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二百九十八章:经脉受损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76 2016-03-23 10:29:40

  鲍仙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葛洪竟然一听自己父亲的名字就知道了自己门派的师承,整个人立时惊讶的有些合不拢嘴了!

也因为这一惊讶,鲍仙姑分了神,这用术法驱动的飞石也全部自己掉在了地上,偏偏就在这时,葛洪突然从树上飞跃而下!

只见葛洪在天空中把手中的剑使出了四五朵剑花,直指鲍仙姑!

鲍仙姑眼见自己中了葛洪的诡计,已然后悔上当,自己真不该被葛洪用话语分了心神!

鲍仙姑面色一紧,却也不见多少慌乱,只见她再次变化起了繁复的手势,口中也是念念有词,只是片刻之间,竟然又让地上的石头漂浮了起来,而且用着比之前还要快速的飞射向了空中的葛洪,这一次,鲍仙姑是真怒了,下手完全没有了顾忌!

瞬间,铺天盖地的飞石全部射向了在空中的葛洪,即使葛洪的剑花舞的再多再欢快,面对这样铺天盖地的飞石攻击,葛洪似乎也只剩下了挨揍的份……

葛洪看见这漫天的飞石,心头也是一惊,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个鲍仙姑竟然能在这电光火石之间还能从容不迫的祭出术法,这是多么惊人的天赋和能力?!

不过,现在并不是去惊叹这些事情的时候,葛洪如今身在半空,又是在夜晚,即使葛洪因为平时修炼的缘故,视力比常人强上好多,想要避开这漫天的飞石,也是不可能的!

葛洪心里清楚,今天看来是不能善了了,自己即使拼着受点伤也要尽快把鲍仙姑给尽快制服,不然,这小女孩手上还有什么手段是自己所不能应付的可怎么办?!

可正当葛洪准备全力抵挡这波飞石攻击之时,这满天的飞石竟然又毫无征兆的突然掉了下去!

而下方的鲍仙姑,整个人也变得异样了起来!

“阿嚏!阿嚏!阿嚏!”鲍仙姑连续打了三个大喷嚏,而且看情形还有继续再打几个喷嚏的态势……

而因为她的喷嚏,她祭出的这些飞石也全部失去了控制,“噗!噗!噗!”地全部掉在地上!

葛洪怎么会错过这样的天赐良机,等到鲍仙姑的喷嚏打完,自己手中的长剑已经架在了鲍仙姑白皙的脖子上了……

面对着这冰冷的寒光,鲍仙姑只有强忍着鼻中的酸劲,硬是是把几个喷嚏给塞了回去,可这其中的难受实在是令人无比的痛苦……

葛洪看着这样的鲍仙姑,心中顿时觉得好笑无比,故意调侃道:“妹子,忍得很辛苦吧?把喷嚏打出来吧,不打出来该有多难受呀!?哈哈哈!”

“阿嚏!阿嚏!”鲍仙姑被葛洪一激,这鼻中的酸痒反倒更加地严重起来!一时间自己在这个大男人面前是优雅尽失,狼狈之极!

想到这里的鲍仙姑涨红着脸,嗔怒道:“卑鄙!”

这话才一说完,鲍仙姑竟然因为一时激愤,致使本已有些无法平复的气息更加混乱,气血一阵翻涌,整个人便昏了过去……

葛洪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个程度,这个鲍仙姑竟然会因为这样的事昏过去……

可是,总也不能就在这野地里抱着一个大姑娘吧?这带回营地也不合适啊?这一下子倒真让葛洪犯难了,自己总不可能就这样不管不顾吧!?更何况自己还有许多修炼上的谜团和难点想请教她,可偏偏这仙姑还真就这么昏了过去……

葛洪很肯定这鲍仙姑就是鲍靓的女儿,否则怎么会使用如此神奇的术法?这阴真人一脉的传承最过神奇,不仅要有缘还要有特别之能才能传承,这可都是自己从《灵宝经箓》中少许的记录上看到的!

“姑娘!姑娘!?醒一醒!醒一醒!”葛洪一边呼唤着鲍仙姑一边用自己的内力往鲍仙姑的经脉上传输真气。

这一阵又一阵的暖流立时游走在了鲍仙姑的周身经脉之中。

鲍仙姑也是修炼之人,所以葛洪的真气才一入体内,鲍仙姑就苏醒了过来,但是她仍旧紧闭着眼睛,不敢睁开眼睛去看葛洪一眼,这周身经脉竟然被一个成年男子的真气游走了一身,羞煞人也!要是被他知道自己已经醒了,这让她一个女孩家如何自处?

何况,鲍仙姑觉得这葛洪的真气真的很舒服,尤其是自己的身体似乎很是受用,一点没有排斥的感觉出现,要要知道,大凡修炼之士的内家之气都是各不相同的,没想到这葛洪的修炼之气竟然和自家的修炼之气可以交融,这怎么不叫人惊讶?!

葛洪并不知道鲍仙姑已经醒了,所以仍旧在给鲍仙姑输气,尤其通过输气,葛洪发现,这个鲍仙姑的经脉似乎有些受损!就继续豪不吝啬的为鲍仙姑输气,并且源源不断地用自己的真气滋润鲍仙姑已经受损的经脉!

鲍仙姑也发现了葛洪的意图,并且她发现,葛洪的所作所为丝毫没有一丝恶意,在真气游走自己周身经脉之时,葛洪有意避开了自己周身的一些大穴,可以说每一处真气游走的经脉穴道都是有裨益而无害的!

葛洪因为不知道鲍仙姑已经醒来,又担心因为天气寒冷,而自己在输气的过程中会让鲍仙姑受到不必要的寒气入体,所以只能无奈的把她拥入怀中,全力输气。

恰在此时,小雪变成了中雪,风也越来越大了起来,而葛洪依旧怀抱着鲍仙姑坐在冰天雪地之中,并且用自己的身体挡住这些风雪……

时间,一分一秒的慢慢过去了……

忽然,葛洪发现鲍仙姑的身体变得有些发烫,脖颈之间也似乎出了汗,而这汗味竟然还夹带着一股淡淡的少女体香……

葛洪也是正常健康的青年男子,即使是修炼多年也有些心神恍惚,而这淡淡的香味,却好似越来越浓了……

鲍姑(以后就不叫仙姑了,历史上的记载也就是鲍姑,我也懒得多大一个字了)原本被一个男子抱在在怀里就已经令人非常的扭捏和害羞了,可偏偏自己又不能暴露自己已经苏醒的情况,而偏偏这葛洪的真气实在是让自己舒服无比,尤其是自己受损的那些经脉,都似乎有了痊愈之像,这所有的种种都让鲍姑不知道该不该打断葛洪对自己的疗伤……

可是这真气传输毕然是需要经过人体每处大的经脉的,这几个周身的真气运行,自然是会让人周身发热并且出汗的……

这少女温暖的身子,夹带着少女独有的体香,葛洪的呼吸也慢慢变得粗重了起来……

而鲍姑也正是情窦初开的年龄,对于男女之事也正是似懂非懂之时,这身子被男子轻轻拥住不说,还有这男子粗重的呼吸不断吹拂到自己的耳畔,此情此景,又如何是一个****的少女所能经受得住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