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胡明月

第二百九十章:孙盛

五胡明月 骑卷江山 2278 2016-03-17 10:17:28

  这个叫孙盛的少年正在被秃发思复鞬使劲的毒打着,孙盛的臀部已经被打的皮开肉绽,鲜血直流了!

可是这个叫孙盛的少年却一点都没有求饶的意思,甚至一直默不吭声地忍受着毒打,直到秃发思复鞬辱及了他的家人,他才开口与秃发思复鞬对骂了起来!

“放了我!你这个该死的鲜卑人!”

“呵呵,你还知道我是鲜卑人啊!”

“哼,鲜卑人怎么了?轲比能还不是要对曹操称臣,檀石槐不也入不了中原吗?当年被匈奴人打得退居鲜卑山(鲜卑山的方位有几种说法,一般来说一个是在赤峰和西辽河一带,就是西拉木伦河和土河一带,还有说是在塞外,譬如现在内蒙古发现嘎仙洞遗址,或者更遥远的小兴安岭北处,或者有可能是在贝尔加湖附近?如果是赤峰一带的话就可能是现在的大青山,但是问题是鲜卑一族是不是真的以鲜卑山命名的,我想应该不是,是否从古就在赤峰一带放牧?更不可能了,所以鲜卑的来源我会在以后的作品相关里做单独考证说明)的人不就是你们鲜卑人吗?!”

秃发听到孙盛竟然提起了自己祖先们的丑事,心里立即一阵的反感,这手上的力道也顿时加重了几分,并且破口大骂道:“什么匈奴不匈奴的,鲜卑一族早就赶走了匈奴一族,你不知道吗?!”

“赶走?!哈哈哈,好大的口气!如果不是秦汉两朝不断地对匈奴进行猛烈的打击,导致匈奴分裂,这匈奴的一部分归顺了中原,一部分远走西域,空留下了这大片的草原给了你们鲜卑人翻身的机会,天知道鲜卑这个种族还能在草原上苟存多久?!”

秃发思复鞬被孙盛这一阵义正言辞的反驳,突然自己也觉得理屈词穷了起来,他自己虽然也不是很清楚自己鲜卑的历史,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喜欢听自己的民族被人贬低的,尤其贬低自己祖先的还是一个10岁左右的小屁孩!

秃发思复鞬恼羞成怒地骂道:“滚你娘的,你才多大!?竟然敢如此大言不惭?说的好像你亲眼见过一样?!”

“鄙夫就是鄙夫,有志不在年高你懂不懂?!我虽然小,但是我从小就饱读诗书,这上古的文献,春秋,秦汉的史书我可没少看!”孙盛说完这句话,倔强的一仰脖子,狠狠地吐出了一口淤血,再次对着秃发思复鞬大骂道:“有种你就打死小爷,第一天上任就打死无辜士卒,你好大的本事啊!”

秃发思复鞬也是读过书的,但是这口才和孙盛比起来实在是差太多了,尤其是孙盛说话都是带着历史知识在说,最重要的是他点到了自己的痛处--今天的确是他秃发思复鞬第一天上任,如果自己因为一些小事就杀了这小子的话,不仅立不了威,这传出去,也会丢了族人的脸啊!

想到这里,秃发思复鞬高高举起的手,慢慢放了下来,他对着孙盛说道:“我已经打过你了,也算是惩罚过了,要是你再犯我绝不轻饶!听到没有!”

“没听到!老子就是没听到,我要去无难军的祖逖那里去告你去!说你滥用职权,陷害忠良!”

秃发思复鞬听到这里眉头顿时一皱,他还真怕这小子去祖逖那边乱嚼舌根,毕竟之前才因为自己性格鲁莽差点闹出了人命,如果再有其他乱七八糟的事让无难军和自己的父亲知道,真的是脸上无光啊!

不过,秃发思复鞬听到那句陷害忠良,就忍不住对着孙盛笑道:“陷害忠良?哈哈,这个还真没有吧?你才多大,怎么也算不上忠良的!?”

孙盛被秃发思复鞬这么一说,怒气立时又涌了上来,整个脖子都变得通红起来,但是他却不能告诉别人他的身世,老实说,要不是秃发思复鞬骂人的时候嘴巴太脏,辱没了自己的先祖,他是真的不会说出自己的名字的,到现在他还在后悔自己之前的冲动呢!

所以,这个时候的孙盛只能一声不吭了。

但是秃发思复鞬却来了感觉,盯着这个疑问不断地说道:“你说啊,你怎么不说了啊,你不是忠良吗?你倒说说你怎么忠良了?说不出来?小心我弄死你!”

“我就是忠良,你想打死我就动手吧!”

秃发思复鞬今天算是真的被气到了,举起手就要再次上前抽孙盛的嘴巴!

正当秃发思复鞬的手要落下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大叫:“住手,不许再打人了!我差点没被你摔死,你现在又要行凶了?你再不住手,我就告诉祖夫人,让祖夫人告诉祖逖祖将军来治你!”

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听到声音而赶来的小草!

本来小草完全可以当做没听见的,但是孙盛这两个字还是让她的脑袋震动了一下,她的脑海里竟然会对这个叫孙盛的人有印象,虽然印象很淡很淡,记忆也十分模糊,甚至于关于他的所有历史背景也毫无线索,但光凭能让小草的脑海中对他有印象已经足够让现阶段的小草激动不已了!

要知道,小草现在对历史人物的记忆基本已经消失了,就像葛洪,她在听到后基本上也只是觉得有些熟悉,却完全不知道他是谁了,如此著名的人物,她竟然没有多少印象了,可以说,小草的这个能力,就快彻底消失了,但是为什么会对孙盛有印象,实在是匪夷所思……

所以小草现在对凡是能让自己有点印象的人特别上心,这才一听到孙盛的名字就跑了出来,而身边的宋袆和郑樱桃也因为好奇,一起跟了出来。

男营的校场上只有秃发思复鞬和孙盛两个人,其他的人都被秃发思复鞬要求待在了各自的帐篷里,不许出来。

秃发思复鞬听到有人劝阻,尤其这个声音竟然如此耳熟,也就回头看了一眼,这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到那个蓬头垢脸的丑女孩,心里就立即一阵的恶心和反胃,甚至是烦躁!

秃发思复鞬不耐烦的说道:“走走走, 没想到你也去女营了!嗯,你身边的那两个还不错,你却是在太丑了,不过你这样的给别人做做陪衬倒也不错!”

宋袆本来就看秃发思复鞬欺负一个比他还小的孩子就来气,现在又听到这个凶神恶煞般的大人不仅侮辱小草还调戏自己和郑樱桃,立时气的小脸圆鼓鼓的,却偏偏一句话也骂不出口!

郑樱桃倒是不介意秃发思复鞬的无礼,因为这个异族美少年对自己美貌的赞美和对小草的贬低都是大实话,这有什么可以生气的!?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三个人赶了过来,这三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祖道重,徐仲还有葛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