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二百九十七章:鲍仙姑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100 2016-03-23 10:28:57

  葛洪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绿衣少女竟然还有这样一手!自己已经高估了她很多,不想还是没有料到她竟然有这一手隔空御物的本事!

而且两块大石的来势如此汹涌如此凌厉,一时间,葛洪竟连转身逃跑的时间都没有,只能面朝着来袭的大石往后疾退!

这大石却好似长了眼睛一般,紧紧地盯住了葛洪,紧追不舍,刹那之间,就要正中葛洪了!

也正在此时,葛洪的两只手上忽然各出现了一张杏黄色的符箓,并且在黑夜中突然自燃了起来!

只见葛洪口中默念着一些真言,双手一合,顿时把两张符箓合在了一起,火光顿时大盛!

只听葛洪突然大喝一声,双手对着左右飞来的两块大石同时拍出!

“轰”的一声巨响之后,两块大石竟同时碎裂了开来,弄得整个天空都弥漫着大量的粉尘!

绿衣少女看到这一幕,却好像并不觉得有多奇怪,反而双手手指交叉,不断地变幻着不同的手势,口中也念念有词,突然,她周围地上的石头,竟然慢慢的都漂浮了起来……

绿衣少女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前方,她正等待着葛洪的反击!

而此时的葛洪已经再次上了树顶,他低下头,看着那个用石头保护自己周身的少女,眼神却变得复杂难明起来……

葛洪并不清楚这个少女的来历,尤其是她这手可以御物的本事,自己绝对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绝对是一种术法!至于她师承何人,却是没有一丝的信息,自己的师傅郑隐也没有提起过,自己除了在《灵宝经箓》(《灵宝经箓》传自葛玄,故后世灵宝派道士奉他为阁皂宗祖师。葛洪是葛玄的侄孙,郑隐是葛玄的真传弟子)上看到过少许语焉不详的记载外,再无一丝可供参考的信息了!

葛洪忽然眉头一皱!

原来,那个绿衣少女已经发现了他的位置,正抬头看着他呢!

“呵呵,不愧是葛仙翁的侄孙,这一手灵宝符箓里的符咒果然厉害,竟然能把我的飞石击成粉末,好大的本事!”

“呵呵,既然知道了我的师承,还不投降?不怕我再祭出更厉害的符箓吗?!”

“嘻嘻,你要是还有,就不会躲在树顶上了,你知道不知道,你现在虽然在上方,却正是众矢之地?!”

绿衣少女一边笑嘻嘻地说着,一边把周身漂浮起来的所有石头都抬高了几许,遥遥对着葛洪的方向做出了威胁的举动!

葛洪心里清楚绿衣少女说的都是实话,自己身上的确没有太多符箓了,符箓这个东西可是很费功夫和精力才能制作的,并且还要用上自己的血才能启动,启动的时候还需要一些白磷粉助燃,这稍稍一个不小心还会伤到自己,之前自己使用的符箓还都是自己以前备好了,准备万一有事时用来救命的护身法宝!

葛洪现在身上能用来攻击的符箓已经没有了,只剩下一张神行符(类似《水浒》中神行太保戴宗用的那种,《抱朴子》中也有记载这种神行符)和一张用来逃命的遁地符!

葛洪的心里有些苦涩,自己一直凭借着自己武艺高强,又会一些内功术法(这种术法大致就是武术中的内功心法,根据考证,尤其是在阐述五大仙门系统的资料中发现,武术中的术在发动时也是有真言的,【参考义和拳研究,这是有专人考证的事实】,在心中的默念的时候,甚至可以在短时间内改变人体经脉,以达到不可思议的效果,在五大仙门的资料中甚至还记录了一种武术,可以对动物进行控制!神奇吧,是真是假,大家自己辨别,我个人是相信的,那么为什么要会突然说起这些呢,以后我会在小说内讲明白的),自己都觉得当世除非遇到自己师傅那种级别的人,否则根本不需要用到符箓这种东西……

葛洪有些懊悔,早知道真的应该多准备几张,可是谁知道会遇到这种事情,看来这次自己是真的大意了,弄不好今天是真的要栽跟头了……

不过,葛洪并不打算就这么认输,他打算先套一套这少女的话,毕竟看她年纪也不大,顶多十五,十六岁的年纪,想来处世也不会太深,而且要长时间维持术法,对精力的要求也是很高的,只要自己能拖上个一时半刻,或许……

葛洪想到这里,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绿衣少女娥眉一蹙,稍稍有些恼怒葛洪的无礼,她可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刚才的猜测有什么可笑的地方!

绿衣少女娇喝道:“胖子!你笑什么笑,小心本仙姑的飞石!”

“别别别,葛洪无意冒犯,仙姑的本事,葛洪领教了,果然是厉害之极!”

绿衣少女一见自己父亲口中夸耀的无比厉害的葛洪竟然夸奖起了自己,心中顿时有些小小的雀跃,这连带着之前葛洪的放肆笑声也原谅了不少……

“嘻嘻,这么说你认输了?!葛胖子,你的实力也不怎么样啊,亏我爹爹还把你夸的那么厉害,看来,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哦?你爹爹?!你爹爹是哪位高人呢?!”

“呵呵,你想套我的师承?我偏不告诉你!”

“仙姑多虑了,葛洪实在是自愧不如,能教出仙姑这般仙女的高人,葛洪心中仰慕不已,所以才想问一下,也好日后可以拜访求教一下!”

“求教?!你别做梦了,我们鲍家的道术可是不会传与外人的!”

“鲍家?!”

绿衣少女一听葛洪发问,立时知道自己已经说漏了嘴,可是如今想不承认也不行了,只能涨红着脸大声道:“不错,鲍靓正是家父!”

“鲍氏?!天啊,竟然是阴真人(《神仙传》《云笈七签》《历世真仙体道通鉴》等有其传,阴真人俗名阴长生,是河南新野人,他是汉朝皇后的亲属,师从马鸣生,得《太 清神丹经》等道决,道书中有不下十种题阴长生修撰,如今本《太清金液神丹经》卷中、《金碧五相类参同契》《周易参同契》阴真人注、《忠州仙都观阴真君金丹诀》《阴真君五精论》《阴真君金木火丹论》等等)一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