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三百三十九章:围而不剿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501 2016-04-22 11:02:30

  与此同时,老奶奶山上的情形也发生了突变。

原来,石勒大军赶到后,不仅把整座山给围了起来,还不停的派出小股人马不断突击上山,而且每支突击队都会有两三路人马在旁边接应,而且这些接应的人马并不参战,只有在遇到大量山民抵抗时,才会一窝蜂的出动参战,奇怪的是他们并不恋战,反而不断的使用各种小规模阵法,搞得像练兵一样,然后在尝试几次战法后,就自己慢慢退走了……

山上的人不明所以,以为他们是被打退了,才刚要松上一口气的时候,又一轮突击开始了,并且从各个方向都出现了这样的进攻,就这样反反复复,不断的突击,不断的抵抗,而因为这样频繁的攻击,老奶奶山上的人们都渐渐开始有些筋疲力尽,招架不住了……

李矩看着这样的情况,心中也是说不出的苦,尤其是看到身边不断的有弟兄倒下,受了重伤,这心就痛的更厉害,而那几位山民的长老也是忧心忡忡的,这一战,看来是要全军覆没了!

李矩看着三位老者,心中也不是滋味,毕竟,正是因为自己的坚持,才导致了被围的命运,真的不应该让那么多山民跟着自己一起陪葬的!真的应该在石勒大军围山之前就让他们从别处下山逃走,就好了,可惜现在想这些已经太晚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过去,可是石勒的大军一直没有大规模的出击,依旧是这样不断的派遣小股人马上山突击,意图很明显,就是要消耗李矩这些人的耐心和战力。

面对石勒这种战术,李矩很清楚,自己已经败了,但唯一不明白的是,以石勒现在如此庞大的人马和实力,要消灭自己这些人马实在是太过简单了,但他为什么迟迟不动手呢?!只是为了让他的人马练练兵?!

山下的逯明,赵鹿,王阳等人也带着同样的问题不解地看着石勒和张宾,只不过,作为败军之将,他们已经没有任何说话的权利了……

而石勒和张宾也没有任何要跟这三人解释的心情,甚至连看都不想看他们三人一眼!

石勒望着老奶奶山的高处,轻笑道:“孟孙,你说这个李矩是不是一个将才?”

一听到石勒的话,逯明,赵鹿,王阳三人顿时低下了头,连看都不敢看一眼石勒了……

张宾听到石勒这话,心中已经明了,石勒是又动了爱才之心了,而张宾对于自己的手下败将李矩也是有几分欣赏,所以立马顺着石勒的心意说道:“李矩的确是一个将才,能在困境之下连续三次设伏,实在不简单!”

“哈哈哈,不错,他的确是连续三次设伏,但也是连续三次被看破并且击破!其中两次都是万分凶险,也都被孟孙看破!”

“主公谬赞了,这都是主公麾下将士果敢用命,方能让张宾有计可施!”

听到张宾的话,逯明,赵鹿,王阳三人顿时都有死了的心了,这张宾简直是太过分了,有这么讽刺的吗?

尤其是逯明,本来就是高傲的人,在石勒的各个将领中,除了支雄,夔安,他服过谁?怕过谁?现在张宾的话,句句都像是在羞辱自己,如何能忍?

逯明想到这里,顿时恼羞成怒,但是在主公面前又不敢太过放肆,只好突兀的请命道:“主公!军师,逯明愿意再带兵出战!”

逯明说完后,紧张的等待着主公的发话,可是等了好久,也没有人搭理他……

石勒继续对着张宾说道:“孟孙,去了几拨人了?支雄他们都去玩过了吗?”

“都去过了,一会再安排石虎的人马去突击,这次可是个不错的练兵机会!”

“呵呵呵,孟孙这个主意很好!”

逯明听着石勒和张宾之间的对话,明显感觉自己已经完全被忽视了,这心中更万分焦急,再次忍不住出声道:“主公!军师!逯明愿意带兵出战,将功折罪!”

张宾看到逯明这个样子,也不好意思再这样冷待他,毕竟,张宾看得出来,石勒并没有真的想惩罚逯明三人,而张宾自己对逯明的感觉还可以,毕竟逯明这个人确实有点本事,尤其是这人会筑城,这在胡人之中可是极难得的才干,杀了还真是有些可惜,毕竟在自己将来为石勒的谋划中,这样的人才实在太宝贵了!

想到这里,张宾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逯明,又看了看赵鹿和王阳那两个匹夫,心中略微有些好笑,这个逯明看似谨慎,实则是个耳根子软的,要不然也不会压制不住赵鹿和王阳这两个祸害,可惜,这话不能明说。

而张宾也是出于保护的意思,才不断当着石勒的面,有意无意的讽刺一下逯明三人,因为他很清楚,如果想要让石勒不改变主意,就要说些他们的坏话,反之,如果自己不断求情,石勒反而会觉得自己和逯明等人结党营私,那时,即使石勒不想杀也会杀了!

而这么深奥的一层,逯明等人如何能看得懂?

他们心中,现在可是把张宾给恨死了!

石勒也在观察逯明几人,这三个老兄弟,都是早年跟着自己一起出生入死的,可以说,都是跟自己有着过命交情的好兄弟,如今战败而归,也不想难为他们三人,毕竟,这个李矩确实是比他们三人高明的多,即使自己单独遇上,说不定也要吃几个大亏,何况是他们三个?

只不过,近些年,石勒年纪开始大了,猜忌之心也是一天比一天严重,如今他撇开众将,只留这三人在自己跟张宾身前,目的不过是想证实一下,张宾会不会为他们三人求情……

而令人意外的是,张宾不仅没有为这三人求情,甚至还不断有意无意地讥讽他们三人,这倒让石勒有了些想要护短的心思了,毕竟石勒很清楚,逯明这三人都是些直肠子的混蛋,喜欢就是喜欢,不高兴就不是高兴,脸上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见,即使谨慎如逯明这样的,也不善伪装,你张宾老说他们不好,且不说我石勒也怎么样?这怎么行?不行,一定要帮一下他们三个!

而且石勒自己清楚,自己最大的担心其实不是张宾,而是他掌管的君子营,君子营的势力一天天在壮大,这的确是好事,可是壮大的太厉害的话,就会对自己产生威胁,这也是石勒不得不防备的,幸好,今天张宾和逯明几人的反应看来,他们之间没有什么联系,张宾能当着自己面得罪他们,更是让石勒很高兴,因为这说明张宾没有营私更没有结党,否则他就应该帮他们说说话!而且既然张宾敢得罪他们,也就意味着张宾必须要跟自己一条心,跟自己走的更近,这样才没有人可以敢加害他,不错,张宾果然没有让自己失望!

想到这里,石勒心里虽然很高兴,可是面上仍旧是不动声色,他只是轻轻转过头看了一眼逯明,然后稍有些怒气地骂道:“逯明!你可知错!”

逯明一听石勒发火,心中顿时放下了一颗大石头,自己的主公的脾气,逯明还是清楚的,要是石勒一句话都不搭理你了,那就是真的惨了,要是石勒还愿意骂骂你,说明他还没有打算放弃你,还是看重你的……

所以逯明赶紧对着石勒跪了下来,大声道:“主公,逯明罪该万死,逯明有负主公期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