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三百四十三章:剑指王弥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391 2016-04-26 10:49:50

  张宾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个石勒竟然如此爱惜李矩之才,明明现在只需要随便放一把火,就能把还在山上的李矩等人一举消灭,偏偏自家主公又动了爱才之心!

看着张宾脸上的不服,石勒也实在是没有办法跟张宾去解释自己的想法和决定,因为石勒很清楚,所谓忠义之士,必须要有明主才能发挥他们的才能,否则这样的人虽然会受百姓爱戴,却会受其他同僚嫉妒和陷害,所以永远也成不了什么气候,这样的列子比比皆是,乱世枭雄,哪个不是无视人伦道德之人?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洞悉他人的想法,才能根据人性来利用对方,而忠义的人即使懂得也不屑这样去做,慢慢的,这样的人这样高尚的品德只会跟这个肮脏的人世更加的格格不入……

这种近乎不可思议的道理确实不适合跟张宾说,因为张宾对自己也是忠心耿耿,如果自己对张宾说破这个问题的关键,该多伤人……

何况,已经死了一个刘暾,还要再死一个自己欣赏的李矩吗?这样凤毛麟角的人,死一个少一个……

石勒在心里摇了摇头,对着张宾说道:“孟孙,我们如今最大的敌人不是李矩,而是王弥!”

“是!主公,是臣下太过执着了!”

“孟孙,你没有什么错……”

“主公……”

“好了,孟孙,你看看情报上说徐邈和高粱逃离了王弥所部,你怎么看这个事?!”

“我听说,汉国还有其他将领在王弥那边,他们估计仗着汉国嫡系的身份对王弥不断敲诈,引起了王弥麾下的不满,再加上曹嶷在青州混的风生水起,怎么不叫没有去青州的那些人眼馋?”

“为此他们就离开了王弥?!”

“正是如此!”

“哈哈哈,这个王弥是如何御下的?竟然还被他们两个逃走了?!换做是我,这样不听号令,甚至私自离开主帅的人,杀无赦!”

“正该如此!主公,我看王弥的书信上还说让我们去帮助他攻打乞活军的刘瑞,不知道主公如何看法?”

“王弥不是要对付我吗?怎么还有空去浪费这样的精力啃乞活军的硬骨头!?”

“可能也是出于练兵的目的,或者在徐邈和高粱离开后,王弥急于通过胜利来稳住军心!”

“的确,王弥需要稳稳军心了,不过要我们去帮助王弥打刘瑞,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如此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主公,依孟孙之见,主公不仅应该派军前去支援,还应该全军出动!”

“全军出动去救援一个要施展计谋坑害我的王弥?孟孙,你不是傻了吧!”

“主公,我们需要一个可以全面接近王弥身边的机会!”

“哦?!”

“主公请想,如果放在平时,有没有任何汉国的命令,我们这么大规模的出动所有人马不断快速靠近王弥,王弥会做何反应?”

“必定全军戒备,随时准备迎战我等!”

“而如今,这王弥自己写书信请主公去他身边取他项上人头,如此大好机会,焉能错过!?”

“如果这是王弥的计策呢?”

“主公是说王弥假意利用和刘瑞相持不下的借口,吸引我们主力前去,然后找合适的地点伏击我们?!”

“吾确实有此担忧!王弥此人太过狡猾,不得不防!”

“主公多虑了,王弥之计在于先蒙蔽主公,交好主公,等待主公和其一起往北时,再和曹嶷一起南北夹击主公,亦只有此法才可以彻底击败主公!”

“你的意思是?”

“所以,如今在臣看来,这王弥确实是遇到了困难,毕竟徐邈和高粱两部人马同时离开王弥,对王弥的打击很大,所以此时,正是王弥缺兵少将的时候,而且据臣下所知,这个刘瑞很不简单,可以说是一块难啃的骨头,王弥在这种情况下攻击占尽地利的刘瑞,十分的不明智,如今二人僵持不下的可能性很大!”

“你是说,王弥信中所说都是真的了?你那边可有可靠的情报说他们二人确实已经在互相攻击并且僵持不下了吗?”

“没有十分确切的情报,但是我肯定是真!”

“既然你孟孙觉得可信,那我也觉得可信,但是王弥这个人不得不防啊!”

“主公所言甚是,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快出兵,帮助王弥消灭刘瑞!”

“消灭刘瑞?你不是说刘瑞是块硬骨头吗?打他我们有多少获利?”

“主公,此乃唯一可以让王弥彻底放松警惕的机会,只要我们不断告诉王弥,我们跟他同样是汉臣,所以我们必定会全力相助,如此一来,臣就可以使用鸿门宴之计了!”

“你是说兵不血刃的夺下王弥所有的兵马?!”

“主公英明!”

“哈哈哈哈,不愧是我的孟孙,如此一来,天下还有谁是我的对手!哈哈哈哈!”

“主公本来就是天下无敌!”

“好了好了,你说说,如果我们灭了王弥,汉国那边该怎么交代?”

“我们可以把王弥的书信交给刘聪,那上面的内容足够他王弥死一千次一万次了……”

“哈哈哈,那我石勒灭了王弥岂不是又为汉国又立下平叛的大功了?哈哈哈哈!”

此时此刻,石勒军中的某处

石瞻已经拿到了张宾命人送来的那把方天画戟,这把方天画戟长一丈二(1仗=10尺,1尺=10寸,1米=3丈,1丈2就大约有四米长,《三国志平话》中记载的吕布之戟长也是一丈二),重量对于石瞻来说,也是正正好,只不过石瞻挥舞了几下却不得要领,这种兵器不仅需要力气大,而且还需要特别的戟法,所以虽然石瞻舞的动,但总归有些不得要领,这力量使出去老是用不到点上!

看到石瞻有些把握不住这把方天画戟,一旁的董匡也皱眉道:“这方天画戟不能这么使啊,力道用得不对啊!”

“哎,这玩意怎么玩的?你说当年吕布怎么就玩的那么拉风?(据说方天画戟在熟练以后,可以和重兵器对抗,如骨朵,锤,镗等比拼力气。也可以和轻兵器,矛、枪、刀比拼招式技巧。故该兵器的使用者在战场上身体素质必然很高,也很拉风。)”

“良子(石瞻的小名),这方天画戟的用法我倒是听说过!”

“哦?快说来听听!”

“有冲铲,回砍,横刺,下劈刺,斜勒,还有横砍,截割,也可以用反别,平钩,钉 壁,翻刺,嗯,还有通击,挑击,直劈等。”

听到董匡的话,石瞻顿时拉下了脸,不高兴地说道:“你个用凤嘴刀的,竟然还知道这些?不行啊,你说的简单,这东西挥洒起来实在吃不准力道(我个人感觉方天画戟的设计上有缺陷,尤其挥舞的时候,空气阻力太大,所以对力气要求才高,这或许也是后期方天画戟变成仪仗用品的道理,参考《水浒》中方腊的排场,不过戟这个东西确实是商代就出现的古兵器!)”

“那怎么办?!”

“我想找铁匠重新打造一下,改一改这把方天画戟的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