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三百一十章:葛洪的野心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646 2016-03-29 09:07:40

  鲍姑听到葛洪的话,简直有点无法接受了!

葛洪之前说中土的道法源流都是从崩溃的商代祭祀制度中流传下来的,她还能稍微接受一点,可是如今葛洪竟然又说佛道竟然也是同源?!这简直是胡说八道啊!可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鲍姑却又隐隐觉得葛洪说的很有道理呢?毕竟这逻辑上是说的通的……

鲍姑有些自言自语的说道:“你是说,商人继承发展的文字其实也并不完整!?而佛教因为是从西域来的,他们所承接的文字体系可能更接近商人早期学习到的那种神秘的文字体系?”

“我认为,佛教不仅和我们中土的各家道统流派是同源同根,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的这种宗教所保存的古老祭祀体制中有我们从上古时代就遗失的另一部分传承!”

“你是指?”

“长生和轮回之说!轮回你不知道吧,就是哪怕你这世死了,还可以通过轮回重新投胎转世,这个跟我们道家的长生不同,我们道家万一死了怎么办?我们都说不清楚,也不敢去想,可是佛家却说出来了,你说这个轮回神奇吗?!(后世的道家因为融合了佛家的思想才有了鬼也可以继续修仙为鬼仙,普通人人死之后也有轮回的说法,而这种先进的思想也多亏了那本《太平广记》,才让人系统的知道了后世的道教神话体系,也让我们这个时代各种神仙小说有了系统的参考,而佛家的各种手印,瑜伽系统也是道家没有的)”

“对,我也想过这个问题,我甚至怀疑过历代仙长所谓的兵解,尸解,其实都是为了防止盗墓……嘻嘻,其实要不是我自己身有异能,我都觉得这个长生之说很荒诞,因为我根本没法跟人解释人死之后会怎么样……看来,这个佛教还真有点意思,小小的一个轮回,已经比我们道家先进了许多!”

“嗯,这就是我之所以对佛教如此忌讳的道理,你想想看,我们中土传承的商代祭祀体制还没有统一起来,而一个拥有着更多完整体系,甚至更接近本源的宗教出现,这对于我们道家来说,简直是一场噩梦!偏偏最最心痛的是,我中土大地,竟然没有几人看到了这一点!”

鲍姑听到了葛洪的话,心里也是一阵的黯然,葛洪说的没错,如果不是葛洪今夜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她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即使是自己的父亲,应该也没有想到这点……

鲍姑抬头看了看夜空,心里也同时烙印上了两个字:佛教!(其实佛教也是吸收了大量印度雅利安人的婆罗门教,而雅利安人是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时候进入的印度,而婆罗门教也是一种祭祀体制,也就是说,从人种迁移说的角度来看,很有可能商人的祖先和雅利安人的祖先都在两河流域待过,都接受过同一种文化熏陶,但是因为各自发展的方向不同,经历了各自的变迁!)

“葛洪,你能肯定佛教的教义就是最初的那种体系吗?”

“应该也不是,我个人还是坚持认为起源佛教的地方,应该也只是继承了一部分,但从现在我所知的情况来看,他们确实比我们的要完整,但佛教应该也并不是最初的体系,因为我们都经历了如此多的战乱和历史变迁,他们又怎么可能毫发无损呢?我想,那种最初的文字应该也已经分散在了各地,而我们中土流传的那一部分道统却还是四分五裂的!”

“哼,我才不信佛教真的比我们道家好呢,就像轮回一说,他们的确是比我们更进了一步,但谁知道我们的某些事物不比他们的更好呢?”

“师妹说的没错,他们或许在某些理论和某些体系上更加完整,可是他们应该没有我们中土的符箓之术或者像师妹这派可以充分使用异能的道统!”

“哼!谁是你师妹?”鲍姑调皮的看了一眼葛洪后,又继续问道:“葛洪,我问你,你为什么说佛教所传承的也只是最初文字和体系的一部分呢?”

“因为我还听说几种不同的宗教,也都是西方传来,他们似乎之信仰一个神,整个宗教只有一个神!对了,好像叫做基督,还是耶和华?!我忘记了!”

“唯一的神?!你从哪听来的?”

“不错,我也是听我师父说起的,具体他也没说清,只说是从遥远的西方传来的。”

“西方?!”

“西域吧”

“这是什么教派?葛洪,你快说呀!”

“听说这种宗教的体系也很庞大,而它的起源也很古老(基督教在中国早期被叫做景教,也是在公元3,4世纪传来的,西晋末期可能还不是景教,而是已经在变化了的基督教,景教教义和原始基督教有差别,而基督教起源是犹太教,犹太教的起源也是在两河流域,差不多就是伊朗地区,甚至产生的时间上也和婆罗门教,道家上古神话很接近!所以我确实认为世界三大宗教可能同源,只不过各自发展的轨道因地理人文不同而不同了,但其实是同源,至于早期流传在草原的基督教类别,我的看法是很有可能是源自犹太教的一种变化了的分支!顺便说一下,清代的时候,北京地区的基督教传教士看到五大仙门的各堂香头们是害怕的,甚至许多宗教上的事还要去求五大仙门的人,这个事是记录在燕京大学的事,民国时期的苏钦儒先生也谈过此事,据说当时五大仙门和基督是敌对的)

“天啊!葛洪,你的意思说,所有的体系都是从西方传来的吗?我们商代的祭祀制度,佛教的宗教体系,还有你说的那一种一神制的宗教,都是源自西方来的神秘文字所记载的最初的祭祀体制吗?(楔形文字体系)”

“是的,我就是这么认为的!鲍师妹,我葛洪今生最大的理想就是要把这所有的体系都参透,然后将这三种同源同根的体系融合成完整的一体!但是我也知道这很难很难,几乎难以做到,所以我想先把我们中土的体系整合一下”

“天啊!葛洪,你好大的野心?!你想过你能做得成吗?!这可能吗?!”

“师妹,你我都是道家中人,且不说其他西方教派入侵我中土,光我中土各流派之间的倾轧也是无止无境的,更别说那些流派所传承的道统是否正确了,而如果这些从古传承的道统其实是错误的呢?他们大部分人也不会去思考,只是一味的去练下去,哪怕错漏百出,身首异处,也不会有丝毫的质疑,只会认为是自己无缘,甚至还会循循善诱自己的弟子继续错下去!”

“的确如此,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

“我葛洪愿意向天发誓,如有机会可以完完整整的把所有中土的流派道统集合在一起,我葛洪会联合所有各派道家高人一起重新参悟考订,我相信集我们众人之力一定可以成功!到那时,我们也会真正接近我们一直所追求的道!师妹!到了那时,我们不仅有了可以和其他入侵我中土的其他西方教派一争长短的能力,说不定也有机会寻找到我们各派历代祖师所说的,真正的长生之道!”

这一刻的葛洪,不仅袍袖被风吹的鼓鼓的,整个人也是无比的意气风发!

鲍姑看着意气风发,雄心勃勃的葛洪,竟然有些痴了……

葛洪抬起头,看着在狂风中飞舞的雪花,大声道:“我葛洪向天发誓,我有生之年,定要把天下道法源流归为一处!创立一个可以和佛教或者其他任何教派分庭抗礼,并且最终有一天可以一统天下所有的教派!”

鲍姑听到这里,忍不住脱口问道:“那且不成了这世间唯一的教派了!?”

“不错,我叫它,道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