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三百零一章:孽缘(一)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33 2016-03-24 09:48:21

  祖道重被秃发思复鞬这么突如其来的一阵奚落,心中已有了一些愠怒,但仔细一回想自己之前和秃发思复鞬对战时的情境,虽然战法实用,但确实谈不上有雅观……恰巧,自己现在手上擒住的女孩又是弯腰背对着自己的,这确实是令人有些尴尬……

祖道重迅速放开了手,转头对着秃发思复鞬狠狠地瞪了一眼!

秃发思复鞬看到祖道重那副样子,笑得更加的起劲了,一边笑一边调侃道:“哈哈哈,我一说你就放开了,这是做贼心虚吗?人家女孩明显不会什么武技,纯粹是看不过你这种打法,前来劝架的!”

祖道重耳边听着秃发思复鞬的话,心里也确实有一些懊悔,刚才自己对这个女孩动手的时候就已经发现她根本不会任何搏斗技能,但也不过是因为自己还不清楚她的来历,所以才会有如此举动,现在自己堂堂一个男子汉竟然被一个鲜卑人笑话自己不懂男女礼仪,实在是可恶至极!

小草见祖道重已经放开了惠儿,赶紧跑到了惠儿的身边,紧张地问道:“惠儿姐姐,你没事吧!”

惠儿对着身边的小草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有什么事,但是这被祖道重扭过的胳膊却还是十分的疼痛!

惠儿揉着自己的胳膊,正待要和小草一起前往樱桃处,祖道重却突然伸出手来拦住了二人的去路!

“怎么?将军还没有欺负够小女吗?!是否要把我的另一只胳膊也扭了?!”

“姑娘,刚才之事,确实是祖某不好,不过,这半夜三更,你们三个女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作为营中副将,职责所在,不得不问个清楚!”

祖道重的话正是惠儿三人心中最担心别人知道的事,又如何能回答的上来?这乍一询问之下,楞是聪慧如惠儿这般的女孩,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而惠儿支支吾吾的样子,更是令人起疑。

祖道重见这个叫惠儿的女孩儿并不回答,而且整个人都变得躲躲闪闪的样子,心中的疑惑也就更大了,他并没有急着问这个惠儿,而是把目光看向了另外两个女孩。

樱桃在秃发思复鞬的身边,离祖道重有些距离,又是晚上,倒是看不真切,反倒是就近在眼前的小草,这披头散发的样子,完全看不出长什么样!

祖道重心中立即起了疑惑,这女孩的这种打扮可不像是中原的人,中原女子哪有如此打扮的?倒是有点像……

秃发思复鞬其实也在观察这三个女孩,那个拉开祖道重的惠儿算是帮了他一把,所以秃发思复鞬也比较关注,见她在被问起到这里的缘故时的支支吾吾,心中也有了一些疑惑,只不过他并不觉得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能有什么危害!

而当秃发思复鞬看向这个惠儿姑娘旁边的女孩子时,立即惊讶的大呼小叫起来了:“啊啊啊!是你是你,怎么老是遇到你,你是鬼还是妖啊!怎么整天缠着小爷,我怎么那么倒霉?到哪都能遇见你呢?!”

祖道重听到秃发思复鞬的话,好奇的问道:“你认识?!”

“当然认识,她那副丑样,我想忘记都难啊!”

“呃?!很丑吗?!”

“丑,真的好丑好丑,我白天见到她都觉得撞见了鬼!”

祖道重听到这里,就没有再去搭理秃发思复鞬了,他对着小草问道:“你们三个都是女营的吗?!”

小草没有搭理秃发思复鞬的话,听到祖道重询问自己,就立即回答道:“是的,我们三个都是女营的。”

“你真的如秃发将军所说有那么丑?!或者你是羌人(当时的羌族妇女有披发覆面的传统,据说是因为羌人早期的头领娶了一个被割去了鼻子的女人,女人因为厌恶自己的样子,就披发覆面,不让除了自己的丈夫以外的男子看见自己的长相,慢慢的,反倒成了羌人的一种习俗,这个习俗起源大约在秦厉公时期形成)?

“不是,民女确实是因为生得太过丑陋才披发覆面,如果将军不信,可以一观!”小草说着说着就抬起手,准备把头发撩起来给祖道重看一下,毕竟自己的脸上现在的样子有多丑,自己很清楚!

祖道重一见这披头散发的女孩也这般说自己丑陋,心里其实已经信了一大半了,他也没有兴趣半夜三更的时候见太丑的事物,所以挥了挥手,示意她不用如此。

这时,秃发思复鞬身边一直没有吭声的樱桃不知道怎么了,突然跳了起来,快速的跑到了小草的身边,也不经过小草同意,就把小草的头发撩了起来,指指点点的说道:“将军,你看看,你看看,她是真的很丑的!”樱桃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的脸也贴近了火光,这一丑一美的对比景象,还真让祖道重看的有些发愣了!

而此时,秃发思复鞬也已经站了起来,走到了祖道重的身边,他也看到了樱桃的这番对比,确实,这样一个对比之下,这丑女孩旁边的女孩,真是有种说不出的美艳!

一时间,秃发思复鞬也看的有些呆了,当然他是看樱桃看呆了……

惠儿看到了樱桃的所作所为,心头顿时愤怒了起来,她快步走到樱桃和小草身边,一把推开了樱桃,怒斥道:“樱桃,你太过分了!”

樱桃一听惠儿出言凶了自己,心里也有些尴尬,自己做的这事确实有些不光彩,可是人家小草不也没吭声啊,就你惠儿装好人!?哼!

樱桃犹自犟嘴啐道:“惠儿姐姐,我这是帮小草!哼,你还推我,不识好人心!”

“有你这么做好人的吗?你有想过小草心里有多难受吗?!”

这惠儿说着说着,竟然哭了起来,她实在是觉得小草太委屈了,长的丑又不是她的错,父母所生,她可以选择吗?这樱桃实在是太坏了,自己真的后悔跟这样的人结拜做了姐妹!

小草见惠儿为自己竟然哭了,心下是真的一暖,连忙劝慰道:“好姐姐,好姐姐,小草没事的,小草本来就长的丑,没事的,好姐姐,你不要哭了!”

惠儿见小草那么懂事,竟然还反过来劝自己,心里更是为小草不平,相对的,自己对这个樱桃也就更加的厌恶了起来,再也不想看她一眼了!

而祖道重看到这三个女孩之间的一幕,也有些愣住了,倒不是因为樱桃的美,而是因为这个惠儿的善良!她那种愿意为别人挺身而出的样子,竟然让年少的祖道重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知道为何,他看着这个叫惠儿的姑娘,竟然有些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