人竟然被抓到了?!而且还是在远离王弥大军的东阿被抓到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带着这样的疑问,石勒和张宾都对逯明三人失去了兴趣!

石勒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关于刘暾的消息,所以对着逯明三人说道:“你们三个先下去休整一下,若再有战事,我自会给你们将功赎罪的机会,现在,先退下吧,我和孟孙还有要事要谈!”

逯明三人见石勒已经命令他们退下,只好各自满怀心事的慢慢退走了。

赵鹿和王阳退走的最快,他们眼见主公因为别的事暂时忘记了自己几人,真的是谢天谢地,再傻乎乎的留在这里碍眼,简直就是傻子啊!所以这二人很快就各自退下了。

而逯明却是心有不甘地看了一眼那个跪在地上的士卒,眼珠子复杂地转了好几圈,心道:一个不知所谓的刘暾被捕,竟然让主公和军师如此动容,甚至连自己三人的处罚都没有心思处理了,这人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又是什么样的大事要发生了呢?

等到逯明,赵鹿和王阳三人都退下后,张宾立即向跪在地上的士卒询问道:“在东阿抓住的?他们这是要往哪里去?”

“根据我们获得的消息,应该是要往青州方向去!”

“青州?曹嶷?”

“小人不知,不过刘暾已经带到,军师可以亲自问他?”

“嗯,你们做的很好,下去领赏吧!”

“谢军师大人赏!”

士卒走后,石勒开口问道:“孟孙,这些探马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主公,臣在训练他们的时候,给了他们一套特别的暗号,根据暗号,他们可以在各地找到接应的人,然后根据自己所属编制的不同出示身份象征,就可以查询到一些消息或者传递一些消息。”

“你是说,他们可以通过这种渠道得到消息或者用来传递消息!”

“主公明见,在这种办法下,他们还可以在遇到强敌的时候,联络他处的友军进行支援!”

“那如果他们落入敌手,这套东西不就会被敌军利用套取我们的重要情报吗?”

“主公所虑极是,所以每一次各路探马碰头或者和接应人互相碰头的时候,都会让对方喝一些自己携带的特制药水,如果是自己人自然没事,如果不是,那些假冒的人就会当场毒发身亡!”

“这是什么水?!”

“君子营秘制的毒水,凡是君子营训练出来的人都不怕这水,因为他们自己都有解药!”

“都是一种水,只是为了防止有人冒充,所以见面时都只能喝对方身边的水?”

“正是如此!”

“呵呵呵,你们君子营越来越严密了啊!”

“主公,张宾所作一切都是为了主公着想,绝无半点谋私之心!”

“孟孙,你不必这样,我知道你所作的一切都是希望我能更加的强大,是我对你有了防备,以你的聪明应该早就感觉出来了吧!”

“主公必须对任何人都有疑心,这样才能激励众人不敢有丝毫怠慢之心!”

“孟孙,你能理解就好!我对你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我现在对谁都有防备之心,但只对你一个明说,因为对着只有你,我才可以吐露心声!”

听到石勒的这番话,张宾的心里也隐隐有些感动,那一句只对自己吐露心声,已经足以证明他对自己是最信任的!话说到这个份上自己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孟孙,你说是不是每个身居高位的人都会变得如我这般猜忌?感觉谁都会谋害自己?这是因为我胆子小了吗?”

张宾听到这些,突然觉得有些愣住了,石勒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胆怯的话,他还是那个叱咤风云,无所畏惧的石勒吗?还是那个让自己仰慕崇拜的石勒吗?或者说,他其实也是一个普通人,一样会害怕……

石勒说出这番话,心里已经有些后悔了,他觉得自己说的有点太多了,这到底是怎么了,自己竟然会有这种想法……

石勒自嘲似地笑了几声,然后再次对着张宾说道:“孟孙,我们去见见那个刘暾吧,看看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主公,那这山上的李矩人马怎么办?”

“你真的以为那个晋室的秦王会在这里吗?我看我们这次是追错了,这里只有李矩而已!”

“主公为何如此说?!”

“我要是李矩,我才不会留下来等死呢,如果真的有秦王在,他应该跑的更快,你说是不是?所以这里一定没有秦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