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二百九十一章:孙盛的身世(一)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05 2016-03-18 09:47:18

  秃发思复鞬有些异样的看着面前匆匆赶来的三个人,这三个人之中的祖道重和徐忡,他是认识的,而他们身后个子最高的一个白脸汉子,他没见过,但是作为武人,秃发思复鞬有一种直觉,这个人绝不简单!

葛洪也注意到了秃发思复鞬的注目,这是一种强者之间才会有的直觉,葛洪细细地看了秃发思复鞬几眼,眼神中也露出了许多的疑惑……

祖道重和徐忡本来并不想管秃发思复鞬教训一个小卒的事情,可是这个小卒在被打之后仍旧能够不屈不饶的反驳对骂,尤其是那句“忠良之后”一下子就把祖道重和徐忡的胃口吊了起来,所以这路过的两人一起拉着葛洪就赶了过来!

秃发思复鞬等这三人走近后,又抬起手准备抽打孙盛了!

“秃发将军(秃发思复鞬作为少年营的主将,在这个营内尊称一声将军,仅仅是礼貌词)住手!”祖道重首先出言相劝道:“秃发将军,这人说自己是忠良之后,我想亲自问一下他的身世,以免真的误伤忠良!”

徐忡见祖道重已经开了口也马上劝道:“是啊,秃发将军,还请手下留情!”

秃发思复鞬见这二人都来劝说自己,却并没有多少意动,他只是不时的把目光看向了那个白脸汉子!

葛洪见秃发思复鞬依旧注视着自己,心中略微觉得些好笑,但面上却毫无显露。

葛洪也跟着徐忡和祖道重一起抱拳拱手道:“还请秃发将军手下留情!”

秃发思复鞬听到这三人的求情,心里就觉得好笑,自己堂堂一营主将,才第一次执行军法就同时遇到三个人一起来阻止自己,不对!是六个人!还有三个小丫头!

秃发思复鞬故意往小草等人的方向瞄了一眼,挑衅似地抬了抬眉毛,然后也不管那些个女娃子有多不爽,回头就对着祖道重三人不满地说道:“我是此营的主将,难道你们认为我判罚有误?!还是你们欺负我年少,所以想借此事敲打我?!”

祖道重和徐忡互视了一眼,心中都有些叫苦,毕竟秃发思复鞬所言句句事实,他才第一次执法,自己几个人就来阻止他,确实是不合适的,但是事已至此,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徐忡见气氛已经有些不对,所以马上解释道:“秃发将军误会了!”

“是我误会了吗?今天为一个自称忠良之后的人来求情,来阻止我执法,那么明天这个自称忠良之后的人杀人放火,做下伤天害理之事的时候,也可以因为他是忠良之后就放了吗?!嗯?你们是这个意思吗?!”

小草和两个女孩子也在一边听着,当她们听到秃发思复鞬这些话后,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没来由的咯噔了一下,尤其是小草,她从未想过,这个鲜卑少年竟然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而且句句在理,看来,的确是自己几个人行事鲁莽了……

徐忡和祖道重也没有想到秃发思复鞬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即使连葛洪也因为秃发思复鞬的话楞了一下,看来,这个少年人,相当不简单!

而秃发思复鞬的话音才落下没多久,一旁被殴打了的孙盛突然大声叫道:“什么杀人放火?!什么乱七八糟的?我犯了什么错,你既然是这个少年营的主将,你倒是说说看,我犯了什么错?你要这么责罚我?!”

秃发思复鞬楞了一下,他没想到这个叫孙盛的竟然还敢这么嚣张,竟然当着自己下属的面如此指责自己,心头不由的又有些按耐不住,正想立即上前再赏这个孙盛两个耳光!

不过,毕竟现在有人在一旁求情,秃发思复鞬也不好太过凶悍,只好冷笑道:“你自己犯了错还不知错,罪加一等!”

“我不愿意跟人同塌,不愿意跟那么多人挤在一起撒尿就是犯错了?!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混账!你既然入了少年营就是来当兵的,一个帐篷住个四五十人有什么奇怪的?!既然都是袍泽,吃喝拉撒睡在一起,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就你特殊?!明明自己也是一个流民的孩子,能活着,还能进入这个少年营,这是多大的福气?我要是你,早就已经谢天谢地了!你竟然还不知足,你说你该不该罚!?该不该打?!”

“不该!我根本不想来这里的,我是要向东,渡江去江东的!”

“哈哈哈,去江东?那怎么来这里了?!”

“我和我的族人失散了,一路被其他流离失所的百姓带过来的!”

“哦,你也知道自己年幼无能了吧!”

“你!”孙盛被秃发思复鞬说中了痛处,心中顿时憋屈了起来,可不止为何,此时的孙盛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伤心的往事,竟然低着头,一言不发了!

徐忡听到这个孩子竟然说要去江东,心里倒是一动,要知道当时愿意去江东的人并不多,除了那些世家大族因为政治和利益的考虑会过去以外,普通的老百姓更愿意去北方或者西北,毕竟在世人眼里,东南一地就是一个穷乡僻壤和不毛之地,一般人都不会选择去那种地方。

留意到这一点的徐仲,对着这个受了责罚的孩子又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祖道重一直在边上听着,等到他清楚到这只是一件小事后,心里才松了一口气,毕竟要是这个孩子真的犯了什么军中大罪,那么,即使他真的是哪位忠良的后人,自己也没有任何办法保全他了,军法如山,岂是儿戏?更何况,要是他真的犯下大罪,自己第一个就不会轻饶了他,不过现在既然没有什么大事,问题就好办多了!

想到这里,祖道重恳求道:“秃发将军,此事就交给末将来处理吧(祖道重在少年营里是副将,所以自谦一声末将也是可以的),顺便我也想好好问下他是哪位忠良的后代!”

还没等秃发思复鞬回答同意不同意,祖道重已经对这孙盛喝道:“你听好了,如果我们发现你之前说的都是假话,你根本不是什么忠良之后,那么你就不是不合群那么简单了,而是在军营中欺骗将领,是死罪!”

孙盛听到祖道重的话后,立时浑身一个激灵!

孙盛抬起头看着祖道重和他身边的另外两个人,注视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开口说道:“各位将军,各位达人,我的确是忠良之后,我的祖父孙楚曾为冯翊太守,父亲孙恂也曾任颍川太守,我是孙家的长子嫡孙,我叫孙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