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三百一十二章:雪夜查营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48 2016-03-30 10:14:02

  刺骨的寒风带起了漫天乱舞的雪花,鲍姑和葛洪两人之间这短短的距离,却好像被风雪阻隔了一般。

鲍姑清晰的感觉到了来自葛洪那边的杀意,这种杀意透过风雪,异常的清晰!

葛洪看着对面被风雪阻隔着的鲍姑,杀意也是越来越浓了……

葛洪有些犹豫,他自己脱口而出的秘密,这个应该永远藏在自己心间的秘密,就这么让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女人知道了吗?!

葛洪心里很清楚,他所说的贵人就是李太医口中的明月公主,而李太医也明确告诉了自己关于明月公主女相男身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关系着整个华夏的未来,因为她才是真正的晋朝继承人,但这一切在自己没有找到公主前,是绝不可以向任何人透露一丝一毫的,哪怕只是一个暗示也不可以,因为这其中的牵涉实在是太重大了……

鲍姑整个人都显得有些迷茫,她实在是想不明白葛洪怎么会突然对自己生出杀意,难道就因为他之前说的那个贵人?

鲍姑心中有着无比的委屈!

鲍姑的双眸噙着泪,目光紧紧地盯着葛洪,幽怨的质问道:“葛洪你要杀我?就为了你的那个贵人?还是为了你的宏图大志,你就要杀我一个女人?!”

面对鲍姑的质问,葛洪无话可说,他的内心也很纠结,对于自己面前的这个女孩,这个之前还在听着自己讲故事,甚至被自己的豪言壮语感动了的女孩,自己真的可以下得了杀手吗?!

鲍姑看着葛洪犹豫不决的样子,心都在颤抖,她害怕葛洪真的会对自己下杀手,可她又不信这个刚刚有些取得自己好感与信任的男子真的会伤害自己!

明明之前,他还信誓旦旦的说要娶自己的……

那个意气风发,豪气干云的奇男子,怎么会在片刻之间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呢?难道说权力对他来说比什么都重要吗?还是自己在他的眼里,就仅仅是一个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人吗?他的心里难道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自己?

带着这些疑问,鲍姑不仅没有因为葛洪的杀意而退缩,反而更向葛洪走近了几步!

葛洪看着鲍姑慢慢向自己走来的身影,心中的杀意不知道为何更强烈了!

鲍姑还是无法相信葛洪真的会杀自己,她双眸中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她望着近在眼前的葛洪,突然觉得他好陌生好陌生,再也不是那个对自己敞开胸怀诉说理想的男子了……

“葛洪,你真的要杀我吗?就因为你对我多说了几句话?你的贵人是谁,在哪里,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不想听也不想知道,是你自己要告诉我的!自己说出了不该说出来的是就要杀人灭口吗?葛洪你给我听好了,今天如果你不杀我,来日,我定杀你!我以我阴长生一脉的道统发誓!”

葛洪看着鲍姑的怒极气极的样子,不知为何,竟然有了一丝心疼她的感觉……

葛洪扭过了头故意不去看鲍姑的样子,并且低沉地说道:“你走吧,是我葛洪对不住你!我说了不该说的话,这不是你的错……”

“你是对不住我,在你的心里,你的贵人,你的理想比我重要的多,我本就是无足轻重的,不是吗?!”

“是!我葛洪也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你既然已经看清了,就滚吧,就当我们从未相见!”

鲍姑听到这里,气极反笑道:“那你不想知道我们阴长生一脉的道统了?你只要现在绑了我,慢慢逼我说出来,我想你一定有办法折磨我到无法承受,然后全部告诉你的!”

“滚!我不要再看到你了!”葛洪说完这句话,转过身,背对着鲍姑,一个纵身,已然消失在了风雪之中……

鲍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葛洪渐渐消失的背影默默地流着泪,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为了这个才第一次见面的男子哭泣,尤其是这个还想杀了自己的男子……

而一路在风雪中狂奔的葛洪,心里也并不好受,他只想赶快离开那个女人,不想让她看到这样的自己,他觉得他在产生杀意的那一刻,真的好肮脏!难道要实现理想一定要变得如此肮脏,如此现实和真实吗?就因为自己说了那个贵人可以拯救华夏,说漏了一些关于这个贵人的秘密吗?这些事,做不做得CD是一个问题,自己竟然因为这个就要杀人灭口吗?那个动了杀意的自己才是真的自己吗?

为了权力,为了欲望,为了自己的理想!我葛洪真的可以舍弃一切吗…。。

此时此刻,风似乎开始变得小了,雪却变得更加的大了……

而小草和惠儿,樱桃三人已经快跑回女营了!

而正当三个女孩庆幸自己平安回营的时候,一个黑影突然窜了出来,挡在了三人的面前!

三个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人吓了一跳,难道有人专门守在这里逮她们三个?

只见那人影却是一个和惠儿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只不过从打扮上看上去并不像是中原的女孩!

“快点快点,你们三个跑哪里去了?祖夫人让人传了令下来,说是再过会就要来查营了!你们三个还磨磨蹭蹭什么呀?!要是被别人发现你们私自离营,可怎么办好?!”

或许是因为下大雪的缘故,小草她们三人并没有认出这个人影到底是谁,不过她那一口河西口音,倒是让三个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原来这个女孩不是别人,正是和小草她们三人同一个帐篷的秃发部女孩,乌日娜!

樱桃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所以第一个问道:“你作死呀,那么晚在这里等我们?!”

樱桃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安了安自己的心,然后继续啐道:“乌日娜,你吓死我了,你怎么知道我们来这里的?”

“我……我担心你们……”

“哼,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

“我……我没有……”

惠儿和小草听到这里,实在是听不下去,惠儿赶紧走到乌日娜身边安慰道:“娜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草也拉了拉身边的樱桃,劝解地说道:“樱桃姐姐……”

樱桃也实在是没心情跟乌日娜计较,她现在最反感的人是惠儿,你看看,你看看,这个惠儿可不又去做好人了!

惠儿可没有樱桃想的这些心思,她看着乌日娜明显冻得发抖的样子,就知道她在这里等了很久了,所以赶紧搂住了冻得发抖的乌日娜。

“惠儿,你真好,我们赶快回自己的帐篷吧,我听说,这次祖夫人,是要挨个营房去检视!”

“检视什么?!”

“我也不清楚,不过有很多人已经被叫起来烧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