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二百八十九章:少年营的第一天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556 2016-03-17 10:16:49

  梁州城城破后,王如,李运,王建,杨虎这四个头领并没有死,但他们几乎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至于他们是怎么逃过这一劫的,那也只有天知道了……

王如不知道李运,杨虎,王建等人的去向,在他看来,这些人应该都已经死了,因为卢水胡实在太强大了,自己都挡不住,何况他们那么一点人马呢?

但是自己到底该何去何从呢?王如不知道,但是他再也不想留在梁州地界了,他带着那些冲破城门后,和自己一起从南门逃出来的弟兄,一路绕道,昼伏夜出的偷偷往荆州一带而去了……

而杨虎和李云,王建二人也因为局势混乱而走散了,杨虎往仇池方向逃走了,没有了踪影!

而李云和王建二人商议下来,也准备先去往黄金峡(黄金峡位于陕西省汉中盆地洋县境内,是汉江干流上最大峡谷,清代文人邹溶著有气势磅礴的《黄金峡赋》)落脚,毕竟那个地方不仅离汉江近,又是一个大峡谷,正是藏身休整的好地方!

而梁州刺史张光张大人的大公子张炅也在往汉江沿岸逃跑,他们要赶快赶去城固县,那里仍然有重兵把守,只要到了那里,再向梁州各地发布檄文,要求各地派遣兵马前来救援,以图反击,毕竟现在正是冬季,这卢水胡能待多久呢?!

而且,这是所有跟随张炅一起出逃的人的一致想法!

晚上,城固县(城固县位于陕西省西南部,北居秦岭南坡,南处巴山北坡,中为汉中盆地东域,此地的文化风情极具风味,各种宗教汇聚,水资源,矿产资源,各种资源都非常丰富,当地的城固面皮更是始于秦汉,而菜豆腐也是名誉汉中一带,风味很独特哦)

杨难敌,张炅二人都已经跪在了另外两个人的面前,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梁州刺史张光和仇池的氐王杨茂搜!

张光已经知道了梁州城的失守,他看着自己那个到现在还因为惨败而魂不守舍的儿子,心是透凉透凉的,不仅自己和杨茂搜的联军被打败了,就连梁州也失守了……

而杨茂搜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自己的儿子的身上,这个被自己亲手赶出仇池,赶出梁州的儿子—杨难敌!竟然回来了!而且救下了自己老朋友张光的大儿子!

不知道都少个日夜的思念,早就把杨难敌过往的坏与不好磨灭了,毕竟在父亲的眼里,即使自己的儿子有再大的错误,时间也会慢慢抹去那些摩擦,这血浓于水,父子之间的亲情是谁也抹杀不了的天性,生身父母,和嫡亲骨肉,也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杨难敌的眼睛里全是泪水,即使强忍着也仍不断地流了出来,他对着上座的父亲动情地哽咽道:“父亲,儿子回来了,儿子在外那么多年,想父亲了,想弟弟了,儿子真的知道错了……”

公元311年九月一十二日,一大清早

这是少年营第一次集合,所有的人都是从昨天晚上集合到这里的,分男女两营!

男营三千人整,女营一千人整!

女营和男营是分隔开来的,两营的中间隔了大约7,8米的距离,各营的边上都立起了一排篱笆,这支少年营的主将帐篷就安札在这个中间地带上,并且由一些被挑选出来的无难军将士驻守!

少年营也规定,男营和女营的人在没有特许的情况下,绝不允许私自通过中间地带,否则一旦有发现越线的,杀无赦!(作者感叹,三八线吗?这应该是最早的吧!)

不过,男女两营虽然分隔了看来,但是彼此还是能看见对方的,尤其是男营的操场和女营的操场基本就是并排的,隔着篱笆(篱笆只是一种象征,每根木桩的间隔都很大,所以基本不影响视线……)就能看见,男营女营都可以在篱笆的另一边为对方加油,而这点并没有被禁止!

少年营的负责人是早就确定好的秃发思复鞬和祖道重,秃发思复鞬是主将,祖道重是副将,还有一个女营的主将是祖逖的妻子--许氏!

一大早的,两营各自的主将就分别对着男营和女营训了话,并且各自安排了一些事宜,讲明了一些日常的规矩,还有遇事的时候应该找谁和许多的处罚条例!

整整一个大清早就是在这样的气氛中渡过的!

而分立两边,只是隔着一个中间带的男女两营,经常会看到少男少女们偷瞄对方的事情,而遇到这种事情,秃发思复鞬自己也主动参与了进去,不断地指指点点,评头论足,祖道重也没忍住,时不时的会偷瞄两眼,一千个女孩子啊,这得有多养眼啊!

而女营主将许氏却是对着自己的女营成员非常严厉的,任何一个不守规矩,偷瞄男营的,只要一旦被发现就会被严厉的处罚,而这样的处罚,反而让隔壁的男营少年们,觉得兴奋异常,有的甚至主动去做些怪异的动作吸引女孩们的注意力,后果是可想而知,更多的女营成员被处罚,而许氏对秃发思复鞬的评价也差了许多,甚至连带着对祖道重的不稳重也有了新的评价!

当然随着事后的发展,许氏也发现了,因为女营的存在,那些男营的小伙子们训练起来特别卖力,尤其是在女营也在训练的时候,那口号几乎叫的是震天响,而女营的女孩子们也因为男营的存在,不仅叽叽喳喳开小差的少了,甚至在做一些缝补军务的时候都多了不少的干劲,而当许氏看到这样的情况后,也慢慢不再对男女两营放置一处有太多反感了……

训完话后,男女两营都各自回到自己营地的休息处,开始再次重新安排住宿。

许氏给女孩子们一个时辰的时间,要求她们尽快熟悉彼此,每个帐篷20个人一起住,而小草也被分到了一处帐篷,但她们帐篷内却只有19个人,更巧合的是,她的帐篷里还有两个熟人,她们就是一起在洞里认识的宋袆和郑樱桃!

宋袆是个相对来说不怎么爱说话的,但是当她看到小草的时候,却是极愿意和她在一起的,倒不是因为小草的丑可以更好的村托她的美,就是纯粹的信任与喜欢跟她在一起,毕竟一起经历过鼠洞的危难,而这种经历对于有过相同经历的女孩子来说,也是一种格外的亲切。

而郑樱桃却是不喜欢宋袆的,她觉得她知道太多她的丑事了,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就是不断的提醒自己在洞穴里的时候有多荒唐有多恶心,尤其是想起那些该死的老鼠,立时就会让人毛骨悚然,所以她是百分百不愿意再见到宋袆的!

不过,郑樱桃对小草倒没有反感,因为跟小草在一起的时候,她有一种优越感,小草这个女孩子实在是太丑了,丑的让她自己有一种特别舒服的感觉,红花总要绿叶配嘛!她小草就是自己最好的绿叶!

小草也喜欢和这些女孩子待在一起,尤其大家的年龄都差不多,起码从身高上来判断年龄的话……

正在这一窝子女孩子们叽叽喳喳说着话的时候,男营那边突然传来了响亮的责打声,但是却只听到执法人的咒骂和责打的声音,却听不见被打之人的声音!

而且那个执法人的声音越来越响,几乎就是咆哮着怒吼道:“你知道错了没有!知道不知道你做错什么了?你是哑巴吗?!再不说话我就打死你!不给你点规矩,你当我这个主将是假的吗?!

“我就是没错,我孙盛没有做错任何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