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三百一十一章:葛洪的决心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606 2016-03-30 10:13:01

  今夜,注定是让鲍姑难以忘怀的,太多的震惊和惊讶,已经让鲍姑的眼睛都发亮了!

他!葛洪,竟然要创建“道教”!

他真的要一统所有的教派?!

这是何等的气魄?!何等的雄心壮志?!

鲍姑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她不知道葛洪是否真能像他说的那样做到那几乎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可是,凭着少女的直觉,她觉得葛洪一定会为了自己的目标而拼尽全力去努力!

甚至,鲍姑觉得,如果可以,她愿意和他一起为了他的理想而奋斗,哪怕前途再艰难!

葛洪在说完那些让自己都激动不已的话后,再次把目光看向了鲍姑,他发现,鲍姑看向他的眼神里也似乎多了一点什么……

葛洪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他看着她的眼睛,心里却充满了满足与自豪感!

葛洪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个女孩说出自己的心声与志向,他只觉得他在她面前说出这些话后,心里有说不出的痛快!而且鲍姑并没有一丝因为自己的话而鄙视自己不自量力的眼神,甚至从她的眼神中还充满了对自己的崇拜和信任!

这如何不让葛洪的心为之牵动?!为之振奋!?

鲍姑看着葛洪的眼睛也是越发的明亮!

要知道古往今来多少道家,神仙家,方士,五大仙门等等流派都没有一个人提出过一统各派的想法,他葛洪,这个葛玄葛仙翁一脉的传人竟然想一统这所有的流派,然后创立一个属于中土自己的教派!甚至还想让这个“道教”成为这世间唯一的教派?!

他葛洪……好大的志气,好大的野心!

不过葛洪自己心里很清楚,自己的这番言论是冲动的,但不知道为何他就想在她的面前说这些!

这要在平时,自己从小的历练与修炼,早就让自己遇事古井不波,像今天这样的冲动言论,葛洪相信,这是第一次也是他一生唯一的一次!

葛洪深呼了一口气后,看了看似乎越来越大的风雪,突然意识到自己把一个女孩深夜留在这寒风雪夜之中,真的是万分的不妥,所以赶紧说道:“鲍师妹,这风雪是越来越大了,你才受我真气疗伤不久,需要好好休息,你还是赶快回去吧……”

听到葛洪关心自己的话,鲍姑这才回过了神,她心中并不愿意马上回去,她还有几句要紧的话要问葛洪,所以开口道:“葛洪,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鲍家的秘密?!“

葛洪听到鲍姑的话,立刻坚定的看向了鲍姑!

鲍姑看到葛洪的眼睛,心中又是轻轻一叹,她知道自己接下来说出来的话,或许会很打击葛洪,但她必须要让他知道他的志向虽然宏大,但是道路却注定不会一帆风顺,甚至会坎坷无比……

鲍姑斟酌了一下想说的话,慢慢地说道:“葛洪,你是不是很想学我这手御空之法?”

葛洪听到这里,只是肯定的点了点头,并没有接话。

鲍姑看到这样坦诚的葛洪,心中却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她犹豫地说道:“葛洪,你是无法练成我们这派的道统的,你也知道我们阴长生一脉是非常特殊的!”

“只传拥有异能之人吗?!难道没有别的办法来训练吗?!”

“应该没有,起码我没听说过,好,先不说我这派的道统,如果我猜的没错,不管是你们葛仙翁一脉的符箓之术或者是其他流派的符箓之术,也是相当难学,因为这些符箓其实都是通过内功心法,在人体的穴位上施用,其目的是为了增加内力通过穴道时所激发的力量,然后通过这种被增强出来的力量来激发符箓上的真言的功效(其实符箓这个东西是否真的有效,我个人的看法是,真的有效,这不是迷信,是真的有,不仅《辰州符箓大全》上有许多记载,真实的世界上也确实有,譬如治疗大肠包这种疾病,民间俗称蛇羹肉,治疗的时候就会念一些真言,而更神奇的是,近代江南也有人用普通的针插在树上,默念几句真言后,自己就在树下乘凉,周围的蚊虫全部围绕在针边,这人也不去伤害它们,乘凉完毕,针一拔,蚊虫自动飞离,因为要保护这些人,所以不方便公开,但是这确实是真人真事,尤其是治疗蛇羹肉的这种方法,应该还能打听到,所以说,这世界上有很多事,的确是解释不通的,大家请用科学的角度去考虑这些问题,我不提倡迷信,但是因为小说需要,符箓上的能力我会写的夸张些的)”。

“你说的没错,的确是这样!”

“我看过我父亲画过符箓,极难画,稍有一个笔画不到位,整个符箓就作废,是不是这样?而且符箓使用的地方,位置有一些偏差都会失效,而且据我所知,每种符箓在施法的时候都需要不同的虫引!是不是,葛洪!?”

葛洪很惊讶,这个鲍姑竟然知道的那么多,尤其是对符箓之术了解的还很深入,看来阴长生一脉果然不容凡响!

葛洪慢慢地点了点头,肯定的说道:“是的,你说的基本没错!”

“所以光你这种符箓之术就难以穷究对错,我这脉的异能更是能人稀少,甚至每代的传承都会出现找不到传人的尴尬,如今又是乱世,很有可能,我们这些教派道统,都会消亡!即使这样,葛洪你还要坚持你的妄想吗?!”

葛洪看着鲍姑的眼睛,坚定的说道:“正是因为这样艰难,才更需我去做这些没人敢想没人敢做的事!即使我自己学不会,但我可以把所有的体系记录下来,留待有缘之人,但是这之前,我们一定先需要一个统一的教派!不然就像你说的,我们中土所有的教派可能都不需外教的入侵,自己就消亡了!”

“葛洪……”

“师妹,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我葛洪心意已决!而且我可以告诉你,我这次要找那个贵人其实也是有私心的,我很清楚自己的理想有些妄想,所以我才需要一个可以辅佐的人!”

“可以辅佐的人?!葛洪,你想学太平道?!还是五斗米道?(两个都是反政府,妄想以邪教统治天下的流派,后期的寇谦之,寇天师,就提出“清整道教,去除三张伪法,三张是指张道陵、张衡与张鲁的教派,坚决反对利用天师道犯上作乱,后世有北寇谦之,南葛洪之说)”

“那些都是败类,仗着手上有些上古传下来的道统和真经,就欺世盗名的干些伤天害理之事的祸害!我葛洪不屑如此!(太平道和五斗米道其实也是同源,都是学的《太平经》,据考证,一百七十卷的《太平清领书》是从甘忠可的十二卷《包元经》发展而来的,也就是张角学的那本书,至于《太平清领书》与《太平洞极经》的关系,应该就是一本《太平经》的两种版本,据梁孟安的《道教义枢》说,张道陵曾得太上授与《太平洞极之经》一百四十四卷,也就是《太平清领书》的另一传本。宋代张君房辑《云笈七签》亦沿此说,并交待说:甲乙十部合一百七十卷,今世所行。按正一经云:有《太平洞极之经》一百四十四卷,今此经流亡殆将欲尽。此之二经,并是盛明治道,及证果、修因、禁忌、众术等也。 可见两种《太平经》内容是基本一致的。)”

“那你想怎么做?”

“我想辅佐一位明君,宣传我的道统,并且助他一统天下,结束乱世!”

“呵呵,所以你才要去找你所说的那位贵人?”

“不错,因为他的身上隐藏着足以改变天下局势,甚至结束战争,再次重振我华夏的秘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