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三百二十八章:逃往阳城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36 2016-04-13 09:55:53

  听到荀藩的咳嗽声,秦王司马业这才从自己的惊恐回忆中恢复过来,他没有去看荀藩,而是看向了阎鼎,他突然觉得,阎鼎才是真正为自己着想的人,而自己的舅舅只是想利用自己达到目的而已,这石勒的大军是真的没办法抵挡的,尤其是自己现在的实力,要和石勒去战根本是以卵击石,自己的舅舅是想害自己吗?

阎鼎和荀藩同时注意到了秦王司马业的目光,阎鼎的内心是惊喜的,他知道,自己那番歌颂石勒战绩的话,已经成功勾起了秦王司马业隐藏在内心之中的恐惧了,秦王司马业的眼神告诉阎鼎,他已经同意自己择地转移的方略了!

而相对于阎鼎的惊喜,荀藩的内心却是五味杂陈,他何尝不知道和石勒这个汉国大将硬碰硬是多么的不明智,可是如果就这样跟着阎鼎跑了,以后自己荀氏一族的命运就全掌握在了他阎鼎的手里了!尤其是秦王司马业这个傀儡也要易主,这如何可以?!

所以即使荀藩已经发现了自己外甥已经认可了阎鼎的方略,仍旧坚持道:“殿下,请听一下荥阳太守李矩的看法!”

荀藩一边说一边偷偷地观察着秦王司马业的神态,他突然有种很不好的感觉,似乎自己的这个外甥对李矩的感觉很不好很不好!

看到秦王司马业这个样子,荀藩有些懊恼,当初,他为了控制秦王司马业故意把李矩捧的很高,搞得秦王司马业对李矩功高盖主的戒备心十分强烈,这本来是好事,可自己偏偏没有想到突然会杀出来一个石勒!这下可好,秦王司马业的确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极度不信任李矩了,但此时此刻,这简直就是他荀藩自己搬起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啊!

秦王司马业最不耐烦的就是这个李矩,而自己的舅舅仍旧不停的在说这个李矩!

这实在是让人厌烦透了,可是秦王司马业也知道自己不能不顾及自己两个舅舅的感受,所以只能再次把目光看向了荀藩,轻轻点了点头。

荀藩见秦王司马业已经首肯,就对着李矩说道:“李将军,石贼进犯我境,可有退敌之法?”

李矩听到了荀藩的问话,却没有立即回答,反而抬起头深深地看了一眼秦王司马业,然后才抱拳行礼道:“殿下,末将……”

李矩的话还没说下去,阎鼎突然插嘴道:“殿下,离密县不远就是阳城县(即今河南登封市告成镇,西汉武帝刘彻游嵩山,正式设立崇高县,东汉初并入阳城县,隋代改为嵩阳县),那里曾经是夏王朝的禹都,我们可以先去那里暂避锋芒,等待时机,而且臣在阳城那边还有不少人马在聚集,随时可以听候殿下调遣!”

“爱卿所言可真?!”

“臣万死不敢诓骗殿下!”

“好好好,如此甚好,这个密县就让这个石勒拿去吧,我们去禹都阳城县,到了那里我们在考虑到底去哪吧!”

荀藩和荀组二人一听如此,立知大事不妙,阳城县那个地方可不是自己荀氏的地盘,那可是阎鼎的地盘,到了那里,自己这些人命运可全都掌握在他阎鼎的手里了,所以二人同时异口同声地叫道:“不可,不可啊!请殿下三思啊!”

“有何不可?阳城县本来就是二位舅父最初建立行台之地,如今回到故地有何不可?”

荀藩和荀组听到秦王司马业的话,两个人的心里都是说不出的苦,当初在阳城建立行台本来就是权宜之计,后来去密县拥立你司马业,把人马都带走了,根本没有留下一兵一卒驻守,现在好,那个地方的设施倒是被阎鼎给利用起来招兵买马了,现在去到那里的话,自己荀氏手上的人马从数量上已经根本无法和阎鼎的人马抗衡了,本来密县也是阎鼎的地盘,要不是自己二人控制着秦王司马业,拉着李矩做外援,说不定这会儿已经死在阎鼎的手上了!

想到这里,荀藩首先开口道:“殿下,臣等愿意据密县以抗石勒,决不后退一步,如若非要转移不如往李矩李将军的荥阳一避!”

“荥阳?!”

“是啊,殿下,荥阳城乃是荥阳郡之首府(西晋泰始元年(265年),改河南郡为荥阳郡,郡治仍在荥阳城),东有荥阳关,可以拒石勒贼军,西北更有虎牢关,这两座关隘都是险要关隘,都可以抗击匈奴和各路流寇,而且荥阳东有鸿沟连接淮河、泗水,北依邙山毗临黄河,南临索河连嵩山,西过虎牢关接洛阳、长安,地势险要,正是殿下该去之地,只要殿下到了那里,励精图治的话……”

“舅父,你说的对,孤就是要去长安!所以,阎鼎听令!”

“臣在!”

“孤命你立即带孤和孤的两位舅父前往阳城县,我们去那里休整一下,然后四方打听一下诸侯的动静,时刻准备前往长安!”

“殿下英明!大晋中兴有望了,我等此次避开石勒并不是害怕或者逃跑,而是为了积聚实力,等待时机!”

“不错,阎爱卿说的不错,汉高祖刘邦也有前往蜀地积蓄力量之时,项羽再厉害也最终被汉高祖所灭,所以,我们确实需要等待时机!”

“殿下英明!”

荀藩和荀组听着秦王司马业和阎鼎两人的一唱一和,心都凉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石勒的到来,竟然给了阎鼎一个彻底控制住秦王司马业的机会!

荀藩和荀组两人后悔啊,他们真的不应该在密县停留的,真的应该早就赶去许昌的,要不是那个该死的贼帅候都阻挡了去路,也不会给阎鼎这个机会!这难道是天意吗?!

秦王司马业可不知道他两个舅父和阎鼎之间的争斗,他只觉得自己似乎离自己的妹妹-明月公主又近了一点了,最重要的是,这个阎鼎很听自己的话,自己看着自己的两个舅父那副窝囊的样子还真的有那么一点点的暗爽!

秦王司马业不断的对着阎鼎点着头,表示嘉许,这是他第一次当家作主,司马业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他觉得,权利真的是一件好东西,怪不得人人都想要不择手段的得到它!

秦王司马业甚至觉得自己这次不是因为石勒大军到来而逃跑,而不过是自己把一座自己不要的弃城让给了那个该死的石勒,不错,他不过是为了尽快赶到长安而做的选择而已!

秦王司马业突然转过头看向了李矩,然后开口道:“李将军!”

“末将在!”

“孤命你坐守密县,替孤殿后,如若战败,你也不用再来见孤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