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二百八十六章:消失的卢水胡(二)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085 2016-03-16 10:20:32

  张炅听到这里,立时不解道:“晋参军,你的意思是他们也应该已经知道卢水胡已经撤退的事了?!”

“不错!”

“那他们现在还要这般调动兵马做什么?也不尽快派人来与我通报!杨难敌,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杨难敌一见张炅和晋邈的目光都注视着自己,而张炅的问题又如此犀利,一时间倒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了。

不过,杨难敌就是杨难敌,他因为紧张只觉得腹部一阵疼痛,立即假装痛的十分厉害,并且蹲下了身体,皱着眉头,一脸痛苦的样子!

张炅见杨难敌旧伤复发,也倒不好太过逼迫杨难敌了,只好缓和了口气道:“杨兄?你没事吧!?”

杨难敌确实是接着伤势稍微缓解了一下气氛,不过他要是回答不出的话,不要说晋邈不会放过自己,就连张炅也不会给自己好果子吃吧!

想到这里,杨难敌突然悔恨交加的哭了起来,并且大声道:“该死的王如,他一定是发现我没死,所以看破了我跟杨虎之间的密谋,我可怜的杨虎兄弟,你死的好惨啊!”

“杨虎死了?!你确定吗?!”

“杨虎要是没死,必然会劝王如北击卢水胡的,现在他们明知卢水胡已退,还继续分兵前去北门,而此处的他们又摆着攻城的阵势,这一定是我那杨虎兄弟因为计谋被看破因而身死的证明啊!大公子,请当机立断,全力守城吧!呜呜呜,我可怜的杨虎兄弟啊,你死的好惨啊!杨虎兄弟啊!”

晋邈一直冷眼旁观着这个杨难敌,心里是一阵的鄙夷,他用脚趾头想都能看出来这个杨难敌现在是装傻卖疯,不过晋邈并没有去点破杨难敌装腔作势的心思,一方面的确是因为他杨难敌毕竟是杨茂搜的儿子,还有一方面,他也确实得到了可靠的消息,这次卢水胡来势确实很大,但到底有多大却不知道,也探查不出他们埋锅造饭的痕迹,这些该死的卢水胡难道只吃干粮和生肉吗?!至于为什么突然会离开,他也百思不得其解,但退了就是退了,他也没有继续探查的兴趣了,更不会把这样多余的怀疑去告诉张炅,省的给自己找麻烦。

晋邈很清楚,自己这样做是明智的,毕竟在没有确切证据下,如果贸然告诉张炅自己的怀疑,会引起多大的麻烦?他晋邈不知道,但肯定的是,这个梁州城一定会人心惶惶的,所以晋邈其实也在赌,赌这次卢水胡人数并不多!

显然,他晋邈赢了,因为卢水胡已经退了!

想到这里,晋邈依旧一言不发地站在一边,继续观望着城下的动静了!

张炅实在受不了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但他又没办法劝杨难敌,现在看起来,杨难敌之前跟自己说的计划肯定是不可能实行了,而杨难敌应该也并不知道会这样,至于自己之前怀疑晋邈并没有告诉自己卢水胡的真正数量,现在他也没有心情去追究了,毕竟,卢水胡已经退了,现在要集中精力对付的也就是城下的这批人了!

张炅向晋邈走近了几步,客气地请教道:“晋参军,你看我们是否先派人下去问问他们的意图?!”

“不可啊,大公子,这些人来势汹汹,并不是可以交流的人,如果真如杨难敌所言,现在的他们应该就是来攻打梁州城的!”

张炅现在也比较信服晋邈所说的话,再说,自己凭借着这梁州城的城高墙厚,何必要惧怕这些流民军呢?!

张炅听到这里,点了点头,对着晋邈命令道:“传我将领,但凡有靠近我梁州城城墙五十步范围内的人,一律格杀勿论!”

“诺!”晋邈领命之后就去各处安排防守了。

杨难敌也从地上站了起来,主动请命道:“大公子,杨难敌没有把事情办好,请大公子责罚!”

张炅看到杨难敌这样诚恳的样子,已经没有了怀疑。

张炅对着杨难敌点了点头,轻轻说道:“你我是发小,你又为我受了重伤,等你我双方的父亲大人回来后,我必然把杨兄今日鼎力相助之事告知!”

杨难敌听到这里,顿时有一种因祸得福的惊喜,毕竟他早已经对能回仇池不抱太大希望了,再加上他已经判断杨虎也应该已经死了,自己想跟自己的父亲分庭抗礼的心思也绝了,他很清楚仇池的人是不会跟随自己的,因为自己的父亲杨茂搜跟自己不一样,整个仇池的人几乎多多少少都受过自己父亲的恩惠,自己如果不是名正言顺的前提下,根本没人会听从自己,而现在张炅竟然愿意为自己在自己的父亲杨茂搜面前美言几句,怎么不让人心花怒发,喜笑颜开呢?

杨难敌赶紧抱拳躬身感谢道:“难敌愿意为孟苌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张炅见杨难敌已经向自己表了忠心,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能让自己这个第一次负责梁州防守的刺史长子更高兴的?尤其对方是仇池的大公子!这样的人,只要能得到自己的扶植,以后梁州,仇池的世代友好是可以期待的!

想到这里,张炅对杨难敌的脸色更加的和润了,并且主动上前拉住了杨难敌的手,亲切地说道:“你我兄弟,齐心协力,有什么不能做到的?你已经受了伤,就跟着我一起把,我们去那边再看看有什么需要加固的!”

“是!大公子!”

突然,杨难敌看到东南方向出现了大量的尘土,遮天蔽日的快速向梁州城,向城下的那支人马冲来!

杨难敌急叫道:“不好!是卢水胡来了!”

而此时城下的王如也感觉出了异样,他有种直觉告诉他,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出个为什么来,心里却变得有些慌乱起来!

原来是地面震动了起来,而且越来越剧烈,就像是万马奔腾时才会发生的情况一样!

王如想到这里,立即紧张的回头向身后看去!

遮天蔽日的尘土,甚至遮盖了太阳的光芒,冬日寒冷的风也吹不散这万马奔腾时扬起的尘土!

而就在尘土中,大量的胡骑挥舞着各种兵器,向着王如的人马和梁州城冲杀而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