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三百三十六章:浮戏山之战(六)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765 2016-04-18 10:01:22

  话说逯明心中含着怨气,带着赵鹿和王阳二人再次带军向着浮戏山山脉内的老奶奶山进发了,这一次逯明发誓亲手斩杀李矩,报这一箭之仇!

而早一步赶到老奶奶山的李矩等人,已经找到了住在山上的几百户山民,并且互相对持了起来!

原来,因为李矩人马来的太过突然,又十分的狼狈,所以山民们把他们误以为是那些路经这里的流寇或者溃兵了……

李矩从军阵中走了出来,他忽然回过头看了一眼自己只剩下一千多人的人马,心中顿时涌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悲伤……

而山民中也走出了三个老者,他们三人在山民的保护下,来到了前面,看着越走越近的李矩说道:“来者可是李矩?荥阳李矩?!”

“老人家,我正是李矩,三位老人家,你们还认得我吗?我身后这些人,不少可都是从你们山里出来的,现在跟着我回来了!”

被李矩这么一说,三位老者都不约而同的向李矩身后看去!

这一千多人的残兵,可以说都是从双龙峡一役中侥幸活下来的,每个人身上多多少少都受了点伤,在这寒风中,愈加显得凄凉……

而这些残兵中有许多人在看到那三位从山民中走出来的老者后,都瞬间跪了下来,甚至不少人直接嚎啕大哭了起来!

这些跪下来的人不约而同的对着三位老者哭泣道:“长老们,救我们啊,一起出去的人都快被胡狗们杀干净了!”

“长老,为我们报仇啊,一起离山的兄弟们死的好惨啊!”

“长老,我大哥就是被那些胡狗给活活杀死的,为我们报仇啊!”

三位老者听着这些为亲人请命报仇的声音,心里顿时也有一些老泪纵横的冲动,要知道,这些跪在自己面前的年轻人,都是自己几人从小看着长大的,现在活着回来的就剩那么点人了,怎么能不心酸,不悲痛?!不愤恨?!

三位长老都激动的把目光看向了李矩,尤其是带头的那位老者看着李矩严肃地问道:“李太守,我们家的这些儿郎们有没有一个临阵退缩的?!”

“没有!他们个个都是铁骨男儿,上阵杀敌,只有敌人胆寒的份!”

老者点了点头,又继续问道:“那他们之中有没有一个卖主求荣,丢我山民骨气的?!”

“没有,他们宁可自己死也不会做任何有辱祖宗的事!”

“好!那我再问你,他们可都是在战场上英勇战死的?!”

“如果没有他们血战沙场,李矩早已身死!”

老者们和他们身后的山民听到这里后,一个个目光都变得骄傲起来,就连之前为亲人死去的悲伤也一扫而光!

他们开始整齐的低声歌唱,用古老的民谣颂唱着牺牲的勇士,歌声低沉却毫无哀伤,这是这些山民用来祭奠自己英雄族人的方式,是一种最高的荣誉!(不得不说,河南民风彪悍,由古至今!)

而那些之前跪在地上的人也站了起来,然后跟着他们的族人一起哼唱着这首只有英雄才配享受到的族歌!

李矩等人看到这一幕,也是肃然起敬,他们知道,这是他们在为死去的族人送行,为他们的英魂送行!

许久之后,歌声停止了,带头的老者也再次对着李矩说道:“李太守可有退敌之计?我山民还有几千青壮可供驱策!我一会就让族人去联络其他几山的人,最多一个时辰左右应该也能凑个几千人(古代山民们的脚力确实很厉害,从一个山头到另一个山头,一般也就一个小时不到就能到达),只是不知道时间上赶得赶不及?”

“多谢老人家慷慨救助,应该赶得及,不过李矩今天来此还想再借一些东西!”

“什么东西?但凡只要我山民有的,今日都借与你!”

“所有的牲畜!”

公元311年九月十四日,中午11点左右

逯明的人马已经来到了老奶奶山的附近,不过,逯明并没有打算立即进攻,毕竟,山路崎岖,由下往上攻击会很吃亏!

