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二百九十二章:孙盛的身世(二)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116 2016-03-18 09:48:01

  徐忡听到孙盛说自己的祖父是孙楚的时候,立即脱口而出道:“你是哪里人?”

“我是太原中都(今山西平遥西北)人”

“孙楚真的是你祖父?!”

“当然!我祖上孙资是曹魏时的中书令,逊位后,官赠骠骑将军,我太爷爷孙宏,亦官至南阳郡太守!”

听到这里,徐忡才算是真的相信了孙盛的话了,毕竟没有人会把跟自己无关的氏族记得那么牢,甚至可以追溯到前四代,更何况,孙盛看起来年纪也不大,顶多只有十岁左右的样子,如果不是世家渊源,他是不可能说的这么仔细的!

而且中都孙氏也是有名的大族,不过徐忡还想再考考这个孙盛,因为孙楚这个人是徐忡非常佩服的人,尤其是在这个只有高门大族才有晋升机会的时代,孙楚却能毅然站出来抨击这种制度,怎么会不让人佩服?!(据《晋书》本传记载,孙楚在禁军中担任司马时,有一次,有人传言说在武器库的井中发现了龙,孙楚就此上了一封奏章,并借题发挥,认为是西晋朝廷不能举贤任能的象征,他劝告晋武帝耍“赦小过,举贤才”,就象殷王武丁拜求得到博说,周文王寻求姜尚那样, 不拘一格不论身份的选用人才而不是只从世家大族中选拔.”这种用人思想,是对世族统治的反抗,尤其孙氏也是大族,他能提出来并且主动推荐寒士,这实在是难能可贵!)

所以,像徐忡这样小家族的寒士对于孙楚的推崇是非常高的,即使孙楚早已过世,但他在寒门文士心中的地位却越发的崇高了!

徐忡又注目看了一会孙盛,轻声朗读道:“晨风飘歧路。零雨被秋草。倾城远追送。饯我千里道。三命皆有极。咄嗟安可保。莫大于殇子。彭聃犹为夭。吉凶如纠纆。忧喜相纷绕……”

徐忡念到这里却停顿了下来,定睛看着孙盛,他在等,等孙盛把另一半诗作背出来!

祖道重和葛洪并不知道徐仲要干什么,只是奇怪的看着徐忡和孙盛,不明所以……

而秃发思复鞬也觉得有些奇怪,怎么问着问着念起诗了?

而孙盛在听到徐忡的这些诗句后,整个人都变了!

孙盛睁大着眼睛直直地盯着徐忡,配合着徐忡朗读的韵律,接着念了下去:“天地为我垆。万物一何小。达人垂大观。诫此苦不早。乖离即长衢。惆怅盈怀抱。孰能察其心。鉴之以苍昊。齐契在今朝。守之与偕老。”

“哈哈哈,不错不错,你果然是孙师的亲人,这首《征西官属送于陟阳侯》是我心爱之诗,也正是孙师所作,你年纪尚幼,却能背诵此诗,而且我看你也有孙师的傲骨,想来必是孙师亲人没错了!”

“你怎么会知道我祖父,还会他的诗作?!万一我要是续不上来呢?”

“孙师是有名的大家,他的子孙怎么可能连他的诗作都不知道呢?孙师的17篇赋(到清朝严可均辑《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共收录他的赋17篇,另外,还有奏议,书信等。),连我这个外人都是耳熟能详哦!”

孙盛听到这里默然了,自己的祖父孙楚是晋惠帝元康三年去世的(大约是公元293年或者公元294年去世的),虽然自己从未见过自己的祖父一面,可是祖父遗留下来的那些诗作歌赋,没有一样不是自己从小就喜欢的,现在突然在这样一个地方,自己又正好是在被惩罚的时候,竟然又人跟自己提起了自己的祖父,孙盛的心里难受极了……

徐忡看着孙盛欲哭无泪的样子,心里也不好受,毕竟自己已经认可了他的身份,他就是自己敬仰的孙楚后人,这心中也泛起了一些隐隐的伤感。

徐仲对着祖道重还有秃发思复鞬委婉说道:“两位将军,就把他交给我吧,我与他孙家确实有些渊源,我徐忡可以担保,他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你担保?你是说你要把他带在自己身边吗?”

“是的!”

秃发思复鞬没有立即回答徐仲的请求,而是对着祖道重说道:“今日你们三人到来此地所为何事?!”

“遵祖将军将令,前来少年营报道!”

“哦,那他们两个呢?”

徐忡见秃发思复鞬突然发问,只好先按住住救人的想法,并且立即回答道:“奉祖逖将军令,徐忡以后会常来少年营,作为营中参军!”

葛洪也回应道:“奉典曹校尉祖纳祖大人之命,前来少年营报道,这是调令,葛洪以后会在将军手下做军中主薄,主管钱粮用度!”

秃发思复鞬听到这,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了,没想到自己才当这个少年营的主将第一天,除了执法的时候被那么多人阻止外,就连以后的权利也要被祖逖的人掣肘,感情自己就是一个帮祖逖训练军士的?这一个副将盯着自己,一个参军妨碍自己和祖逖的直接沟通,这军需用度上也被祖逖的人掐住,自己不是傀儡是什么?!

想到这里,秃发思复鞬冷哼了一声,背过身,一个人都不理的就自顾自的走了!

秃发思复鞬心里怨啊,他突然对这个少年营的兴趣淡了许多,要不是有三千人的规模,他真的想一走了之了,这白替人干活的事,做着又什么意思?

其实这被多方掣肘的事,秃发父子早就想到过,毕竟是一支很大规模的人马,不可能完全交给他们来管,就算是秃发推斤这边,不也有王安在管,所以秃发思复鞬想起自己父亲早先的话,心里才稍微平衡了一些,他现在是要变得更强,要变得更强就需要人马,就要学会忍耐……

看着秃发思复鞬就这样一走了之的众人,都有些发愣,这个鲜卑少年也太随意了吧,竟然什么话也不留下就自顾自的走了?这是无视吗?

但无论如何,孙盛是不用被继续惩罚了,徐忡赶紧把孙盛扶了起来,拍了拍他身上的尘土,然后亲切地说道:“孙盛,以后你就跟着我吧,你是孙师的后人,也就是我的小友,你以后也不要去军营了,就来我这边委屈一下做个帮手,跟我整理一些文案吧!”

孙盛看着徐忡真诚的眼睛,轻轻的点了点头,同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