赵鹿和王阳看着逯明犹豫不决的样子,心里都十分着急。

赵鹿首先按耐不住,开口问道:“将军,探马来报,这李矩所部就在这山上,那个秦王司马业应该也跟他在一起,我们现在就带兵上山,把他们全部杀光吧!”

王阳听到赵鹿开口了,也符合道:“大哥,上山吧,我们已经丢了一次人了,主公的人马就在我们身后,要是再不攻击,又要让其他人笑掉大牙了!”

赵鹿一听王阳都这么说了,立即赞同道:“是啊,将军,不要再犹豫了!”

“哎,你们两个不要急躁,之前我们就是吃了急躁的亏,这个李矩善于埋伏,密县的时候就派人要烧城害我们,幸好被我们识破,之后有在浮戏山脉的双龙峡那里又埋伏了我们,我们可是刚吃了这个大亏,现在你们看看这里,说是山,其实并不高,真的要攻上去,不过是损耗点兵力,但是你们看看这山附近,全是各种大大小小的山谷和峡谷,如此地形,若是我,我一定会安排人马在各处山谷和峡谷之间埋伏重兵,然后引我等上山之后,从这四面八方的峡谷中冲出,那时候,我们就会被上下夹击,左右围攻,如果真的那样,我们该怎么办?”

赵鹿听到逯明的话,有些不屑地说道:“将军是否过虑了?这李矩刚被石瞻重创能有多少兵力?难不成还有天兵天将相助不成?”

“是啊,大哥,之前在密县的时候我们就估计过,这支精锐人马不过是3000左右的人马,这次双龙峡一战,李矩这批人可死的不少,我看他们最多还能剩个一千多残兵,何足惧哉?!”

“是啊,将军,王阳说的没错,再说,我们哪有那么多的时间一个个山谷去搜?有时间也没那么多的兵力也不敢分散啊!将军,快下决定吧!”

逯明听着二人的话,也觉得合理,尤其是张宾在对战场清理后的结论,自己也非常的信服,可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逯明就是觉得有些不放心,对于李矩这个人,他不得不特别小心!

赵鹿看着逯明依旧没有拿定主意的样子,火就不打一处来,不耐烦地叫道:“将军,你是不是怂了?他妈的惧战了?!”

“放肆,赵鹿,你怎么敢对我大哥说这种话?!你信不信我现在就一刀砍了你?!”

“怕你个屁啊,我老赵宁可死也不想再被人说闲话了,不管你们两个愿意不愿意,我现在就要上山了!”

赵鹿说罢,也不搭理逯明和王阳,就径自带着自己的本部人马离阵上山了!

王阳看到赵鹿已经离阵,对着逯明急道:“大哥!不可再犹豫了啊!”

逯明实在是被这两个人烦透了,这样的大事能随便决定吗?尤其是这个赵鹿,他的眼里到底有没有自己这个主将?竟然还敢对自己如此放肆!?

正在此时,逯明麾下所有的人马都对着山上惊呼了起来:快看啊,快看啊,那么多的牛羊,还有马!好多马啊!”

赵鹿自然也看到了,这下也就更没心思去顾忌逯明了,带着人马就冲了过去,要知道这马可是缺的要死啊!

王阳眼见赵鹿已经拍马而去,那么多的牛羊马匹就让他赵鹿一个人都抢光了?那怎么行?

想到这里,王阳也迫不及待地带着自己的人马冲了上去!

逯明眼见自己已经无力阻止这二人的冲动,心中更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憋屈和愤怒,而偏偏这个时候,逯明本部人马也已经按耐不住,而这些所谓的本部人马也已经不是逯明早前的亲兵,因为双龙峡的战败,张宾接着整编的借口把他的人马调走了许多,现在的这些人马有不少都不怎么听自己的号令,这会儿一见那么多人都冲了出去抢东西,竟然也离了本阵冲了出去,不管不顾的跟着赵鹿王阳的人马抢东西去了!

逯明眼见形式已经不受自己控制,只好带着剩下的人马也冲上了山,一时间,整个山坡上都充斥着他们争先恐后抢东西的欢呼声!

而正在此时,一阵阵的猴叫再次传遍了整座山和所有的山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